019 一碗长寿面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路七拐八绕,回廊走了一重又一重,半风前方引路,带领芫意穿过一个又一个仙童们集聚处,足足用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这才来到了厨房。
  前几日,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的随侍童子,奉命前来讨丹,正好是他接待了几位童子。
  不想送他们回去途中不知是谁,无意起了话头,谈及了天尊与女娲娘娘捕风捉影的往事。
  一小童,故作惋惜道。
  “当年,若非是女娲娘娘补天,为众生牺牲了自己,化身真灵不存三界,天尊何至于到如今还是孑然一身。”
  另一小童接过话头,道。
  “就算女娲娘娘尚在,未必天尊便不会依旧孑然一身。三界谁不知,天尊对炼器炼丹痴迷之至,男女之情是小情小爱,哪比得上…。”小童冲着半风坏坏一笑。“是吧…。”
  半风黑着脸不说话,天界笼统三个天尊,道祖之下三清三尊,地位尊贵,又是一师同门,虽说亲近,可背地三位天尊哪位没有自己的小心思。未曾分宫前,三位虽说表面和睦,暗地里不知斗了多少个回合,外界不知,他们跟天尊的随侍道童心底跟明镜似的。
  半风跟天尊的年数最长,平时木讷不比半月招天尊喜爱,可若比起衷心,偌大的三十四重天他说第二,哪个又敢说第一。自打分宫后,元始天尊,通天道人各自寻了道侣,作为大师兄的道德天尊那一根红线却迟迟没动过。若非自持身份,他早就想去月老处寻个姻缘线给天尊找个伴侣,可一是怕天尊知道怪罪,二是他不是半月没皮没脸惯了。
  可,话又说回来。天界仙多嘴杂,这一个个看起来无欲无求的上仙,关起门八卦起来,也是极其要命的。位卑的或许不敢明说,但像元始天尊和通天道人和天尊同出一门,对于这位大师兄几万年来的洁身自好,倒显出他们二位有些放荡形骸,颇有微词。
  这是世上最要命的便是谣言,元始天尊与通天道人的微词,到了随侍的道童耳中,便换了个意思,这数万年来关于道德天尊有断袖之癖的谣言从未停止过,当然这要得力于几位小童的卖力宣传,半风嘴里不说,心中也是为天尊着急。心中虽有怒,为自家天尊存着狡辩之心,可诡辩再多,在外界看来也不过是云山雾罩的言语罢了,哪比得上这红颜知己的出现,板上钉钉的事实,比堵他们的嘴更加直接。
  于是,半风擅自做了主,带着芫意在宫里走了半圈,就想着自己宫中的道童出去宣传,好洗了天尊的断袖之癖。
  芫意来兜率宫不过两次,哪里知一个小小童子也有这等心思,只觉这厨房有些远,心中记挂着清让,倒也没发觉出什么。
  终于得见厨房,芫意站在门口,问道。
  “敢问,宫中谁脚程快?”
  半风不太自在的,用余光扫视一眼拐角处,几个探着头的道童,想着他们最好现在就去满天嚷嚷去,呆滞了一下,这才热情的道。
  “宫中有位唤做赤成的童子,是三十四天有名的快脚,仙子若有吩咐,童儿这就去寻他过来听侯差遣。”
  “如此,便有劳了。”
  “仙子无需客气,以后还要多多走动,天尊心中还是记挂仙子的。”
  芫意奇怪的看了眼半风,他莫不是误会了什么?她和那老泥鳅可是师侄的关系,顿了脚步,心中冷笑,这兜率宫的道童倒是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趣味,转身进了厨房。
  不言山
  清让盘坐洞府,虎裎贴身伺候,茶水续了几次,热了又冷,冷了又热,他一口没动过,只是闭目盘坐。虎裎看着清让长大,心中几次想劝,可见他那副孱弱的模样,几次把话吞进肚子。
  这少主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妖界不比魔界,尊辈分敬伦理,他看破不说破,也是觉得。少主年少自幼长于山中,未见过外界花花世界,存了这般心思,多是少年怀春,过了几年心思淡了,也就无事了。
  请让自幼长在山中,因是半妖之体,比之妖族多了七窍玲珑心,偏又早慧聪颖,虽然无法修炼,芫意怜他身世,经常抱他在怀中,讲一些三界之中的奇闻逸事,说是没满十一的少年,比之成人也不差,许是没出过山门,便显得未经世事的单纯。可这单纯不是愚笨,而是纯粹。
  少年的纯粹,对情亦对人。
  他缓缓睁开眼,自衣领处,拿出那块师尊临走前送给他玉佩,他凝眸看着玉佩,眼圈一红,抿唇欲哭,却又强忍住,只把玉佩紧紧攥在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