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我谢谢您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术被她这么叫,觉得头皮发麻,半蹲身子退后一步,戒备的看着她。他怎么觉得被芫意这么一叫,心惊肉跳的。
  芫意拍在他肩膀上的手落了空,尴尬的抬起摸了摸鼻子。
  “你要做什么?”
  芫意眯了眯眼。“白术师侄,师姑要借你一样东西。”
  白术又后退一步。“借什么?”他满眼戒备,看着她。
  芫意指头点了点他,道。“借你....”
  三十四重天,高在天外天,距离妖界有千万里之遥,这点路程对没受伤的芫意而言,不过是就是一盏茶的功夫,可对如今的芫意而言算得上极远了。
  白术低着头,牵着独角兕,独角兕后背芫意坐在上面,皱眉问道。
  “这牛脚程如何。”
  独角兕低着头,发出一声不满的低吼,白术摸了摸它的头,贴在它耳边低言几句,独角兕这才不满的足生祥云,驮着芫意向下界而去。
  独角兕身为道德天尊的坐骑,未被道德天尊收伏之前那也是凶悍一时的大妖,虽说在他宽慰之下忍了气,可对坐在自己身上的芫意,心底存了气,本是半日就到的路程,硬是拖了一天,眼见距离妖界已近,这独角兕却放缓了速度,芫意冷冷一笑。
  “白术。”
  白术牵着独角兕,脚踩祥云,听到芫意的呼唤,抬起了头,只见他俊美脸上,眼窝处一个乌眼青分外醒目。芫意睥他一眼,看着他眼窝的乌眼青,意有所指道。
  “本主觉得,你的脸有些不对称。”
  白术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虽说活了十余万年,容貌驻颜有术,若非知他身份,任谁也想不到他的年龄,他对自己的容貌还是相当自信的,他好奇的问道。
  “哪里不对称了?”
  芫意冷笑。“另外一边眼圈,少了点颜色。”
  白术下意识捂住了自己尚且有些疼痛的眼,他不愿去下界,芫意好话说尽,他硬是不肯松口,芫意不是个好脾气的,一拳挥了过去,他就成了如今的样子的。芫意虽说受了伤,可因是天生地养的天狐,一身力气还是相当惊骇的,只一圈下去,他这乌眼青恐怕两三日也褪不下,他本想拿药给自己去除,可芫意却挥了挥拳头,那意思他若是敢去掉,她绝对还会让他再多一个。
  芫意觉得这白术着实有些愚笨,似乎并没有领略到自己的意思,她指了指身下的独角兕,又指了指不愿的妖界,白术这才恍然大悟,趴在独角兕耳边小声道。
  “她是本尊的亲师姑,牛儿莫要偷懒。”
  独角兕不满的喷了个响鼻,可天尊既然这么说了,它也不敢再耍性子,脚下祥云一浓,速度快了起来。
  不言山
  妖殿,青魇拿着一卷书,自妖殿回廊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见木杳站在风口,看着山巅不知在想什么,他走上前,用书卷敲了敲她的头。
  “看什么哪。”
  木杳回头见是他,翻了个白眼。
  “没看什么。”
  青魇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山巅的洞府,调侃道。
  “怎么,又看你的少主清让了。”
  木杳懒得理他,自从青魇半年前医好了少主的病,似乎也没有离开山中的意思,长老们也不好出言赶他,毕竟他医好了少主的病,也算是不言人的恩人。可木杳不同,她与青魇自幼相识,多年前她随师姐来到不言山和他失了联系,可少时的青梅竹马的友情,分离的这几年,并没有让他们情感疏离,木杳的口气语气有些不耐烦道。
  “关你什么事,你不回寨子,留在不言山做什么。”
  青魇淡淡一笑。
  “当初可是你硬拽着我来的,现在请神容易送神难喽。”
  “你若呆得住,留在山里也无妨,山中也不缺你一口饭吃。”
  木杳眼睛盯着洞府的府门,心道:少主又有几日不曾出府门了,可是病又犯了?顺嘴敷衍着青魇,想去山巅去看看,可山巅是山中禁地,心中着急,面上便带了些沉色。
  青魇与她一处长大,见她还是紧盯山巅洞穴处,也猜到几分她的心思,便问道。
  “我留在山中半年,只见过你家少主,怎么没见你家山主,听闻你家山主可是位有能耐的大妖。”
  木杳转头看了青魇一眼。
  “山主哪是你能想见就见的,这山中有近万妖族,见过山主的也不过三位长老而已。”
  “让我进去!”
  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自背后响起,妖殿前的木杳和青魇转身去看。只见,一个脏啦吧唧的老妖,拿着拐棍儿戳着虎裎,像是要去山巅,虎裎一脸无奈,似乎又不敢阻拦,只横身挡在道前,任由老妖用拐棍儿戳他,纹丝不动。
  老妖戳着虎裎,满是沟壑皱纹横生的脸,不满的瞪着虎裎。
  “我看这山里,就山巅那处洞府位置最好,我要住在那里。”
  山迦匆忙赶来,听到这话,苦笑道。
  “前辈,山巅是山主的洞穴,只有少主可以任意出入,你不能上去。”
  “什么?你说我是蛐蛐儿,我算是看清楚了,你们是见我老了,不愿我住在好地方,嫌弃我连累你们三个了,好,好,想不到我这老友竟然收了你们这三个没良心的东西,老朋友啊,你不该死那么早啊,你就该睁眼看看,看看你的三个徒弟是怎么欺负我这个老人家的。”
  狼寂也从半山腰赶了过来,拉住老妖的衣袖道。
  “前辈,山里的洞府除了山主的洞府,你随便挑,不行我再找几个漂亮的女妖贴身伺候您。”
  听到漂亮的女妖,老妖眼睛一亮,似乎耳朵也不背了,一脸猥琐的看着狼寂。
  “你说的算话吗?”
  狼寂忙道。
  “算话的,算话的,不信你问大哥,二哥。”
  山迦,虎裎闻言一起点头。
  “行吧,我老人家吃点亏,不过我也把话放在前面,一定要漂亮的,要是长得像那样的我可不要。”老妖指着妖殿前的木杳,冲着狼寂道。
  木杳脸黑了。
  青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听世人说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情,可青魇却不认同。他和木杳的友情不就很纯粹嘛,事实证明,男女之间有没有纯粹的友情,要看长得如何,若长得像木杳这样,那再过多少年,他和木杳的友情都不会变质。
  木杳咬着后槽牙,冲那老妖道。
  “我谢谢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