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造孽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狰砻与清让一前一后踏入饭馆,跑堂的店小二是兔子成精,腿脚麻利耳聪目明,修为不高头上还顶着兔耳,见他们走来,熟络的引到一处空桌坐在。
  “二位,吃点什么?”
  清让看了眼狰砻,见他不说话,自顾道。
  “凡是好吃的,都上一份。”
  兔子精打量着狼狈的清让,笑了笑,看向狰砻,狰砻黑着脸,道。
  “各来一份。”
  兔子精一脸和气,笑道。
  “爷,咱们小店店小本薄,都是先收钱,您看......”
  狰砻自怀中掏出一个银锭,摆在桌上,兔子精眼睛一亮,拿起银锭这才向后厨跑去。
  清让自小住在山中,不曾缺过用度,可身上却是半个铜板都没有的,见狰砻顺手从怀中掏出一块银锭,颇感羡慕。狰砻扫一眼他表情,问道。
  “怎么?没使过钱?”
  清让坦诚的点了点,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狰砻胸口处。
  狰砻黑着脸,这妖界的妖怎么都那么不要脸,没说感激他不杀之恩,竟然还想要自己给他钱。
  “本君没钱!”
  清让也不觉得尴尬,哦了一声,把头支在桌上。
  兔子精一手托一个木盘,头上还顶了一个,将一桌饭菜布置好,清让早就饿的几乎虚脱,见饭菜已好,还算优雅得体的风卷残云,狰砻刚拿起筷子,就见面前盘子全空了,额头鼓起了十字青筋。
  清让吃完,吸溜着一碗茶梗泡的水,一碗水喝了一大半,打了个饱嗝儿,站起身道。
  “我要新衣服。”
  狰砻放在桌上的手,成爪妆,在桌面化出五道深深的沟壑,清让打个冷颤,一脸委屈道。
  “我衣服脏了,你总不能让我这样带你去不言山吧。”
  狰砻咬着牙。
  “你不是不认识回山的路吗!”
  清让一脸淡然道。
  “吃饱了,换了新衣服,估计能想起来。”
  狰砻深吸一口气。
  “买!”
  不言山
  芫意盘坐在蒲团之上,虎裎敲了敲石门,沉声道。
  “山主,适才有寻少主的小妖回禀,少主似乎踏入了莫山附近的三不管山海。”
  芫意嗯了一声,白术懒懒的撑眼看向她,见她面皮并无表情流露,心中不禁感叹,他师姑真的是喜怒不流于表面。不等他感叹完,洞府之中一道清芒亮起,盘坐蒲团之上的芫意,已经没了踪迹。白术嘴角抽了抽,袖中幻化成袖珍青牛模样的独角兕,化身成女子模样,走到白术身旁,问道。
  “天尊,是否趁这女妖离去,我们回三十四天。”
  白术从内心来说,绝对是想回去的,奈何芫意余威甚大,若是他敢偷跑回天,一顿毒打就是跑他师尊面前也是躲不过去的。他摇了摇头,淡淡道。
  “再等等。”
  独角兕不满道。
  “天尊,依您的身份,何必要畏惧她一个下界女妖,若您应允,司儿一定能擒住这女妖。”
  白术抬眸看了她一眼。
  “莫要胡说,她的身份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独角兕一脸愤懑,在她看来,天尊似乎根本不是畏惧她什么身份,反而更像是对她有好感,不愿离去,她气冲冲的扭头坐在地上生闷气。
  虎裎站在石门前,久久没听到山主的声音,心中有些奇怪,再次叩击石门,试探道。
  “山主?”
  石门无声打开,白术坐在石床一侧,手拿拂尘,身影几乎隐在黑暗之中。
  “你家山主去找她徒儿去了。”
  虎裎闻言,心中掀起波澜,冲白术抱拳一拜,突然问道。
  “请问,阁下是?”
  白术的声音,自黑暗之处传出,飘渺虚无。
  “元始天尊。”
  换了新衣服,饱餐一顿的清让,站在云端,一脸惬意的看着脚下的风景,狰砻突然觉得自己他们的角色好像无形之中调换了一下,手指清让,故意让他云头一个侧歪,清让在云端不察,见自己要掉下空,下意识捉住了狰砻的裤子。
  芫意自山中离开,一路追寻清让佩戴的狐状玉佩气息而来,她虽身上有伤,速度却极快,隐约可见身后九尾分布,如一道青色流星划过天际。直到玉佩的气息越来越近,她方减缓了速度,追了上去。
  一道清芒自半空化出,甫一现身,正好撞到了一场奇景。
  清让抓住了一个妖族的裤子,被吊在半空,而被清让拽着裤子的妖,大腿很白,几根飘逸的腿毛在空中抖动,芫意脸皮抽了一下。
  而狰砻的脸,已然黑中透紫。
  悬挂半空的清让,看到芫意,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一脸惊喜,复又转变了委屈。
  “师尊救我!”
  “你别多想,不是你看的那样。”狰砻黑着脸,从牙槽里挤出这句话。
  芫意抱胸,调侃道。
  “本主没多想,你被本主徒儿脱了裤子,本主为你做主,魔界若是不留你,本主正好缺个坐骑。”
  芫意拥有天眼,自然看得穿知晓面前的妖族是狰砻。只是她没想到,清让竟然会遇到再次偷渡来妖界的狰砻。清让被悬在半空,眼看体力不支就要掉下去,芫意手指他身体,指尖一亮清芒,在他脚下升起云,顺手一抓,将他拉在身侧。
  狰砻背过身,穿起裤子。清让不着痕迹的靠近芫意。
  “师尊,徒儿错了。”
  芫意冷冷看了他一眼。
  “错在哪里?”
  清让低下头,小声道。
  “徒儿不该赌气,私自下山。可清让不喜欢元始天尊,更不愿意与师尊成就姻缘。”
  和白术成就姻缘?芫意蹙眉,她何时说过要和白术成就姻缘了,那白术是她的亲师侄,纵然没有这层关系,她也看不上那条老泥鳅啊,他一条悪龙成精,她堂堂地阴祖能看得上他?
  “你自谁口中听了谣言,为师何时说过要和他成就姻缘。”
  清让猛地抬头,面带喜悦。
  “那,师尊不会和元始天尊在一起了?”
  “日后,休信谣言。”
  清让一脸喜色,这么说师尊并不喜欢元始天尊了。他突然面色又自喜悦转成委屈,这么说来,这几天他受的委屈,算是自找的了。
  狰砻换好裤子,听得他们交流,偷瞟一眼芫意,脚下升起黑雾,就要跑。
  芫意淡淡道。
  “你不会以为,本主会让你离开吧?”
  狰砻转过头,一脸谄笑。
  “当然不会。”
  完了,他这算撞到了枪口上了,要说妖界他最不希望见到的,一定是芫意,这女山主的强悍粗鲁,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试问能一脚踹开魔界结界的妖,莫说是他,就是他师尊亲自前来,也要让三分情面。
  芫意抓起狰砻,狰砻一动不动,任由她抓住自己的后脖领子,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天,造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