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为师回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狼寂扫一眼木杳,木杳扭过头,不再多言。
  三妖搀扶着老妖,向半山腰而去,老妖挪动了几步,突然停了脚步,奇怪的嗅着什么,表情一变喊道。
  “是那个女妖!”
  半空之中,一道轻冷的声音骤然响起。“倒是长了一个好鼻子。”
  众妖抬头看向半空。
  她骑着一头青色牛,狐白长裘,银眸妖冶,眉眼之间有摄魂之感,艳绝不可逼视。
  众妖呆滞的看着她。
  老妖率先回神,一指她,骂道。
  “不尊前辈的死妖精!”
  芫意冷冷一笑。
  “本主那一脚,该踢你脑袋上。”
  木杳继而回神,向青魇身旁缩了缩身体,难怪少主时时刻刻记怪,无时无刻嘴里挂着山主,这般模样的山主,太过惊艳,太过夺目,莫说男子,纵然是她,见过这样的妖,任三界还能有谁可入眼。
  三妖回神,跪拜在地。
  “恭迎山主回山。”
  芫意落下空,眯着眼打量着老妖,冷笑不语,转身向山巅走去。
  白术安静的跟在她身后,坐骑周身一亮白芒,化成一个娇憨的女子,跟在白术身后。
  清让盘坐蒲团,闭目养神。
  府门突然开启,倾洒出一洞碎金。
  清让骤然睁眼,不敢置信的看向洞门,后又嘲讽一笑。“是幻觉。”
  “不是幻觉,为师回来了。”
  清让猛然站起身,脚步踉跄,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想要触碰她的身体,可又怕是幻觉,不敢粉碎这美好。
  芫意宠溺一笑,摸了摸他的头。
  “傻徒弟,为师回来了。”
  “师尊!”清让猛地扑向她的怀中。
  白术轻咳一声,清让自她怀中抬起头,似乎这才发现师尊身旁的一男一女。他显得有些尴尬,退了一步,自芫意怀中离开。
  “这是白术天尊,是为师请来为你看病的。”
  “天尊?”清让疑惑的看向芫意。
  “也有叫他元始天尊的。”芫意向他解释道。
  清让听到元始天尊四个字,脸色登时唰白,他僵硬的看向白术,这便是要和师尊成就姻缘的元始天尊嘛,师尊带他回山,是要宣布他们的事吧,他终于被抛弃了对吗?
  芫意见清让反应极大,心疼道。
  “清让....”
  清让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芫意,惨然一笑,眼圈发红。
  “你不要了我,对吗?”
  芫意皱眉,这是什么话?她不过是带白术为他看病,何曾说过不要他这话。
  “别胡说,白术是为你看病的。”
  “我不要看病!我没病!”清让突然崩溃,眼角带着湿润,眼圈通红的看向芫意,声音哽咽。
  “你说过的,我是你唯一的徒弟,你只要我的。”
  芫意沉下脸,觉得清让有些无理取闹了,可又心疼他身子孱弱。
  “乖乖坐下,让白术为你看病。”
  清让一指白术,凝眸看着芫意,眸底已有水雾,泫然欲泣。
  “师尊,让他走,白术不看病了,好不好?”
  芫意面色阴沉,她好不容易才让白术下了界,甚至冒着白术去道祖面前告状的危险,威逼他给他看病,若是把白术赶走,她岂不是白做功夫了。清让与白术未曾谋面,怎么无端这么敌视他?
  站在白术身旁的娇俏女子,几次想要开口,都被白术眼神制止了。他倒想看看,芫意要不要赶他走,他巴不得回三十四天。
  “坐下!”
  清让执拗的看她,用哀求的语气,对芫意道。
  “师尊,求你了,让他走。”
  “为师让你坐下!”
  芫意面沉似水,声音已是冰冷至极。
  “师尊.....”
  ‘啪!’
  清让捂住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芫意,师尊从来没有打过他,甚至连句重话都没对他说过,而元始天尊一来,什么都变了。师尊竟然打他!清让强忍住泪水,不让泪水滚落下来。
  “滚出去,什么时候想清楚错在哪里,再来见为师!”
  师尊让他滚,清让在这一刻,几乎忘记了呼吸,心仿佛被撕裂,心脏被这话语攥紧,几乎痛到窒息。他跌跌撞撞的走出洞府,刺目的阳光碰触到眸,一眨眼便是一串泪珠滚落。
  他终于被抛弃了。
  芫意眸底流露出些许的懊恼,她怎么就对清让动了手哪。见清让跌跌撞撞走出洞府,就想去追,白术拦住她。
  白术看完眼前的闹剧,讽刺道。“师姑对徒弟可是真的好,若换是白术,估计命都要丢半条了。”
  芫意冷冷道。
  “清让是本主的徒儿,你若要撒娇,去你师尊那里。”
  白术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芫意失了要去追清让的心思,反思自己是不是对清让太过宠溺了,这才让他在外人面前都敢冲撞自己,若是日后也如此,该怎么得了。
  她也应该好好管教下清让了,他再过几日便要过十二的生辰,在凡间这样大小的孩子,都要成婚了。
  清让离开洞府,一路浑浑噩噩,脑中空白,疾跑而去。
  魔界,结界处,一道黑雾自结界络网钻出,化成一个玄袍,头生犄角,背有双翼的魔,正是魔君狰砻。
  自回到魔界,他向魔尊阐述了妖界之事,连带应龙被芫意抓去,也一五一十的说了,冷貉虽对他一通骂,也罚了他,可对他他诚实还是褒奖了的。
  他此次出魔界,是奉了师尊魔尊之令,探查妖界。师尊一直想要合并妖魔两界,与天界对立,却一直都没找到机会,狰砻这次奉令探查,就是要找出妖界破绽,欲举兵征讨。
  狰砻不熟妖界之路,一路化身成小妖,在路上打听不言山,倒不是他想见芫意,而是他记得不言山和青山很近,只要找到不言山,就能到青山,可又不想被妖知道,自己是为青山而来,拿不言山当幌子。
  行到一处山林茂密之处,见不远处有一个茶肆,觉得有些奇怪,这深山茂林之处,开茶肆不是锦衣夜行吗?这里能有生意?
  店小二,见山林处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面上一喜,向着狰砻招手。
  “客官,喝茶住店,小店一应俱全。”
  狰砻愣了一下,觉得也该歇歇脚了,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徒步走了半日,脚累口干的,正需要休息一下。
  店小二见他犹豫愣了一下后,向店里走来,眼底流露出杀气,向暗处低声道。
  “兄弟们,来生意了,警醒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