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见鸿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虎裎被芫意用密音传到了洞府,石门大敞开,他见山主身侧站着一个背过身的红发妖,把目光收回垂手而立,等待吩咐。
  “本主要离山一段时日,山中小妖们尚未回来的,你弟兄三个要清点好名册,到时将名册交给清让。”
  “是。”
  “你们弟兄三妖,跟随本主也有十多年了,本主身上有三枚仙丹,你们三妖服下,可增千年修为。”芫意虚空凝来三枚仙丹,这仙丹自然是自白术那里拿来的,对妖族最是滋补。虎裎接过三枚仙丹,心底难掩激动,跪倒在地。
  “本主离山后,若山中有变故,这里有一把剑,名为清鸿,此剑身有反骨,若非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将它唤醒。”芫意将封印的清鸿剑交给虎裎,她适才推衍天机,知自己离山后,山中会有危机,可她重伤未愈,无法得知这危机自何而来,只能提前做好准备。
  虎裎双手接过清鸿剑,问道。
  “山主,您多久回山?”
  “时机到时,自然会回,去吧。”
  虎裎带着疑惑,拿着仙丹和清鸿剑倒退离开。狰砻这才转过头,只见他玄袍红发,头顶的犄角却少了一个。芫意眯着眼,冷声道。
  “交给你一个任务,本主要离开妖界,你贴身保护清让,本主回山之时,会将你体内的封印解开,若是敢阳奉阴违,本主倒想看看是冷貉厉害,还是本主强!”
  狰砻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他算是明白了,这女山主他惹不起,他师尊估计也难惹的起。
  芫意隐身于半空,看向妖殿之中的清让,叹了口气,向三十六重天而去。
  天外天,混沌空间。
  紫霄宫居混沌之中,只见那仙宫霞光瑞彩万万条,仙雾重重,紫光刺眼,宫门匾额以五色补天石打造,上书三个金光大字‘紫霄宫’宫门前有祖龙之血炼化成像,端坐两旁,宫门比天齐高,用祖龙鳞甲打造而成,五彩斑斓。
  芫意显露身形,见那紫霄宫冷哼一声。“俗气至极!”
  她周身亮起清芒,向宫门而去,祖龙之血化成的雕像一声龙啸,向她扑去,她冷冷看向虚影,冷声道。
  “孽畜,尔敢!”
  祖龙幻影看向她,像是在辨识她的身份,芫意额间妖纹浮现,祖龙一声低吼,伏在半空。
  “见过地阴祖。”声音自幻影之中传出,语气谦卑恭顺。他纵然身死,留于三界的只有龙身和龙血,对地阴祖的畏惧早就深深刻进了血脉,片刻不敢忘记。
  芫意看了那幻影一眼,一脚踹开了宫门,那宫门比天齐高,被她踹开的同时,响起一阵道音,芫意眯眼,冲那宫门喝道。
  “给老祖闭嘴!”
  宫门道音响了一半,戛然而止,颇感委屈。
  宫中主殿,天莲之上盘坐入定了一个男子,男子一身素白道袍,五官竟与芫意有七八分相似,因是男子更显英气,在道音响起的瞬间,一双眸倏地睁开,那是一双金色的眸,眸光流转威严不可逼视,他看向一处虚无,极薄的唇上扬一抹浅笑。
  芫意阔步跨入宫内,站在一处空地之上,喊道。
  “鸿钧,给老祖滚出来!”
  话音落地,并不见回应,她冷冷一哼,一掌向宫殿劈去,将一处宫殿一分为二劈成两半,依旧不见回应,便抬起脚踹向远处,一片屋宇倒塌。
  不过半刻,将紫霄宫毁了大半,这才有一道声音带着无奈道。
  “气消了吗?”
  芫意恶狠狠地冲着声音来源处道。
  “没消!”
  那声音带着宠溺。“不然,将紫霄宫毁了,许能消气。”
  芫意眯眼,冷笑。
  “鸿钧,你少给老祖装大度,老祖若不是受你暗算,何至于化成天狐才得重生灵智,这仇今日老祖是一定要算的。”
  虚无之中,走出一个素白道袍的男子,他一身风华似天地偏宠,用日月为骨,天地之气化身,金眸黑发,堪称天地独一的无双。
  他自虚无走来,向那任性的少女,宠溺一笑。
  “意儿。”
  芫意愤懑吼道。
  “去你的意儿,老祖如今唤芫意。”
  “芫意,气可消了些。”
  他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顶,芫意下意识的舒服的眯上眼,下一刻马上反应过来,跳起退后半步。
  “鸿钧,你少来这套,老祖不会上你当的。”
  他蹙眉,语气是笃定的。“你受伤了。”而后看向虚无,眉眼带了些煞气。“是谁?”
  “与你无关,老祖当日斗不过他,未必日后不取他性命。”鸿钧颇觉无奈,他们本是一体同源,曾在混沌之中相依为命,那时他们尚未开启灵智,仅以意念交流,感情甚是融洽,怎十几万年不见,她成了这般性子。
  芫意冷冷一笑。“你定是在想,老祖怎会这般性情,当日若非是你为众生舍弃了亲妹子,老祖何至于如此。”
  鸿钧眸光一沉,他从未后悔过为众生舍弃了她,他们既然是混沌之中第一个苏醒的生灵,自然肩负着保护众生的使命,若再来一次,他亦如此抉择,可终究是他亏欠了她,害她沉睡了十几万年。
  “怎么?无话辩驳?”
  他望向虚无,幽幽长叹。“你终究还是不明白自己的使命,日后你会懂的。”
  芫意眸光一凛,她察觉到鸿钧话中有话,联想到清让,问道。“你在谋划什么?”
  鸿钧将目光自虚无收回,看向她:一个是金眸威严,一个是银眸妖冶,七八分相似的容貌,若非是一男一女,气质更是一个飘渺一个桀骜,谁又能分辨出他们的不同。
  她是他,他亦是他,她如今尚且不懂,是因为时机未到。
  “想来,你不是因陈年旧事前来,可是有事需吾开解。”
  芫意眯眼,他这不要脸的劲头,当真是一点没变。她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便直说道。
  “老祖需要一样东西。”
  他眸光微沉。“你要的东西,暂时吾不能给。”
  芫意怒道。“今日,你给也要给,不给也要给,那本就是你我同源之物,你趁老祖沉睡,将其占有,老祖若不愿意,那物你控制不住!”
  “你本可不必如此着急的,吾终究要离去,它早晚是你的。”
  芫意冷声道。
  “老祖现在就要!你给还是不给!”
  她额间妖纹完全显露,繁杂若火,灵动飘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