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过路的?”少年声线清清冷冷,可话语之中,却有身经上位,不容置疑的威严。
  薄纱红裙的女妖,红了脸,娇羞道。
  “公子,我姐妹无意打扰公子,只是途径此处,见公子孤身在此,特来拜见。”
  清让抬头,深邃的眸幽暗之中,只有森森的冷。
  “既然已经拜见过了,你们可以走了。”
  女妖面色一僵,她与薄纱红裙的女妖不同,她久在妖界行走,见过大妖,自然也见过弄虚作假的,她看不穿清让是人是妖,可凭直觉,觉得这人恐怕是后者。纵然这少年,身着云锦素袍,可纵然是大妖,也有妖气外露,而这人却无丝毫妖气显露出,这于理不合。
  她柔柔一笑,抱拳向清让道。
  “我姐妹二妖,道行微薄,既然和公子有缘,不妨切磋一番,若败于公子,还请公子莫要见怪。”
  清让心中一凛,他可是一点法力都没有的半妖之体,若真是和这两个女妖打斗,恐怕一动手就露馅儿了。可面上,唇畔却上扬一抹讽刺。
  “你们还不配我出手。”他淡淡道。
  女妖面色一变,薄纱红裙的女妖,拉了拉她的袖口,小声在她耳边道。
  “姐姐,这公子绝非凡人。”
  女妖推开薄纱红裙女妖的手,冷眼打量着清让。
  “我看,也未必吧。”
  女妖话毕,手中光芒一闪,已经祭出自己的武器,是一把粉色的伞,伞面勾画繁华,伞骨为银,伞顶端是一颗银色的小球,刻着栩栩如生的骷髅。
  薄纱红裙的女妖见她幻化武器,犹豫的看了清让一眼,手间光芒一闪,也显露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条银色的光链。
  清让挑眉,从容不迫的自地面捡起袜子,穿上袜子和鞋,这才站起身,与两女妖对立而站。
  女妖冷笑。“装腔作势!”她手中粉伞一转,伞面打开,一股腥气扑鼻,向清让攻去。薄纱红裙的女妖见状,也只好跟上,挥去光链。清让未动,那粉伞与光链一前一后向他而来,堪堪碰触到他素袍的瞬间,一股巨力自胸口射出,将粉伞和白链瞬间被巨力粉碎。
  清让淡淡看了一眼这两名女妖,冷冷道。
  “我说过,你们还不配我出手。”清让不着痕迹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这是师尊离山时送他的玉佩发出的巨力,他能有恃无恐,多半也来源于这块玉佩,连魔尊都可挡的玉佩,挡区区两个小妖,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他转身离开,素袍在月色下衣诀飘飘,仿若自山水之间走出,不带凡尘气息。
  女妖和薄纱红裙的女妖被反噬,吐出一口血沫,半跪地面,女妖面上苍白,带着心有余悸的畏惧,而薄纱红裙的女妖,则眼带莫名之光,看着似要临风化去的素袍身影。
  待走远,清让回身躲在一株大树旁,拍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自树侧回身去看,已经见不到两名女妖的身影,又松了一口气,靠在树上,一脸迷茫。
  他能去哪里?
  搜寻清让的妖群,自不言山山脚,已经延伸到了青山附近,为首的一名中年妖,语气有些急迫。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还要扩大范围,一定要找到少主。”中年妖身后跟随的上百小妖,无头苍蝇一般面面相觑,扩大范围?还能往哪里扩大,这已经到了青山的地界儿,再往南可就荒凉了。
  中年妖道。
  “山主能容留我们,便是恩情,如今少主离山,我们能进一份微薄之力,还要惜力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妖众们一想也是,中年妖长呼一口气,心中却道:‘这群蠢物,此时不同更待何时,若寻回少主,在山主面前露一回脸,日后得山主栽培,也和三位长老一般,一呼百应,那是何等的威风。’
  山巅洞府
  芫意坐立难安,白术见她这般模样,淡淡道。
  “既然担心,何必留在山中等消息,依师姑的本事,在妖界找徒儿还不是轻而易举。”
  芫意闻言睥他一眼,她要不要去找清让,是她自己的事,若不是看重他练丹和医术的能耐,她早就将他轰出去了。白术被她睥了一眼,站起身拍了拍衣摆。
  “三十四天离不开本尊,师姑侄儿告退。”
  芫意冷哼一声。
  “本主让你走了吗?”
  白术一脸无奈道。“难道还要本尊在这里苦等下去?”
  芫意道。
  “什么时候寻回清让,你给他看好病,再走本主绝不拦你,但没寻到他之前,你给本主留在山中,若敢私自回去,本主不介意再打你一顿。”
  白术一脸憋屈,他堂堂一个道德天尊,竟然为一个半妖被留在下界,若是传了出去,他这天尊的面子往哪里摆。
  芫意见他这副模样,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养神。她伤势还未好,若非有道源,恐怕早就显露了出来,无上丹只练好了丹副,还需鲲鹏之血方可融合,她如今虽有三清的三滴心头血,能不能融合无上丹还是个未知数,而今虽是担心清让,也不好直接出去寻找。
  她沉下心神,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将伤势愈合一些,于是自额间妖纹,散出一道清芒,入了内丹,将内丹包裹其中,用道源温养。
  山迦虎裎狼寂三妖,留守在山巅,见山中妖众去了精光,迟迟不见有小妖回来禀告信息,猜测小妖们还没寻到清让踪迹,狼寂先是沉不住气,小声道。
  “大哥,二哥,依我看,不如我也下山去寻少主吧。”
  山迦道。
  “此事还要启禀山主。”
  虎裎道。
  “山主既然没有开口让我们寻找,我们便安心留在山中,若是山主有召唤,也好随身伺候。”
  狼寂不满道。
  “二哥,你怎么死脑筋,山主还需要我们保护吗?”
  虎裎沉下脸来。
  “我只听山主的命令,若你想去,你自己去。”
  狼寂哼了一声,看向山迦。
  “我听大哥的。”
  山迦知道虎裎最是有主意,他不让狼寂下山,自然有他的用意,淡淡道。
  “听你二哥的。”
  狼寂恼道。
  “二哥如今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自从上了山,拜了山主,连自家兄弟都放在了山主之后,也不知是山主的命令重要,还是我和大哥的意见重要。”
  虎裎背手不说话,他与山迦狼寂不同,深知山主不是一般的大妖,清让下山山主没有亲自下山寻找,一定其中有他们所不知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