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霄站稳脚跟,打量着面前的少女,却没接她的话。心底道,若她真是地阴祖,那么一切都好说,若她不是,纵然一死也不能让她辱师尊与道家的声誉。云霄戒备的看着她,沉声问道。
  “你说你是地阴祖,可有凭据?”
  凭据?她仰面看向天外天,她就是她,还需证明什么?难道把天阳叫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不成。这小辈,她念在他是天阳的徒儿份上,才没杀了他,不想他竟不识好歹,她拉下脸道。
  “没有凭据!”
  云霄闻听此言,飞身而起,持剑向她刺去。口中道。
  “你假冒地阴祖,辱本尊师门,今日本尊定要取你性命!”
  好个小辈,她饶他性命,他竟恩将仇报,她侧身避开长剑,一把抓住欲向空飞的云霄小腿,狠狠一拽,将他自空中拽下。云霄本以为依靠自己之力,能与她过上十招,不想一招还未完全展示,就被她给拽下空去,不禁仰面欲哭无泪,这倒霉催的,哪里来的天狐,强悍到变态了。
  她从来都是不是个好脾气的主。能对这小辈和颜悦色,无非是因她现在还不足以和天阳对抗,若是哪日她有了和天阳一战的资格,届时自然又是另一番模样。
  云霄被她一拽,结结实实的跌在地上,没等他揉生疼的屁股,只觉一道拳风向面门而来。云霄倒吸一口气,这一拳若非是他神体结实,恐怕脑浆子都被打出来了,没等他感慨完,又是一拳过来。云霄再也没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抬起屁股就要跑,她又怎会任由他逃开,眸底射出一道清芒,缠在他周身,变成一道银色的绳,接着就是拳打脚踢,直把他打的哀嚎不止,依旧不停手。
  半个时辰过去,她停下手,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出气没有进气多的云霄。
  “还要凭据吗?”
  云霄把脸埋在土里,抬起头,僵硬的看向她,想要开口说话,但嘴角麻木,张了半天嘴,也没吐出个一言半语。她看了看地面上的云霄,见他脸肿的像猪头,门牙掉了四颗,鼻青脸肿的模样,哪还有适才那副冷峻的模样,满意的点了点头,蹲下身一脸和蔼道。
  “你扰了我入定,我本该打死你的,可你师尊和我还算有点关系,按理你该叫我师姑,可你不愿,我也不强迫你。我知你们天界的神仙,规矩甚大,又看重颜面,你讲给我一个不打残你的理由。”
  “唔...唔....。”
  云霄唔了半天,说不出话,她奇怪的掰开他的嘴,原来刚才打的太过于尽兴,把他舌头打断了半截。她挑了挑眉,看来她还是太善良了,怎么就只打断了半截。
  云霄见她眸光明灭间,有煞气一闪而过,打了个激灵,可怜兮兮的自怀中掏出一个灰色的乾坤袋。她自他手中拿过乾坤袋,打开袋口,绝品仙玉与宝石金器之光熠熠生辉,方才和蔼的脸,在看清了乾坤袋中的宝贝后,变得越发可亲起来。她拉起趴在地上的云霄,一脸和蔼的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道。
  “你看,这多不好意思,按理说你是师侄,初次见面,师姑该给你东西的,可师姑穷啊,既然你这么孝敬,师姑也不好拿你的东西。这样,这乾坤袋,全当师姑借的,下次见面再还给你。”
  云霄说不出话,只在心底腹诽;‘最好别见了,这乾坤袋的东西,全当是破财消灾了。’
  她自认自己不是一个喜欢占小辈便宜的,可素来厚脸皮惯了,也没见面上流露出惭愧,倒是笑的更加和善起来,用力一拍云霄,后者差点被拍出内伤,双膝一软,面上露出一副笑模样,只是这笑比哭也好不了多少。
  她狡黠一笑,搓了搓下巴。
  “云霄啊,若师姑没记错,你刚才问师姑要师姑是地阴祖的凭据是吧。”
  云霄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他如今哪里还敢要什么凭据,巴不得这位祖宗快点放他走才是,如今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是参加不了蟠桃会了,他现在只想马上去三十六天找师尊。
  “凭据哪,师姑确实没有,可你身为你师尊的弟子,自然见过你师尊的天火,师姑自然也会。”她话毕,伸展手掌,一团青苍色的狐火,自掌心跳跃燃起,火光算不上大,可这青苍色,却是三界除了天阳道祖和地阴祖,谁也修炼不成的颜色。
  她,果然是师姑!云霄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若她不是师姑还好说,他还可前去三十六天找师尊,让师尊帮自己出气,可她是地阴祖,师徒的情份再深,能深的过一体同源的亲妹子吗?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她见云霄欲哭无泪的表情,拢了拢鬓角的碎发,眸光流转间,狡黠退去,只有幽深的妖冶,现在还不是时机暴露身份。她凝眸看向云霄,唇畔挂着和蔼的笑。
  “云霄师侄,你初见师姑,师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送你几句教诲,也不枉你这送乾坤袋的孝意。虚记,三界天外有天,你师尊天阳虽是道祖,未见得便能一手执管三界秩序,日后眼睛放亮些,这次是碰到了自家人,若是下次碰到了外人,你可不仅仅是挨一顿打那么简单了。”
  云霄窥得她话中含义,这是让他守口如瓶,地阴祖回来了,这消息目前就他知道,若是哪日三界流传关于地阴祖的流言,师姑意思就是,她可以是自家人,也可以是外人,若他口风不紧,她一定是外人,到时候就不是仅仅一顿打那么简单了。
  大殿外,半风再次叩响殿门。
  “天尊,元始天尊来了。”
  殿内的云霄,把目光探向白术,白术皱眉道。
  “他怎么来了。”
  白术不喜欢这位二师弟,不仅仅是因为他手脚不干净,偷了自己的仙丹,而是他自小便是一个锱珠必较,心眼极小,爱占便宜的,偏他嘴甜,又虚伪,哄的师尊开心,倒显出他们没肚量似的。
  “跟他说,本尊不在宫里。”
  半风隔着殿门,尴尬道。
  “元始天尊,已经快到内殿了。”
  芫意一笑,环视殿内白术与云霄的表情,看来这元始天尊和他们两个不合啊,这倒是有意思了。
  玉虚自来不喜欢大师兄宫内的道童,一是觉得这些道童没有什么修行,二是咋咋唬唬的全然没有神仙的体面,刚到丹炉殿,见这好像叫半风的道童,立在殿门前,不满斥责道。
  “半风,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师兄可在里面?”
  白术知躲不过了,开口道。
  “进来吧。”
  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只见一个中年神仙,一身骚气的红道袍,美髯白面,跨步进来,眼第一时间落在了丹殿中央的丹炉上,后又扫向殿内上座,见大师兄和小师弟竟站在一少女的身侧,一时摸不清头脑。
  ------题外话------
  加更一章,上了QQ阅读的二级推,书友(你的小祖宗)强烈要求加更,所以今天,明天全部二更,至少四千。
  作为一个新文新作者,万幸能在四万字,就得到像你们那么好的读者,有你们在就算不上架,这本书也不会砍支线仓促完结。感谢你们的支持,鼓励,让单机的码字不会太过孤独。
  希望各位小可爱们,留言收藏,保证质量更文,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