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离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狰砻打量茶肆,见这茶肆用茅草搭建,后面有几间土房子,茶肆幌子高悬挂着破布,上面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了‘茶’字。店小二很是热情,边用抹布擦桌,边询问他要用什么茶水。
  “小店偏僻,茶叶虽少,却也都是上好的,客官要用什么茶?”
  “来碗茉莉花,小二哥,我是外来的,前来投亲,向您打听一个地方。”
  店小二一脸和气,笑道。
  “您请说。”
  “不言山,该怎么走?”
  店小二一脸为难。
  “客官,这可为难了,小的没听说这附近哪里有座不言山。”
  狰砻面容有点凝重,那女妖法力强悍,按说应该妖界有名号的,怎么这小妖却说没听过不言山,莫非是这里距离不言山甚远?狰砻压下心中的疑惑,一笑道。
  “无妨,我再沿途问问,还请小二哥上茶吧。”
  “得咧,您请好。”
  店小二一甩抹布,搭在肩头,向厨房走去。
  低矮的厨房,灶台烧着一锅水,灶台一旁,一个强壮的小妖蹲在一个木盆前磨刀,见店小二过来,问道。
  “肥羊还是瘦狗?”这是一句黑话,肥羊指着的是有钱没什么法力的小妖,这附近多山,山中有些小妖没出过门,携带金银出来见世面,偏又没什么法力,这种小妖最好下手。瘦狗指的是过路的,虽然有些财宝,但能一身在妖界行走,也是有点道行的。
  店小二掀开灶盖,自热腾腾的水雾下舀了一勺水,添在茶壶之中,沉声道。
  “刚才听他说,好像是来投亲的,说要找什么不言山,咱们妖界还有这么一处山头?”
  磨刀的小妖满不在乎道。
  “你管他找什么不言山,不二山的,既然落在我们手里,让他去下面去找吧。”说完这话,他又问道。“你估摸,这妖有几斤水?”
  店小二拿起水壶,往一个粗瓷茶碗里沏上一碗水,顺手自一处木罐子里,倒出几朵干茉莉花,丢在碗中,他也不嫌烫,直接用手指在茶碗之中搅拌了几圈,在围巾上擦了擦手,这才道。
  “看样子,最多也就三斤,叫上大哥,咱们兄弟几个足够应付了。”店小二自怀中掏出一个纸包,倒茶碗之中,那白面的粉末,见水就化,顷刻融于碗底,他将纸包包好,放回怀里,向外面走去,脸上换了一张笑面。
  狰砻见店小二端来茶,不等他放在桌面,接过茶碗就要喝,店小二笑道。
  “客官,刚沏好的,怕是烫。”
  狰砻一摆手。
  “没事,烫点最好。”
  话毕,一口气喝了半碗,这次将茶碗放下。店小二心中腹诽:恐怕是个二愣子,这下好办了。可面上依旧是挂着笑脸,道。“客官,店里还有些茶点小菜,您看?”
  狰砻原本还没觉察到饿,听他这么一说,肚子叫了起来,道。
  “都来点,有肉最好,来上十斤。”
  店小二一笑。
  “我给您上厨房瞧瞧,您受累等会儿。”
  狰砻点了点头,他一心想要找不言山,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妖界,可对这妖界着实不熟,心道,刚才也没问问这店小二这里是什么地界儿,可纵然知道什么什么地界儿,他也未必能找到不言山,若是能遇到个知道路的就最好了,省的他大海捞针。
  心中正在思量,突然觉得头有些晕,他晃了晃脑袋,端起桌子上的茶一口气喝光,不想这头晕目眩的感觉不仅没有舒缓,反倒是更加严重了。狰砻身处魔界,虽然弱肉强食,可打斗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兼之他师尊是魔尊冷貉,他自幼拜入师门,哪里在外面行走过,对于被下药这种事,根本想到没有想过。
  他趴在桌上,觉得天旋地转,眯着眼见店小二走来,正想开口,这药劲儿一上来,直接趴在桌上昏死了过去。
  店小二用手拨了拨狰砻,见他昏死是真,道。
  “弟兄们都出来吧,来买卖了。”
  在厨房磨刀的强壮小妖,背着一把长刀在背后,见狰砻躺在桌上,不屑道。
  “老三还说这是个三斤的物,不想半斤都不到,老三你看走眼了。”
  被叫做老三的店小二,阴沉一笑。
  “恐怕这位也是没出过门,别废话了,先把值钱的搜出来,把他抬后院挂起来,我看他倒是壮实,老二剔肉,把血留着,咱们修炼可离不了。”
  老二嘿嘿一笑,一把拽住狰砻的腿,拖着他向后院走去。
  清让一路向外奔跑,守门小妖只见一道青影跑过,便没见了踪影,奇怪道。
  “你看这身影,怎么有点像是少主?”
  另一个小妖道。
  “他可不就是少主嘛,不是少主,咱能让他随便出去?”
  “听说半山腰的几个小妖说,咱们山主回山了,怎么山主回了山,少主跑了?”
  “这可不是咱们应该管的。”
  守门两个小妖交流着,全然没有将清让跑下山,当回事。
  清让一路疾跑,也得幸青魇不是庸医,这才给他一个好体格,可毕竟是半妖,没有什么法力为身体当续航,跑了一段停了下来,环视周围陌生的景色,心不在焉的愣怔地呆站原地。
  他满心都是被师尊抛弃了的痛心,魂不守舍的看着天。天地之大,无一处能容下他,他只是一个半妖,连缚鸡之力都没有,要去哪里?师尊不要他了,他还能去哪里?
  他低下头,眼泪自眼角留下,吸了吸鼻子,向前漫无目的的走去。
  日落西山,夜色催更。
  芫意盘坐蒲团之上,眉心紧蹙,白术知她这会儿心情不好,也不敢惹她,只坐在石床一侧,当个透明的天尊。
  芫意突然开口。
  “虎裎。”
  虎裎带老妖回到洞府安排妥当后,便来到了洞府前伺候,听得芫意声音,隔着洞府石门,躬身道。
  “虎裎在。”
  “清让去了哪里?”
  虎裎心感疑惑,问道。
  “没见少主啊?”
  芫意突然站起身,面色微沉。
  “把山中小妖集聚起来,问问有谁见清让没。”
  芫意心中有些着急,清让没出过山门,若是因自己跑下去山去,他一个半妖长的又是那副模样,若是遇到女妖起了色心,她宝贝儿了十几年的徒儿,岂不是要吃亏?
  ------题外话------
  书城的可爱们,卑微求评价,卑微求评分。文文可以催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