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大战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这种想法卜已也只能在心底这么想想,他狰砻再不济,就算丢了魔君的位置,也还是尊上的徒弟,打狗还要看主人哪,更何况是打尊上的徒弟了。
  眼看狰砻挥舞着长戟向自己刺来,他蛇尾高高竖起,向他扫去,那蛇尾粗壮可怖,向狰砻横扫而去,带动一股飓风,清让眸光一冷,手持清鸿剑迎了上去。
  如今的不言山已经没有和青山一战的资格,若想有资格,只有杀了卜已。而卜已心思缜密,狡诈异常,一个修炼近万年的大妖,他若单独和他对战,只有死路一条,只有偷袭才能为不言山挽回一线生机。
  清鸿剑自从被芫意封印后,一直在沉睡,身为道德天尊练就的天地大剑,它虽是把剑比之天界之仙也不弱,当日芫意受了重伤封印它时本就是草草封印。
  当清鸿剑刺到了卜已的蛇尾,身为天地大剑,它本就比众生更能敏锐洞察万物的根本,身为仙剑它本能厌恶着妖魔之气,当清鸿剑沾染卜已血的同时,封印瞬间解除。
  清让看着手中的清鸿剑,原本清凛凛的剑身,沾染了血迹,在他手中转变成一把清凌凌仙芒耀眼的仙剑,清让本能的放开了手中的清鸿剑。
  当日他自虎裎处得知师尊留下了这般清鸿剑,虎裎直言,这剑已被芫意封印,若要解除,需用自身之血唤醒,清让摊开手掌,并不见自己手心有血迹。
  清鸿剑孤立在云端,它有剑灵,更有反骨,若非如此当日也不会被芫意封印。当日芫意重伤它,将它自元始天尊手中夺来,被它怀恨在心,甚至于当日与应龙一战,也是心存报复心理。但后面被应龙侮辱了剑格,是它自愿去制服应龙不提。
  今日见那少年将自己孤立云端,清鸿剑剑身锋芒一闪,就要向他刺去。
  清让掌心凝出水墙,意欲将它拦住,可那水墙拦个小妖还行,想要拦清鸿剑显然是个笑话。清鸿剑直接刺破水墙,向清让刺去,那剑芒逼近清让,几乎刺入他眉心的同时,一道光自清让怀中升起,直接将清鸿剑弹出数里开外。
  清鸿剑剑身闪动光芒,它感觉到了那女妖的气息,若说三界能让它畏惧的,只有一个芫意。想它跟着元始天尊时,那可谓是享尽了元始天尊的宠爱,那一屋子的宝器,独它会被元始天尊仔细擦拭,时时爱抚,甚至于为了不让它感到束缚,连剑鞘都弃之不用。
  可到了芫意的手里,不说珍惜便罢了,也就第一次见它之时显露了喜爱之意,将它自元始天尊手中夺来后,可是连正眼都没给过它。
  对清鸿剑来说,芫意如此相待,比侮辱它更严重,这是无视它,作为一把剑,清鸿剑认为自己是有尊严的,而芫意践踏它的尊严,目前来看它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可面对这身上拥有相同气息,明显弱了不知多少的清让,它动了歪心,可没想到这少年身上竟然有那女妖之物,化解了它的一击。
  清让若有所感,伸手去触碰挂在脖子处,师尊送它的玉佩,当触碰到玉佩的绳子,却没触碰到玉佩时,清让抬眸,眸底蕴含凛冽的杀气。
  这把剑竟然要杀他!
  若非他时时刻刻将师尊赠他的玉佩佩戴胸口,这一击他已经魂飞魄散。
  “莫伤少主!”
  三妖齐声喊道,同时驾云向清让飞来。
  与此同时,卜已回头,看向自己的蛇尾,当年为了潜入妖界,他放弃了两万年的修为,转换修炼妖身,如今这妖身以和他魔身无异,竟然被清让这样的半妖刺破了自己的蛇尾,这对卜已来说是奇耻大辱。
  狰砻挥舞着长戟,向卜已刺去,谁知卜已竟不顾他的攻势,转而向清让而去。
  狰砻呼吸一滞,想到若是清让死在自己面前,那芫意一定会把他剥皮抽筋,周身魔功运到手掌,向卜已拍去。
  卜已察觉到身后的危险,自手掌挥去一道魔刃,这是当年他未曾入妖界之时,在魔界的成名之招‘天魔功’。
  天魔功的魔刃向狰砻甩来,狰砻迟疑的看向卜已,作为魔君他自然知晓这天魔功的厉害,可卜已怎会天魔功?这天魔功可是魔界的三大魔功之一,如今魔界能修炼成功的也不超过十个,这卜已是如何偷学而来的。
  清鸿剑摇晃着剑身,它知道保护那少年的玉佩已经消失,只要自己再来一击,这少年绝无阻挡之力。它立在几里外的云端,犹豫着是该从头刺进,还是直接戳破他的心脏。
  三妖驾云极速而来,那清鸿剑一击,他们亲眼所见清让周身亮起了清芒,虎裎识得这必定就是山主送给少主的护身之物,那块狐状玉佩。
  三妖虽说已经堪比大妖,可终究距离大妖还差上临门一脚,这驾云的速度更是慢到了极致。他们上一眼见到的还是清鸿剑刺清让玉佩破裂,下一眼看到的就是卜已竟然向清让而去。
  数里之外,清鸿剑剑身明灭不定,在它剑身刺向卜已之时,它就察觉到卜已身上的血有魔的味道。
  魔,修炼道行分二种,一种是如狰砻一般修炼正统的魔功,一种是如卜已一般以血气堆练道行。前一种方式稳扎稳打若是有造化甚至可以成为魔神,而第二种修炼血气乃速成之法,这种方式比正统的魔功修炼要短,却需要妖魔之血续航,所以这种魔的魔功带着黑红之色,魔血之中有怨气。
  清鸿剑意识到,刚才它剑身沾染的血有怨气,眼见那魔向清让而去,它在考虑是先去刺那魔,还是先让魔杀清让。但很快它意识到,若是这魔先杀了清让,那么清让就会魂飞魄散,自己就无法报复他丢下自己,侮辱了自己剑格之事了。
  清让眼见卜已向自己而来,那蛇头吞吐的蛇信,还未接近已经有腥气扑鼻。
  他双掌抬起,缓缓推出,这是他自师尊留下的龟壳之上,学到的一种抵御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