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咱们要不跑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离山时日已久,若非重伤未愈定要回山的,可如今又心急应龙是否能练成丹副,也不好回山去看,她那徒儿早慧的不像是个孩子,身子又不好,心眼小又执拗她多时不回山中,不知他会不会多想一些有的没的。
  半风见她端着那碗药,立在原地,小声道。
  “仙子?”
  芫意回了心神,将那碗送回木盘,似是无意间问出口道。
  “你家天尊还会药理?”
  半风骄傲一笑。
  “仙子不知,这练丹和药理本就相通,天尊练丹三界称尊,这药理自然也不会差了。”
  芫意点了点头,看来这丹副要尽快督促白术练成了,无上丹若练好需不少时日,她先带白术回山给清让看看病。
  丹殿,占据半个殿的八卦丹炉,三味真火笼罩了整个丹炉,火势极大,远远望去殿中火光冲天,芫意推开门,见白术拿着拂尘用道术打入丹炉,丹炉整体火红,隐约可见一条黑鳞应龙的幻影。白术全神贯注将应龙炼化成丹,听得殿门被推开的声响,以为是半月,头也不转的道。
  “三株伴生草,一滴弱水,伴生草要叶带金线,百年以上的子株,弱水一滴用紫金杯去盛。”
  芫意环视四周,见大殿之中并无药草柜,也没见什么弱水,她素日是个厚皮的,眼见白术为自己练丹全神贯注,心中也难得生了些愧疚感,在大殿之中打转去寻药草柜和弱水。
  半月自殿门处探出头,眼珠一转,向外面跑去。
  白术久久没有等来自己的要的东西,声音带了些许薄怒。
  “怎么还没取来。”
  “来了,来了。”半月小跑着,把东西放在芫意手中,向她一努嘴示意芫意送去。他比半风脑子活络,知讨天尊的好,近几日是难了,还不如卖芫意一个面子,万一这位下界的山主和天尊一来二去生了感情,日后若是做了兜率宫的女主子,念着今日送东西的事儿,还不高看自己一眼。
  芫意见这小童眼珠子乱转,猜他必是起了什么心思,练丹副是正事,也懒理他,接过东西,送了过去。
  白术接过伴生草,一指丹炉,道道火光再次冲天而起,他一挥拂尘,伴生草向丹炉而去,顷刻钻入丹炉将应龙的幻影包裹在内,那应龙之体已经成丹,他将幻影以伴生草包裹。再一挥拂尘,将弱水化成水雾向成丹丹应龙之体,和伴生草包裹的幻影也就是龙魂结合起来。
  黑色的丹和暗紫色的龙魂相互碰撞,边缘交融之间,水雾若粘合之水,将两者粘连一起,他捏诀以掌打入丹炉,火光熊熊而起,丹炉发出‘砰砰砰’的涨扩之声,芫意看了眼白术,老泥鳅练丹不会出问题吧,她伤还没好,若是丹炉炸了未必跑的过这丹火,她倒退了几步。
  半月跟随白术多时,知天尊练丹向来如此,可见芫意退后了几步,想着天尊也不是没有出过错,丹炉炸裂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好在他足够幸运,没有遇到过,不过也听说过有个新来的守卫被丹火把头都给烧秃了,听说现在头上没头发,连眉毛都没了,活像个卤蛋,打了个激灵,又退了几步。
  芫意看了看丹炉,余光扫到半月的动作,摸了摸鼻子,也退后了几步,一来二去几乎退到了大殿之外。芫意伸着头向殿内看,半月心惊肉跳的抱着头,不会出事吧?这云金炉天尊可是说过这是他最结实的几鼎丹炉之一了,他最几天已经够倒霉的了,若是丹炉炸了,那他这霉运可就是霉上加霉了。
  丹炉涨扩声越来越大,烧红的丹炉砰砰冒着白烟,看起来声势极其相当的骇人,芫意见半月抱着头,琢磨他跟着白术时日不断,抱起头一定有缘故,倒退着跟他站在一起,一指大殿像是陷入疯魔一般的白术问道。
  “你家天尊练丹不会出事吧?”
  半月看着那砰砰冒白烟的丹炉,舔了舔嘴唇,还是决定说实话。
  “以前出过几次炸炉,不知道今日会不会。”
  芫意眯起眼。
  “炸炉?”
  “是啊,天尊炸炉练丹练器不同凡响,炸炉更是恐怖。”
  芫意看着被三味真火烧红的殿,又退了几步。
  “怎么恐怖了?”
  半月见她又退了几步,看了看大殿,又看了看芫意,腿肚子打颤,艰难的拖动双腿也跟着退了几步。
  “最惨一次,把三十四天炸塌了一半,若非天尊丢炉丢的及时,三十四天就没了。”
  “丢炉?”
  “是啊,天尊说两位师弟不够勤奋,每次练丹丹炉若是出现状况,就把丹炉丢到三十五天。”
  芫意看了看自己的身板,她觉得纵然是没受伤,自己的身板也未必比三十四重天结实,云霄和玉虚有个这样的师兄可真是倒了霉了。
  云霄被丹炉的砰砰声惊到,快步走到芫意身侧,看向丹炉殿,见半月也在,不好跟芫意行礼,只稽首一拜。半月见元始天尊对她行李,奇怪的看了眼芫意,她不是下界的山主吗?怎么元始天尊要向她行礼?
  芫意向云霄点了点头,半月在,她的身份还不是时候告知三界,这也难得他们三师兄弟齐心,并没有满三界嚷嚷,若是地阴祖身份一经流露,势必要重洗三界如今的格局,鸿钧她还不想去见,她还不够强悍到可以跟鸿钧对峙,不过这一天早晚会到来,被抹去灵智十几万年的仇,她就不可能放弃寻个说法。
  芫意指了指丹殿,道。
  “你师兄练丹哪。”
  云霄一头黑线,他自然知道这是师兄在练丹,可动静太大了,他住在宫殿另一边都发现了。他师兄白术,表面看起来和善儒雅,可若当练丹时,那可完全是另外一种模样。
  另外一种模样的白术,眸底布满血丝,拂尘扬起道道白芒向丹炉而去,原本就砰砰作响的丹炉,在白芒加持下,炉身晃动,整个大殿都摇晃了起来。
  半月快被吓哭了,带着哭音道。
  “元始天尊,山主,咱们要不跑吧。”
  云霄看向芫意,要不要跑,要看师姑点不点头,他最是规矩,长辈不说话他自然不敢动,尽管他早就见识过师兄炸炉的威力,吓得也是心脏登登跳,可若师姑不发话,他是绝不敢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