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都吃行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让自山道一路向西而去,一身泥泞加之一夜未曾合眼,颇显狼狈。
  狰砻自酒肆离去,黑色的火光之中,一双厉目自火海之中显露,目带沉思。
  山道崎岖,多山障毒虫蛰伏,清让将长袍衣摆扎在腰间,捡了一根树枝探路,山道越是行走越是荒凉,隐约可见一处林海茫茫,他不敢停驻脚步,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擦一把额间的汗水,继续向前走。
  行走半日,腹中饥鸣阵阵,他捂着肚子,坐在一处树荫之下,似是有些脱力,呼吸急促,面带饥色。
  狰砻自从离开茶肆,一路向东而去,走了半日未见烟火之气,便干脆腾空驾云,立在云端探望脚下山道,脚下山道纵横交错,他一时也不知究竟去哪,探望着四下,想着能不能碰一个知道不言山的妖族,他极目远眺目光停在西方,见一株大树下仿佛坐了一个身影,神色一喜驱云前往。
  “请问这位妖兄,可知不言山怎么走?”
  狰砻落下云头,向着大树之下的身影问道。
  清让只觉这声音有几分熟悉,转眸看向面前的妖,又觉身形面容很是陌生,他要去不言山?
  狰砻对上清让的眼,愣了一下,他怎么觉得面前的这个少年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眼见这少年一身泥泞狼狈不堪,面上更有饥色污泥,只一双深邃黑眸清冷脱俗,是有点熟悉,这双眼睛他好像见过。
  一时之间,一半妖,一魔,都没说话。狰砻脑海浮现出一个狐裘身影,眸光一亮,是他?那个女山主的徒儿!
  清让瞳孔一缩,他想起来了,这个声音他听过,是那位自称魔界魔君的魔!面前这副身影,定然是他为了掩人耳目,幻化出的。
  清让自树下爬起,就要跑,狰砻一把抓住了清让,扼住了他的脖颈。
  “带本君去不言山!”
  “休想!”
  “你以为本君不会杀你?”
  “要杀便杀,师尊的徒儿,岂会贪生怕死。”
  “好骨气!”狰砻收紧手,眼睁睁看着他的脸色,自饥色的黄,转变成窒息的紫色。
  清让平静的看着他,脑海从缺氧的窒息感,开始逐渐变得有些空白,脑海混沌不清,连思维都逐渐脱离了控制。他缓缓闭上了眼,眼帘闭合的瞬间,一双妖冶的银眸映在脑中。
  狰砻突然松开了手,他深知那女山主的难缠和强悍,当日她一脚破开魔界结界络网的场景,一度被他视作梦魇,若是他当真杀了她的徒儿,莫说他是魔君,魔尊她怕也敢抽筋剥皮。
  他本欲吓一下这女山主的徒儿,可谁知这女山主的徒嘴硬骨头也硬,宁可死也不吐露不言山的位置,他略感挫败,任由面前的少年突然坠落在地,贪婪大口的呼吸着肺部缺失的氧气。
  清让有所缓解,抬眸平静的看着他。
  “你孤身就敢来妖界,难道不怕被大妖察觉?”清让饱肚诗书,虽说没出过山门,可书读多了,脑子转的自然也就快,他意识到这魔君并不想杀自己,试探着他的口风,想要自他口中得知,去不言山的目的。
  狰砻自下而下,扫了清让一眼,他怎会不知清让的想法,活了几千年的魔,若是没当真一点脑子都没有,他这魔君之位早就不稳了。
  “你若带本君去不言山,这目的说给你听也无妨。”
  清让思索半晌,淡淡道。
  “我迷了路,不知回山的方向。”
  迷路?狰砻不信,冷眼打量着他。
  清让确实迷了方向,他初次下山,哪里知道回山的路怎么走,沿途走来只遇到两只女妖,除此之外再没遇到过妖族,沿途又饥又饿又累的的,只是凭着直觉向前走罢了。
  “不管你话是真是假,在没寻到不言山前,便安心呆在本君左右吧。”
  清让抬眸,一脸认真。
  “管饭吗?我饿了!”
  狰砻呼吸一滞,险些破功,他没杀他便是开了天恩了,他竟然还让自己管饭!这妖界的妖辈这么不拿魔当外人吗?
  清让解释道。“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你若不给我吃东西,我怕是连今晚都熬不过去。”
  狰砻深吸一口气,咬牙道。
  “先跟本君走。”
  他一把揪住清让的衣服,驾云在半空,向东而去。
  清让呆在云上,见那魔阴沉着脸,自顾将衣摆从腰间放下,心底松了口气,他正愁找不到回山的路,若是能跟这魔回山,再见师尊一定认错,再也不任性了。这一路他也算吃了苦头,虽说对师尊和元始天尊的姻缘一说,尚且带着不安忿懑,可他终究是肉身,是半妖,都快饿死了,这点情绪也就显得不是特别重要了。
  一处妖族集市,紧挨着十多个山寨搭成了一个简陋的市场。狰砻面色不善的把清让拽到地面,向一处冒着炊烟的小饭馆走去,清让眼巴巴的看着几个年幼的小妖,捧着包子从自己面前走过,吞了吞口水,看向狰砻。
  狰砻这般的魔,早辟了谷,他见清让没有妖气,虽说心中有疑惑,可未成年的妖不辟谷,也常见,更何况他是女山主的徒儿,那女山主似乎对这个徒弟颇为重视,若是疼爱有加,并未让他提前辟谷也说得过去。
  狰砻冷冷道。
  “吃菜还是吃包子,你自己挑。”他为了寻找能吃饭的地方,在空中驾云兜兜转转了几个时辰,若非畏惧那女山主,早就一掌劈死清让了。
  清让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眸,可怜兮兮道。
  “都吃行吗?”
  狰砻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当场噎死,垂在身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强忍着一掌劈到他脸上的冲动,咬着后槽牙道。
  “不行!”
  清让委屈的瘪了嘴。
  “那吃菜吧。”
  狰砻深吸一口气,向冒着炊烟的小饭馆走去。
  似这种简单的集市,妖界不下几万处,一般都是由妖族自发组成,周围山寨拉出几个精干强壮的妖做些安保,既方便了采购,也能赚些金银。
  虽说三界神仙、妖魔都比凡人强,可再强,终究衣食住行是逃不脱的,虽说有能耐的可以辟谷,但总要穿衣住所,哪一样缺得了金银,若是有能耐的可以抢人家的,可再有能耐总不能光着屁股吧。
  纵然是神仙,能无中化有,可终究假的就是假的,比不得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