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清让成妖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年前。
  妖殿之中,白术收回仙力,将拂尘放在臂弯,手指一点坐在木盆之中的清让。
  “狐妖醒来....。”
  偌大的木盆中,光裸脊背的清让,睁开一双暗芒幽深的眸,他缓缓站起身,光裸的上半身幻化出一身素袍,他跨出木盆,向白术一拜。
  “多谢天尊。”
  白术淡淡点了头,道。
  “你已成就狐身,身有五千年道行,本尊答应过你师尊的事情已经办到,本尊不宜在妖界多留,你新得妖身道行还需磨合,不必相送了。”
  清让见他周身一亮白芒,便消失了身影,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试探着向远处挥去一道法力,只见一道风刃自他手中挥去,将顶着妖殿的大圆柱砍出一道裂痕,他忙收回掌,喜悦难掩。
  “不就是多了五千年的道行,有什么可开心。”
  狰砻自殿外走来,一脸嫌弃,清让凝眸看向他,见他一身玄袍,头生犄角,红发黑翼,一身魔气,心中暗道:恐怕这便是狰砻的本样了。不过,好生奇怪,他头上的犄角为何断了一根,倒像是被人生生折断去的,于是问道。
  “你头上的犄角,怎么只有一根?”
  狰砻的脸瞬间铁青,他摸着头顶被芫意折断的犄角,冷声道。“与你无关!”
  清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这犄角应该还能再长出的吧。”清让这话本是好意,他离山后若非遇到狰砻,恐怕也支撑不到师尊前来寻他,所以纵然知道他是魔,却没有抵触的心理,反而很感激他。
  不想狰砻听得他这话,脸皮铁青之中透着紫涔涔的,咬着后槽牙,恨恨道。“原本是能长出来的,多亏你师尊心狠手辣,如今长不出了!”
  清让本就心思通透,听得他这话,猜测这犄角十有八九是师尊折断的,至于长不出来,恐怕多半和他有关。于是扯开话题,道。
  “魔君在山中多住些时日,清让一路承蒙魔君照顾,也好尽上几分地主之宜。”
  狰砻向他投过去一个不善的眼神,他倒是想现在就离开,可那该死的芫意,万恶的狐狸,为了不让他离开妖界,不仅折断了他的犄角,更是在他身体下了咒。他一旦对清让起杀心,或者离开妖界,那咒便会发作,那咒发作起剧痛无比,当他第三次尝试离开妖界后,更是发现,那身体的咒会让他翅膀的羽毛脱落。
  别看他身后翅膀看起来暗泽光润,羽毛密集,那是他用幻术造出的假象,他左边翅膀已然成了光秃秃的鸡翅,右边好一些还留了几根。
  想到这里,狰砻真想仰天怒骂芫意三天三夜,这万恶的女狐狸,真不是个东西!
  虎裎在山道上一路疾跑,临近妖殿,这才放缓脚步,缓了几口气,走了进去。
  “少主。”
  清让看向虎裎,见他少见的一脸严肃。虎裎看了看狰砻,清让淡淡道。
  “无妨,魔君是师尊的朋友。”
  虎裎这才沉声道。“少主,自您离山后,山中大部分的妖众已经回山,仅有数百小妖下落不明,属下几经打听询问才知,这数百小妖被青山山主卜已捉去,而木杳更是被那青山山主单独关押起来,说是看上了她妖气醇正,要纳她为妾。”
  清让闻听青山山主竟然看上了木杳,想到那木杳面容丑陋,这青山山主卜已当真是品味独特啊,面色一正,口中却道。“木杳可愿意嫁给青山山主?”
  虎裎道。“木杳自然不愿,若是两情相悦,她怎会被关押起来,连带数百妖族也被捉去了青山。”
  清让眸光一冷,木杳当日请来青魇为他诊治,这份情算得上极重,更不谈她为请青魇强闯山门,为他治好了旧疾。木杳既然不愿,他绝不会任由木杳被青山山主强娶。
  “你可派出小妖前往青山交涉?”
  虎裎点了点头。“属下派小妖去过了,那青山山主似乎知道山主不在山中,口气强硬,只把数百小妖交了出来,木杳坚决不放。”
  清让眸光已是森冷。
  “传本少主之令,与青山开战!”
  虎裎倒吸一口冷气,向清让道。“少主,山主如今不在山中,一旦对青山开战,不言山怎打得过积威已久的青山山主呀。”
  狰砻邪笑,环手抱胸,看向虎裎,道。“谁说打不过青山山主,本君说打得过!”
  清让诧异地看向狰砻,据他所知,这狰砻可是魔界小辈之中的第一魔,最是眼高于顶,其师尊是魔尊冷貉,算是魔界一魔之下,万魔之上,他竟然愿意助他!
  清让哪里知狰砻和卜已的恩怨,一厢情愿的认为是狰砻已被师尊收伏,他这么想倒也没错。狰砻确实因为芫意在他身体下咒,不能离开妖界,不可加害清让,反而要保护清让,不能让清让受伤。
  但狰砻愿意帮他,可不是因为这些,当年若非卜已诡计多端,多次自他手中逃脱,他哪里会再遇芫意,更是被她送回魔界,甚至于要眼睁睁看着芫意将魔界圣兽应龙带走,这一切因卜已而起,想到如今自己被困妖界,狰砻不敢怨恨芫意,可那卜已可是被他恨上了。
  虎裎松了一口气,对狰砻抱拳一拜。
  “若是能得魔君相助,青山自然不在话下。”当日狰砻偷渡来往妖界,被芫意一招逼退,虎裎在山中看的可是真真切切,他自然知晓狰砻身份,心道:若是有魔君相助,不言山对青山开战,定然不会落败。
  清让和虎裎的理想是很丰满的,但是现实却是骨感的。
  当狰砻第一次孤身前往青山,清让本以为对狰砻来说,擒拿青山山主是手到擒来的事,他甚至早早就吩咐下去,在山中准备好了为狰砻举办庆功宴,可当狰砻灰头土脸的回到不言山,清让明白了,这狰砻十有八九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大草包。
  狰砻臊眉搭眼的撇了眼清让。“那什么,本君这次是没注意,才会让那卜已占了上风。”
  清让满眼怀疑,淡淡‘哦’了一声。
  ------题外话------
  集美们,求收藏,求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