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狐狸,本君杀了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巅洞府
  狰砻被困在洞府结界之中,他盘坐在地面,神色萎靡,他是万万没想到第二次来妖界,依旧是出师不利,还没等找到青山,便被困在了不言山。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跑,可那女山主领着小徒弟走前,眯着银色的眸,似笑非笑的告诉他:若是敢破开结界,她便割了他的翅膀。狰砻有理由相信,她说的出自然办得到。
  狰砻盘坐在地面,用手指在结界处戳起一个大鼓包,想到不知何时这女山主才会放他离开,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不言山的女狐狸,放本君出去!”
  狰砻的声音算不上大,可刚好能让距离山巅不远妖殿之中的芫意听到。
  芫意立在内殿之中,表情凝重,清让上半身赤裸坐在浴盆之中,白术正在用丹药为他伐髓,盘坐在浴盆之中的清让脸色苍白的厉害,眉心皱成川字,面上不知是蒸发的水雾,还是汗水,挂在睫毛之上凝成了白色的霜。
  伐髓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白术一脸严肃,道道仙力自拂尘输送到清让体内,他额际已有薄汗,芫意时时注视着清让的表情,唯恐出差错,全然不顾白术额际的冷汗,倒是在一旁的兕儿拿起帕子,为白术擦去了汗水。
  眼见清让面色愈加苍白,芫意呼吸有些急促,面色更加凝重,就在此时,一句话自山巅,传到她的耳中‘不言山的女狐狸,放本君出去!’芫意的脸黑了。
  兕儿冷冷一笑,见白术额际冷汗再次冒了出来,一脸紧张道。
  “天尊,您.....。”
  白术继续向浴盆之中的清让输送仙力,他没想到一个半妖而已,身体竟然能容纳他近乎半成的仙力。他本以为最简单的伐髓最多一日也就完成了,可如今他已经连着向他输送了三日的仙力和无数的仙丹灵药,而这半妖身体向一个不知饥饿的无底洞,疯狂的容纳着仙丹灵药和仙力。
  他听到独角兕的声音,淡淡道。“无妨。”伐髓是将全身的经脉与体质重新洗练,如今清让身体的无底洞,终于被填实,只要他再将无底洞上加上一个尖顶,伐髓便成了。
  芫意眸运清芒,射向相隔不远,结界之中的狰砻。狰砻继续用手指戳着结界,扯着嗓子喊着让芫意放他出去,不想一道清芒突然打在他身上,毫无预兆躲无可躲,直接将他掀翻在地,啃了一嘴的土。
  狰砻趴在地上,吐掉嘴里的土,站起身骂道。“狐狸,你别欺魔太甚,本君好歹也是魔界的魔君,你就算不看本君的面子,难道就不怕本君的师尊吗!”
  芫意被狰砻吵得心烦,眼见白术为清让伐髓马上就要完成,不愿在这当口和那魔做口舌之争,仅是教训了他一下,希望他能闭上嘴,可不想狰砻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被芫意教训了一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骂她。
  “女狐狸,本君劝你早日把本君放出来,不然等本君回到魔界,一定带魔军踏平你的不言山!”
  芫意面皮上黑中透着紫,兕儿一旁偷笑,芫意刚把狰砻带回山时,她还觉得这魔太弱,瞧不上眼,如今听得他骂芫意,倒有点欣赏他了。
  “狐狸!本君告诉你,本君要破结界了!”狰砻一边喊着,一边把耳朵支起来,他可不敢真的破开结界,他深知自己的身体虽然结实可也比不过魔界的结界,那女山主能一脚踹开魔界结界,若是换成踹在他身上,这一脚估计能把他脑浆子给踢出来。
  妖殿之中,白术一边用拂尘向清让输送仙力,一边将两枚仙丹融合,打入清让体内,他突然道。
  “丹副已经完成,如今尚缺鲲鹏之血练就成丹,本尊手中有三滴心头血,若是此时将心头血和丹副打入他体内,日后融合之时,只需将鲲鹏血炼成的丹打入即可。但有一好处也有一坏处,好处是:此时打入他身体,凭借本尊的近半仙力和这灵宝仙丹,丹副一但打入,他便会有近五千年的修为。坏处是:若是鲲鹏血与他有了排斥,恐怕就只有用道源,方可为他转变成妖身。”
  芫意蹙眉沉思,她如今伤势未好,一旦丹副和三滴三清心头血打入清让体内,若是赶在鲲鹏之血炼成以前她恢复如初,用道源助清让转变妖身并不是不可,可一旦鲲鹏之血炼成,她伤势未好,没了道源她恐怕会丧失地阴祖的对大地的制约。一旦她丧失了对大地的制约,就会如同她第一次开启灵智一般,大地灾难横生,恐怕连天界都无法避免。
  芫意半晌才道。“鲲鹏之血炼成丹,你需多少时日?”
  白术沉思片刻,道。“二九日。”
  二九日便是十八天,对妖界而言就是三十六天,在三十六天内恢复,除非.....芫意倏地抬眸,看向天外三天,他当年抹去她灵智,导致她沉睡了十几万年,她也是时候找点利息了!
  “本主将徒儿交给你了,若是丹副融合,你可自行回三十四重天,至于最后一枚主丹,本主会亲自去取。”
  白术听出她要离开,忙道。“你要去哪里?”
  芫意神秘一笑,指了指大殿外的天空,白术瞳孔一缩,她要去见师尊!
  “狐狸,你出来啊!莫不是怕了本君,要做缩头乌龟!”
  狰砻靠在结界上,一脸嚣张的叫嚣着,洞门处亮起微弱的光,空间可见微弱的扭曲,一个银白狐裘的身影,自虚无之中走出,银眸妖冶,唇色冶艳。
  狰砻毫无征兆的退了几步,然后一道清芒射向了他方才靠在的结界处,他方松了一口气,只见芫意冷冷一笑,手成爪状,对狰砻虚虚一抓,狰砻直觉周身仿佛被禁锢,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她手飘去,瞳孔放大,一脸惊惧。
  芫意扼住狰砻的脖颈,她身形欣长高挑,将比她高大许多的魔,用手困在空中。狰砻扑扇着双翼,想要从她手中挣脱,可芫意纵然重伤未愈,也绝非是狰砻可以撼动的,她任由他扑扇着翅膀挣扎,缓缓抬起手,冷冷一笑,向他头上的一个犄角握去。
  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似乎整个不言山都颤了三颤,不少妖跑出洞府,看向发出奇怪声响的山巅,然后一道黑色的东西自山巅洞府被抛出,紧接着又是一声男人的怒极的嘶吼。
  “狐狸,本君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