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一碗长寿面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巅,洞府一旁,探出一个脑袋,圆脸带笑,看了眼盘坐在蒲团之上,握着玉佩的清让,指了指虎裎,向他递了个眼色。虎裎看了看清让,无声的退出洞府,拉住狼寂,一脸严肃道。
  “三弟,山主不在山中,少主代司山务,你怎可不顾禁令擅自进禁地。这岂不是欺少主年幼。”
  狼寂推开他的手,觉的二哥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少主是他们兄弟三妖看大的,山中如今不在山中,这禁令对小妖自然是令行禁止,可他们是长老,不至于这点特权都没有吧。可看到虎裎的表情严肃,也不好把内心的话说出来,只含糊笑道。
  “二哥,少主是我弟兄自幼看大的,山主不在山中,小弟怎会不守规矩擅自进禁地。山门外有位自称三十四天的上仙,说要求见少主,我觉的蹊跷,这才喊二哥出来,一起拿个主意。”
  “三十四天?”虎裎皱眉,他虽说在妖界,但上界天外天又怎会不知。只是天外天听闻乃是道德天尊所居之天,他们下界和天界素无往来,少主年幼更不可能与三十四重天有故,这无端的要见少主,莫不是有诈?
  狼寂见他皱眉不语,又道。
  “大哥已经将他请到了妖殿,唤我找二哥出个主意。依二哥看,咱们要不要禀告少主?”
  “大哥怎么说?”狼寂也拿不准主意,询问狼寂大哥的意思。
  “大哥的意思是,你是我们弟兄三妖中,最有主意的一个,让你自己决定。”
  狼寂思索良久,道。“你随我去见少主,此事虽有蹊跷,但事关天外天,关系甚大,若不禀明少主,日后少不得被山主算后账。”他拉着狼寂进洞府。狼寂见到盘坐蒲团上的请让,直直跪下,低下头。
  清让抬眸,将玉佩收回,深邃的黑眸,眸底有着萦绕的雾气,扫一眼跪在地上的狼寂,苍白的脸,没有丝毫血色,愈发显得孱弱,轻咳几声,道。
  “何事?”
  少年清清冷冷的声线,带着不含情绪的平和。
  “属下,擅闯了禁地!”
  狼寂俯下身。
  “擅闯禁地,必有来由,你为何事擅闯禁地?”他知狼寂平日最是滑头,可像这般擅闯山巅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言语之中并没有责怪之意,而是问明事情来由。
  虎裎立在一旁道,替狼寂解释道。
  “适才山下来了一位自称天外天的上仙,说要求见少主。”
  清让听闻三十四天,大约猜测的到,和师尊有关,站起身,拢了拢衣襟,道。“既然是天外上仙,见一见也无妨。”
  虎裎走前几步,拉起伏在地上的狼寂,垂手而立,恭谨道。
  “少主,恐怕有蹊跷,您素未过山门,怎会有天外天来的上仙求见您,属下怕是魔族幻化的上仙,趁山主不在山中,欲图不轨。”
  清让余光扫到二妖的动作,面上未见情绪外露,听闻虎裎此话,淡淡道。“师尊离山已有一年,若是魔族图谋不轨,在师尊离山不久便会有动作,不至于等到如今。”
  “可,若是少主…”
  “无需多言,若有恶果,自有我向师尊解释,狼寂走前带路。”清让罕见露出强硬的姿态,二妖对视一眼,知再劝也是讨嫌,只好遵从。
  二妖在前带路,清让与他们有数步之遥,眸饱含深意的看着他们背影,半阖眸冷冷一笑。他们对他的恭谨,只限于他是师尊的徒儿,倘若哪日,师尊厌倦了他,赶他出了山门,那时他就是一个连自保之力都没有的半妖,届时,他们撕下那一层恭谨又是何般模样。
  他,终究只是个寄人篱下的清让,少主之尊,只是虚名,今日不言山有清让少主,谁又能说来日不会有另外一个少主被山主疼宠。
  他又算得了什么,是这要死不活的身子,还是十几年的师徒情分,这些在师尊眼底又算得了什么。
  他脸上又苍白了几分,喉咙涌出一股铁锈味,他抿唇吞下,无色的唇,内唇多了几点猩红之色。
  心中的自怨自哀,在面上不曾流露丝毫,他挺直了脊背,阔步向前,来日如何自有定数,如今他是不言山的少主,师尊的唯一爱徒,便不会失了自己的身份,让三十四天的上仙,看出一点一丝的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不自信。
  虎裎虽在前,余光却放在了清让的身上,见他脊背笔挺,不禁心中长叹,若他不是半妖之体,有山主这般师尊呵护,不知又该是如何的身姿矫健,气派非凡,可偏偏他就是半妖之体,无法修炼,若明珠蒙尘,让他觉得可惜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