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你走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妖贼贼一笑,见青魇病怏怏的躺在床上问道。“你这病,没自己看看?”
  青魇懒懒道。“医人者不自医。”
  老妖走上前,坐在床边,看了他半天,这才道。“你不是为了那丑八怪才病的吧?”
  青魇皱眉。“她叫木杳。”
  “叫什么不吃饭,不就是被青山山主抢了做小妾嘛,你也不至于躺床上不下来,又不是你嫁给他。”
  青魇看着老妖道。“你还是装耳背好些。”
  老妖摆了摆手。“别啊,装了二千多年了,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你,我得好好和你聊会儿。”
  青魇揉着太阳穴。“你走吧,我自己安静会儿。”
  老妖......
  青魇突然想起什么,坐起身道。“前几日你说木杳丢了,你早就知道木杳被青山山主捉去了?”他探究的看着老妖。老妖嘿嘿贼笑,对青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若没点本事,装作这般模样,早就被杀了。你啊,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丑八怪你不用你关心,不出一年,她自然会回来,不过到那个时候,丑八怪可就不是丑八怪了。”
  老妖说完这话,也不管青魇有没有听懂,站起身向洞府外走去,堪堪踏出洞门,他转过身,探着头问。“真没了?”
  青魇一脸疑惑。“什么?”
  老妖一脸淫笑。“药啊!”
  青魇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问他壮阳的药草还有没有,他脸色一沉,冷冷道。“没了!”
  老妖一脸嫌弃,这才离开洞府。
  狰砻第三次回山,清让看着他脸上的青紫,冷冷一笑,转身进了妖殿。狰砻垂头丧气的跟了进去,当日他信誓旦旦的要清让给他一千小妖,如今不想依旧没能擒住青山山主,他也觉面上无光,不好意思开口解释自己这次失手的缘故。
  清让高坐主位,声音清冷。
  “本少主再问你一遍,当日师尊离山,可有跟你嘱托过什么?”
  当日他问自己同样的话,用的自称是我,而今日他用的是本少主,狰砻知若是再瞒他下去,哪日芫意回山,清让问及,难免被那狐狸算后帐。他本想擒住卜已,再说出芫意离山前交代的话,可如今这卜已他已经三擒三败,只好将芫意临行之前的话,如实相告。
  得知师尊竟让狰砻保护自己,清让低头浅笑。他也曾自狰砻的行动猜出个大半,可亲耳听到,自然又是另一种心情。他将心底的喜悦压下,居高临下看向狰砻。
  “竟然你身体被下了封印,离不开妖界,师尊又嘱托你保护本少主,日后你也不必自称本君,本少主不喜欢。”狰砻低头低声喃喃:你不喜欢,我喜欢,本君是正统的魔界魔君,若不是被那芫意下了封印,你一个半妖纵然有五千年的修为,本君照样打得你找不到北。
  喃喃之后,他一脸谗笑。“当然,当然。”
  清让看出他的不服气,继续道。“你三擒卜已,三次落败。”狰砻低下头,像是颇感羞愧。清让清了清喉咙。“第四次,本少主给你二千小妖,外带一个狼寂,这一次若是再败,日后就别称自己是魔界的魔君了,免得给你的魔界丢脸。”
  狼寂得知自己要跟随魔君去青山擒卜已,第一时间就去找了虎裎,他们三兄弟里,若论头脑强弱,虎裎排在第一,纵然是少主离不开虎裎,也应该派山迦,怎么会派自己。
  虎裎劝慰他道。“既然是少主的命令,你遵从就是,山主不在山中,少主便是主,他有吩咐,你怎好推脱。”
  狼寂不满道。“那青山山主,二哥不是不知道,连魔界的魔君都三次落败,我一个修行不到四千年的小妖,过去不是送死嘛。少主年幼无知,二哥怎么也跟着糊涂起来。”
  虎裎皱眉,一脸严肃。“少主是山主之徒,山主如今不在山中,少主便是不言山唯一的主,若不是山主容留我们弟兄三人,哪有我弟兄三妖今日在此谈论少主!”
  狼寂冷声道。“山主对我们有恩,若是山主的命令,纵然是山主命我去死,我狼寂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他一个半妖,纵然是如今有了妖身,得了五千年的道行,也不过是一个黄毛小儿。我狼寂恕难从命!”
  “你!”虎裎被他的话气的一时语顿,呼哧呼哧喘粗气。
  狼寂则是偏过头去,一脸愤懑。
  老妖被两个貌美的女妖搀扶着走来,见他们这副模样,问道。
  “怎么?你们两个吵架了?”
  虎裎见是他,冲他抱拳一拜。“菁云前辈。”狼寂也随之一拜,菁云道长是他们师傅的忘年交,他们纵然不喜他,却不敢对他不尊敬。
  “为了什么呀,抢吃的啊?”
  老妖瘪着嘴,一脸皱纹横生的橘皮脸,眼神清亮,偏偏带着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明明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非要做出一副没有牙的老者样,青魇站在大太阳下,背靠大树,捂嘴偷笑。
  狼寂仿佛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也不管老妖耳背,将清让要让他去青山的事说给了老妖,老妖听完,点了点头。“既然是少主都说了,你就去吧。你死后,山中的小妖会给你立碑的。”
  狼寂睁大眼,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虎裎失笑。青魇靠着大树,把头埋在胸口,肩膀抖动。
  老妖瞪着眼。“去啊,少主的话不听,我老人家的话,你也不听了?”
  狼寂看了看虎裎,又看了看老妖,撇到偷笑的青魇,盯着他的头顶,恶狠狠的瞪他,这里两个妖,一个是长辈,一个是他二哥,只有青魇他能欺负。青魇一抬头,刚好撞到狼寂恶狠狠的模样,一脸无辜地摊手,做出一副‘干我何事’的表情。
  老妖用拐杖捅了捅瞪青魇的狼寂,骂道。“还不快去!”
  方才还一脸恶狠狠模样的狼寂,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脸怀疑人生的模样,低着头走了。
  虎裎见他离去,抱拳对老妖一拜。“多谢前辈。”
  老妖把手放在耳朵前。
  “你说什么?”
  虎裎眉眼带笑,转身走了。他们都是聪明妖,明白看破不说破的道理,菁云前辈装作这副模样,自然有他的道理,作为后备,他只需配合他就好。
  老妖耸了耸肩,他如今的演技似乎是差了许多,若换以往,连女妖都没瞧出他的破绽,这两个小妖,怎会让他们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