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二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妖界
  一处紧邻人界的妖族小寨,一只通体纯白的狸猫,自云头跳落,落地化作一个粉衣少女。她皱眉环视一圈四周,自怀中掏出一块龟壳,看了一会儿抬起头,向寨内跑去。
  一处茅舍依水而建,篱笆围成的墙爬满蔷薇,茅舍之前有株粗大的槐树,槐树之下摆着一个躺椅,躺椅一侧有新竹伐制的竹桌,桌上摆放着一碗粗瓷白开水。
  男子半躺在躺椅之上,手中拿着一卷书翻看。
  正是烈阳当空,槐树枝蔓遮挡了炙热的光,树荫笼罩躺椅。一只毛毛虫慵懒的趴在枝蔓之上,许是位置不很舒适,拖动肥硕的身体向前爬了爬,不妨脚下一空,刚好落在放凉的白开水中,溅起了几点水花。
  几不可闻的呼救声,传入躺椅之上男子的耳中,他自书卷上抬起头,看向落在粗瓷碗中挣扎的毛毛虫,薄唇微启,略带讽刺的语调。
  “你放心走,这碗我不要了。”
  毛毛虫若能开口,必要怒骂这黑心的见死不救的半妖,无奈的是它并不能开口,只能攀爬在碗壁之上,好让自己多活几时。
  “青魇,你在家,快,快跟我走。”
  被唤作青魇的男子,抬起头,看向自篱笆墙外,半蹲着喘气的粉衣少女。
  “木杳?”他有些惊讶,她的到来。
  木杳喘匀了气站起,走前拉起躺椅上的半妖。
  “快,跟我走。”
  青魇任由她拉起自己,将书卷塞在怀里,问道。
  “什么事啊,这么急。”
  木杳硬拽着他向外走。“救人!”
  “救人?”
  “对,救人!”
  “这妖界还有人族?”
  “不是人族,是和你一样的半妖。”
  “妖界还有另外一个半妖?”
  木杳急道。“别问了,先跟我走,路上说。”
  青魇被她硬拽着向前走,他想起什么,忙道。
  “慢着,等我一下。”
  “都火烧眉毛了,等不了了,先跟我走。”
  青魇掰开她的手,小跑着向茅舍院内而去,粗瓷碗的毛毛虫肚皮朝天的浮在水面,他将毛毛虫捡起放在地上,蹲下身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木杳一把拽起他。
  “这条小虫死不了的。”
  木杳拽起他驾云,她也不过刚学会了爬云,在云端全神贯注的看着云头,青魇还是第一次在天上飞,兴奋的张开了手臂,木杳气道。
  “你别乱动,我才刚学会,要是掉下去可不是玩儿的。”
  青魇伸展着手臂,僵硬的看着木杳。
  “你刚学会,就拉我一起?”
  “所以喊你别乱动啊。”
  “木杳,咱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不能害死我啊。”
  “你闭嘴!”
  天界,三十四天
  芫意盘坐入定,面色凝重,内丹处窜动的法力,开始向她内丹攻击,她额间妖纹已经完全浮现,一道神识钻入内丹,将乱窜的法力全部归拢。
  天界没有日夜,凤啼三声代表一日将去,清亮的凤鸣啼叫三声,白术自丹炉前抬起头。她怎么还没出来?
  “半风何在?”
  半月送走赤成后,便躲在殿门前,等候天尊差遣。赤成被天尊召见,让他起了危机感,更何况召见赤成时,天尊还不准他旁听,这让他心底很不舒服,觉得自己好像在天尊面前失宠了。
  半月探出头,道。
  “回天尊,半风跟仙子离开后,便不见了身影,兴许是自作主张去伺候仙子去了。”
  白术皱眉,关于芫意身份之事,他并没向宫中道童讲明,地阴祖出现是三界瞩目的大事,不可轻易宣布。
  “日后,喊她山主,她是本尊的贵客,见她如见本尊,不可怠慢。”他走向主位,坐在八卦镜前,淡淡道。“半风既然伺候了她,暂时练丹殿这里就不需要他伺候了。”
  半月试着揣摩天尊话中的意思,什么叫做既然伺候了她,暂时练丹殿就不需要他伺候了。难道天尊的意思是,让半风去伺候那个下界来的红颜知己?
  房门外,半风端着木盘,一动不动,里面可是天尊的红颜知己,日后说不准便是兜率宫的女主人了,他可要好生伺候着,若是因为伺候不周,坏了天尊的姻缘,他们天尊岂不是要再单身几万年。
  盘坐入定的芫意,头顶冒出白雾,眉紧皱,唇抿起。神识在内丹处,将拢起的法力向内丹中央送去,一层,两层....内丹层层剥落出银色光点,额间妖纹一闪,自繁杂道妖纹处射出一道清芒,径直向内丹而去,一团清色的光,温柔的包裹起内丹,内丹剥落的光点加速剥落,三层,四层........七层,八层,九层,直到最后一层,光点骤然消失。
  内丹处,一片黑暗,只有清光包裹的内丹,散着清色的柔光,神识自内丹抽离,一双眸,妖冶幽深,缓缓睁开,妖纹一亮,她周身有无形的波动,向天地荡起涟漪。
  房门无声开启,银白狐裘的芫意踱步走出,半风端着木盘,看向她。好奇怪,她好像长大了一点,眉眼像是褪去了青涩的稚嫩,摄魂的妖冶绽放而出。
  半风忙垂下头,这种妖冶,让他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带本主去找你们天尊。”
  芫意伤势好了一些,一定程度上有了底气,万幸她第二次被抹灵智时,女娲没有发现她额间的妖纹,那是地浊之气所化,没了它,她恐怕真的就是一只普通的天狐了。
  半风低头称是,端着木盘前方引路,芫意见他木盘之上摆着一碗乌漆麻黑的黑水,隐约嗅到一股药草的香气,问道。
  “你手中端的是什么?”
  “这是天尊吩咐给您送来的,您一直没出房门,就没敢打扰您。”
  白术送来的?芫意一指木盘上的碗,碗虚空浮起向她飘来,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显然是用不知多少滋补的仙草熬成的,也不知这药效果如何,白术那条泥鳅还懂药理吗?她要不要把他绑去山中,给清让瞧瞧病,无上丹炼制绝非一朝一夕能成的,她离山后在天界待了快三日了,算下来下界已经是一年半了。也不知她那徒儿现在如何了。
  ------题外话------
  各位小可爱,喜欢本文的帮忙点下收藏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感激不尽,么么哒。新人新文还请多多支持,留言评价,加更啥的都可以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