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一碗长寿面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狼寂与虎裎对视一眼,狼寂走前向赤成抱拳拱手,道。
  “上仙少来下界,山中虽比不得天外天,却也别一番景致,小妖带上仙游玩一番如何。”
  赤成虽憨厚,毕竟也是活了不知多少千年的万年的仙,知里面或有隐秘,笑道。
  “如此甚好,有劳了。”
  狼寂走前带路,赤成跟随身后,虎裎屏退随侍一旁的小妖,长叹一口气,却又不知从何开口,只道。
  “少主,面要凉了。”
  清让睫毛微微一颤,若折翼枯蝶,无色的唇紧抿,看不出喜怒。他将碗放在唇间,浅啜一口面汤,咸辣的口感立时溢满口腔,用翠玉雕琢的玉筷夹起一根面,放在口中。
  大殿一片安静,只有碗筷相碰的声音偶尔响起。
  喝下最后一口面汤,他缓缓抬眸,看向虎裎。
  “虎叔叔,清让想师尊了。”
  虎裎心头一酸,他有五六年没有听过这声‘虎叔叔’了,他看着清让从躺在襁褓中的婴儿,变成面前这个少年,十二年算不上长,对妖而言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也不过是入定一瞬罢了。他的妖生从启灵智,到被师傅收入门,再至师傅过世,寻找落脚的青丘山,活的艰难浑噩,直至来到不言山,世界忽而变得鲜明起来。他再也不用担心,会有天界围剿,魔界追杀,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换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一切得益于山主,而山主之所以留下他们三妖,全因面前的少年。
  他不知道,对于山主而言,清让是属于什么样的存在,他总觉山主对于清让过于看重,过于偏宠,过于疼爱,这样的情分太过,便显出有些诡异。
  他走上上座,拍了拍清让的肩膀,不知如何安慰他,只是静静站在他身侧,任由他流露出少见的脆弱。
  三十四重天
  芫意坐在丹炉旁,一旁白术站在一侧。
  炉火跳动的三味真火,映在芫意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白术显得有些无所适从,轻咳一声道。
  “那个.....”
  “闭嘴!”
  白术脸色一黑,闭上了嘴,这该死的女妖,不就是练个应龙嘛,他堂堂的三界第一的炼丹炼器天尊,练个应龙还能出差错不成。
  可,若是一日前,他完全可以以天尊之尊,让仙卫把这个受伤的女妖丢回下界,可,自从听闻她自称自己师姑后,他再也不敢拿天尊的架子。姑且不谈他敢不敢去师尊去求证她身份真假,单就她那一手青苍色的狐火,他心中便有了定论,这女妖纵然不是地阴,只怕和师尊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
  三十五重天,通天道人骑着坐骑,向下一天而去。
  与通天道人府邸相隔甚远的另半边天,元始天尊的府邸,一个小童自云间钻出,向府邸跑去。
  守在府门的仙卫,见那小童疾跑而过,笑道。
  “看吧,八准通天道人又去三十四天了。”
  路过的童子,搭茬道。
  “不会吧,不是刚去过嘛。”
  “这你就不懂了,道德天尊的回魂丹马上就要开炉了,通天道人的夫人可睡了三百年了,就等这回魂丹了。”
  “你是说,那位闻名三界的第一美人梵陌?”
  “可不。”
  “那就怪不得了,我看呀,咱们元始天尊也要去凑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