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理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去丹炉殿?自从二师兄自大师兄丹炉殿顺走了两枚仙丹后,丹炉殿就差摆块牌子写上元始天尊,通天道人禁入了,大师兄这是想开了?
  通天道人下了坐骑,跟在半风身后,守宫门的仙卫,上前牵走坐骑。目送通天道人身影离开,擦了一把冷汗。
  丹炉殿,大门紧闭,半风叩响殿门,自里面传来一声女子的声音。
  “进。”
  通天道人颇感诧异,推开殿门。
  高悬八卦镜的主位,坐着一位银白狐裘的少女,长发极地,银眸妖冶。通天道人难掩震惊,一指那少女。
  “师姑?”
  白术站在芫意身旁,听闻师弟叫她师姑,脸色一变,道。
  “你认识她?”
  通天道人向芫意稽首一拜,对白术道。
  “地阴祖师姑,云霄自然认得。”
  芫意打量一眼通天道人,颔首微笑道。
  “二千年没见,云霄的乾坤袋还在师姑这里,师姑应承过你,下次相见,定会还你。”
  云霄忙道。
  “师姑说笑了,这乾坤袋是云霄献给师姑的,哪有师姑再还之礼。”
  芫意满意的点头,云霄果然比白术懂礼数。这也不枉费,她二千年前,把他痛打一顿后的敦敦教诲。
  白术问道。
  “你在二千年前,便知地阴祖归来了?”
  云霄一脸严肃,故作反问道。
  “难道师兄不知?”
  白术耷拉着头,他是不知道,若是早就知道,就不至于把清鸿剑丢了。他猛然抬头,问云霄。
  “你二千年前,曾与师姑会过面?”
  云霄脸一黑,看向芫意,芫意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心道,也不算见面,只不过是打了他一顿。
  两千年前
  不周山
  云霄骑着坐骑,自三十五天前往昆仑,去参加王母蟠桃会,途经不周山时,见山中一处清芒直射天际,以为有重宝出世,让夔牛落下云,下坐骑观看。
  只见,一处石堆之上,盘坐一少女,狐裘墨发,双眸紧闭,周身清芒四射,云霄观这少女是天狐之体,起了爱才之心,耐心等候少女自入定转醒神志。
  半日后,少女幽幽自入定中抽离神志,眸缓缓睁开,妖冶的银眸冰寒闪烁,一扫面前陌生的男子,再次闭上了眼。
  “本尊观你,法力醇清,与我道家有缘,你可愿拜入本尊门下。”
  云霄见她,睁眸后复又闭眸,一脸和善道。
  “你是哪个天尊?”
  少女闭眸发问。
  云霄笑道。
  “本尊师尊三界尊其为天阳道祖,本尊是师尊门下最不成器的一个,三界尊我名讳,唤本尊通天教主。”
  “你是云霄吧。”
  云霄诧异道。
  “你知本尊?”
  少女淡淡道。
  “你想收我?你还不够格,纵然是你师尊前来,也不敢说这话。”“
  道祖一门三徒弟,虽说是各有千秋,对师尊的尊敬却是刻到骨子里的,听得这少女大言不惭,脸色一变,幻化出武器,怒道。
  “本尊见你不过两千余岁,冒犯师尊之罪,你只需向天外天叩头三次,本尊便既往不咎了。若是不愿,本尊只好拿你尸骨请了。”
  夔牛听得他言语带怒,前肢刨地,怒吼一声,只见狂风大作,向少女而去,少女周身清芒一闪,发丝未动,缓慢睁开了眼。妖冶的银眸看向夔牛。
  “这牛倒是喂的挺肥,杀了下酒最好不过了。”
  夔牛闻言就要再吼,却见少女,轻飘飘的扫来一眼,眸底的清芒饱含煞气,让夔牛全身一软,趴倒在地。
  “吃我一记紫电锤!”
  只见一道紫光夹在雷电向少女而来,少女虚空之中站起身,一手握住了锤,凝眸看向他。
  “你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我?”
  她手猛然一抓,紫电锤骤然碎裂,紫光雷电退却,只有少女不含喜怒的银眸,淡淡看着他。
  云霄倒退数步,震惊的看向她。她是谁?莫非是他看错了,她并非两千岁,而是万岁的天狐仙,若非如此,怎能如此轻松将他的紫电锤握碎。
  “你是谁?”
  少女仰面看向天外天,冷冷一笑。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
  这话狂妄的没边了,云霄自认就算是玉帝也不敢对他这么说话,就算是西天的现在佛如来,在他面前也需卖他师尊薄面,对他敬上三分,这少女大言不惭,敢说他不配知道他的名,云霄怒斥一声,幻出另外一把武器天宝剑,飞身向她刺去。
  少女眸光流转间,抬起手臂一挥袖,浩然天地之气自不周山四面八方向她汇聚而来,天地之气自半空之中幻化出一只狐头,遮了山中的天,向云霄吞去。
  云霄算是道祖门下三名徒弟之中,最骁勇善战的了,面对这一吞,也仅是神色一怔,便于半空掉转身体,持剑向狐头眼睛刺去。
  “不自量力。”少女冷声道。任由云霄持剑,刺入天地之气幻化而出的狐头眼睛,狐头在那一刺之下,天地之气被破开,向四周散去,少女手成爪状,向半空之中的云霄,狠狠一抓。云霄只觉上一秒刚破开天际的狐头,下一秒脖颈便被扼住,他瞳孔紧缩,看着面前的少女。
  “入定了五百年,刚有所突破,你就送上门了,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
  云霄哭丧着脸,他这倒霉劲的,五百年都没谁发现不周山来了个天狐,他几千年不出一次天外天,偏巧王母举办蟠桃会,他就出了天外天,碰上了这凶悍的天狐。终究是道祖的徒弟,他纵然心底哀嚎自己倒霉,面上依旧冷峻,视死如归冲着她道。
  “技不如你,本尊甘愿领死。”
  “死?”少女挑眉冷笑,她并不打算要他的鸣,可吓吓他还是有必要的。扼住他脖颈的手,缓缓收紧,见他面皮发紫,唇微启,淡淡道。“你师尊天阳一向可好?”
  云霄诧异道。
  “你认识我师尊?”
  “自然认识,你师尊难道没有向你们师兄弟提及地阴祖?”
  “你就是地阴祖?”云霄惊道,如此便是了,若她是地阴祖,那么落败于她之手,也算不上丢脸,毕竟那是亲师姑。
  她见这小辈,眼珠子乱转,不知在想什么,懒得再吓了,松开了手,直接简白道。
  “云霄,师姑入定了五百年,被你打断了,你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