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探青山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让依旧面无表情。
  狰砻似乎找到了发泄,嘟囔道。
  “想来自我拜入师门,从未偷过懒,在魔界不说所向披靡,那也是十胜一败,是我和你们妖界犯克还是我们魔界太弱,怎么就对付不了那卜已哪。”
  清让悄无声息的扶额。
  “虽说今天一战,黑狗被捉了,可若再给我一次机会,兴许还是有机会擒住那卜已的。”
  “好生奇怪,我记得第一次来妖界之时,那卜已的道行并不强,怎么这次无端高了许多,我见他走招所用的妖力并无虚高,莫非你们妖界有什么修炼之宝?”
  听到这里,清让眸底微沉,妖界似乎不一样了,未成妖身前他并未察觉出妖界的灵气是多是少,可自他成就妖身后,明显感觉出,妖界的灵气一日盛过一日。
  若说以往的妖界是一潭死水,那么如今的妖界,不仅是不言山,仿佛冥冥之中多了一些什么,或者是说那就是妖界应该有的东西回来了。
  他自从修成妖身,或许是因与妖界有了感应,感觉出妖界的灵气多了一些清正的天地气息。他虽不是正统修炼出的妖,可因身体吞噬了白术近半的仙力,对天地的感应比妖界大妖更加的敏锐,又因他成就妖身时,师尊曾在他身体留下一股灵力,拥有了天狐之体,所以对天地的变化感受更深。
  “你怎么了?”狰砻自喋喋不休之中,察觉到清让的安静,见他坐在主位失身,故此发问。
  清让收回思绪,看向狰砻。
  “本少主给了你半年时间,你四擒四败,不仅木杳没救出,还搭进去一个狼寂,你觉得是本少主年幼好糊弄,还是觉得本少主不会对你发火。”
  狰砻一脸委屈,他当真没有糊弄他,确实是这卜已太过难缠了。
  清让并不在意他的委屈,他眸光微沉,低敛眼眸,关于卜已这半年来,他收集了不少他的信息。卜已与妖界多数山主大有不同,妖界创山头分两种:一种是自己有能耐,如他师尊那般,拥有实力直接抢来。还有一种是继承祖业,如今的妖界山主大半是继承祖业,能有能耐自己创山头的,不是死在了魔界的手中,便是被天界针对,英年早逝了。
  想来卜已能在魔界手中逃脱,又能避开天界的围剿,自然是有自己的手段和过人之处的,更难得他能坐稳青山山主的宝座。要知道,妖界与魔界如今虽不是一界,却能被称作妖魔界,自然是因这妖魔有着共通之处,强者为尊,坐高位者并非不可侵犯的,若有本事将坐高位者战胜,无谁不敢臣服。
  可据他所知,这卜已不过是一条普通的蟒蛇成精,虽说修行近万年颇具传奇色彩,但若说连魔界魔君都擒不住,他觉得有些奇怪。
  “要不.......。”狰砻要说,让清让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可见清让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他突然觉得这清让的神态竟然和芫意颇为相似。不过这也不奇怪,芫意是他师尊,作为徒儿的敬畏师尊,学她神态也没什么。
  清让道。“你留在山中,关于卜已之事,自有本少主应对。”
  狰砻腹诽道:你?不过刚拥有了五千年的道行,这道行还是凭空得来的,要对付卜已你还是嫩了。
  清让淡淡看向他。“怎么?还等着本少主请你吃饭?”
  狰砻哼道。“走就走。”
  待狰砻离开,清让自怀中掏出一本破旧的龟壳,这龟壳是芫意的东西,因年代久远字体不甚清晰了,自不甚清晰的字体之中,也能看出这龟壳记录的是道决和修炼之法。
  清让将龟壳收回,隐身离开。
  青山地牢。
  阴暗潮湿的地洞之中,举着火把的狱卒,巡防着囚犯,为首的狱卒是个中年的长者,与他有一步之距的小妖,面容清秀,仔细看去似乎与他有些相似。
  “宇儿,巡防囚犯不是个简单的事,要知道咱们山主抓来的妖,被关在此处,什么能耐的都有,若是一时不察,被这些妖钻了空子,丢了小命也是常有的事。”
  清秀的小妖,好奇道。
  “叔叔,山主大人自哪里抓来的那么多妖。”小妖随叔叔巡防,发现这上千的牢笼,竟然几乎没有空的,于是发问。
  中年的狱卒道。“你还刚来不知道,咱们山主可是妖界有名的大妖,这些被关押在牢笼之中的妖,大多是挑衅山主不成,反被山主擒获的。山主的能耐大着那。”
  清秀的小妖,好奇的指着一处牢笼,那牢笼里一个年轻的女妖,披头散发的坐在稻草上,衣衫褴褛露出的皮肉,皮开肉绽显然是受过重刑的,他问道。“这里面怎么还有女妖啊。”
  中年的狱卒,忙把他的手按下,紧张的看了下周围,这才道。“宇儿,你要切记,牢笼之中的女妖,不可过问,这里的女妖是山主用来修炼神功的。”
  清秀的小妖,低了头,眸底划过一丝阴鹫,抬头一脸疑惑的道。“山主那么厉害,还需要修炼什么神功?”
  中年的狱卒,看了看身后的几个狱卒,见都是些熟脸,这才放下心,道。“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逢几个月半年的,山主就会捉来一个女妖关入地牢,每到月圆之夜,山主就会带走一个女妖,带回时这些女妖就是这个模样了。”
  清秀的小妖道。“叔叔,我来的时候,听沿途的小妖说,咱们山主抓了隔壁山的一个女妖,甚至还引来的魔界的魔君,这是真的吗?”
  中年的狱卒道。“是真的,那女妖如今还被关在地牢的黑金牢笼里,我见这几日的天色,最多不过五日便是月圆之夜的,山主恐怕这次要抓这不言山的女妖练神功了。”
  清秀的小妖,一脸的好奇。“叔叔,你说咱们山主练的到底是什么神功啊,怎么还需要女妖,是不是那种采阴补阳的,若是这样侄儿也想学。”
  中年的狱卒,一脸严肃。“别胡说,那神功可是你能修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