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大战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首妖相隔着金光阵,并不能看到究竟是谁说的这话,青魇拉了拉老妖,示意他不要再开口,以免被青山的妖记恨。
  老妖却甩开了青魇的手,橘皮脸扯开嘴角,手指山门前的首妖骂道。“你们这群没道德的妖,以多打少就够厚脸皮的了,现在更是撒谎都不脸红,妖界有你们这种东西也是够丢妖脸的。”
  青魇以拳抵在唇畔,轻咳一声。
  老妖看了他一眼。“别装模作样了。”而后耸了耸肩,摊手道。“山门前的青山妖众听着,这话可是青魇教我的!”
  青魇登时站起,恨恨道。“菁云你个不要脸的兔子精,有胆子说这话没胆子承认吗?我几时要你说了这话。”
  半空之中,清让与狰砻左右围起卜已,卜已明白此刻他们是打算要他的命了。
  他蟒身盘起刚刚昂起蛇头,肉眼可见他周身升起花斑点,那花斑越涨越多,青魇见状忙喊。“清让,这卜已用幻化毒斑脱身!”
  清让与狰砻对视一眼,狰砻久居魔界,并不知晓这花斑有何作用,而清让不过刚得妖身,十多年来才下过一次山,更加不懂这青魇话中的含义了。
  青魇见他们似乎无感这蟒蛇脱身之法,忙道。“我看这卜已乃是毒蟒,这毒蟒最是阴毒,毒蟒这类妖既有蟒蛇的肉体之硬,又有毒蛇的毒液致命,可谓妖界最毒的蛇类,你们一定要小心,他身上的花斑越多,释放的毒性越大,花斑遍布全身之时,他会凝化另一个蛇体,自蟒身蜕变出窍。”
  这时,卜已周身已经完全被花斑覆盖,当蟒身最后的蛇尾,也被花斑覆盖后,狰砻察觉到一丝危机,双翼骤然展开,提起请让退避半里之外。
  他们方才所在位置,卜已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滔天的毒雾茫茫,清让戒备的扫视着周围。清鸿剑突然立起,看向一处位置。
  “我本不想暴露身份。”空中有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清让觉得头皮发麻,狰砻奇怪的动了动鼻子,他好像闻到了魔的味道。
  老妖突然站起身,表情凝重,看向清鸿剑所看的位置。
  “为什么一定要逼我!”
  那阴森的声音虚无缥缈,仿佛是自地狱传来。
  “为什么要逼我!”
  清鸿剑周身亮起清芒,化一道闪电,直接劈向一处天际。
  青色的闪电落在那天际瞬间,炸开滔天般魔雾,那是浓郁如墨的黑,隐隐约约有红光在魔雾穿梭。
  天际仿若是一潭清水,在那魔雾炸开的同时,腾起黑色的浓雾,将半边的清水染黑。
  有东西在魔雾之中站起,清让看不清那东西是什么,危机感在脑海炸起,他的直觉告诉他,他要逃,若是现在不逃意味着他将在此魂飞魄散!
  狰砻意识到这时什么,下意识的挡在清让的面前。
  可那魔雾之中的东西,似乎笃定狰砻挡不住他。
  山中,作势欲攻金光阵的首妖,突然面色一变。他在未来青山前,也曾躲避过魔界的追杀,对于魔雾有着极深的印象,可面前的魔雾与当时追杀他的魔雾,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若说当时追杀他的那魔雾是个幼儿的话,那么面前的魔雾完全是个强壮的成人。
  “既然你们要逼我出现,今日你们都要死!”
  魔雾之中站起一个蛇,正确来说它并非是蛇而是龙,那是一条肉眼无法估量多大的龙,它自魔雾之中睁开一双眼,仿佛日月同时出现。
  清让觉得有些窒息。
  狰砻冲那龙喊道。“你是魔界圣兽应龙!”
  “看来你并没有忘本,身为魔君,本龙可以不计较你欲杀我,把那半妖给我,我送你回魔界。”
  首妖立在山中,向那魔雾迟疑喊道。“山主?”
  数万妖众爆发一阵哗然,青山山主竟然是魔界的圣兽应龙,这代表了什么?这代表青山的妖众已经成为了妖界的叛徒,除非倒戈去魔界,妖界之大再无他立锥之地!
  他们身为妖,自幼长在妖界,自出生就在躲避着魔界的追杀,天界的围剿,若说两者之中他们最恨的便是魔界,天界围剿的妖大多是犯了错杀过人的,与他们这些安分守己的妖无关。
  可魔界追杀,却是不问因果,毫无目的的杀戮,他们意欲霸占妖界,想要统一妖魔界,所以他们将妖当作锻炼他们血气的羔羊,将他们视为可以随便屠杀的牲畜!
  他们恨魔,恨所有的魔,无数个道行高深的魔,他们之所以能够道行高是站在妖界的妖骸骨之上成就的大神通。他们可以死,但是绝不能做叛徒!
  他们可以为了一斤金子为山主踏平不言山,甚至可以为山主屠杀任何一个山的所有妖,可是却不能为了一个潜伏进妖界的魔,做任何的事!
  “你不该那么聪明!”
  卜已语气有些惋惜。
  首妖意识到什么,转身欲跑,可已经晚了。
  当那声音传来,首妖转身欲跑到同时,一团魔雾已经笼罩了他的身体。
  数万妖众齐齐倒退。
  撕心裂肺的痛呼声,自魔雾传来,伴随着咔吧咔吧咀嚼之声,令在场的所有妖毛骨悚然。
  “跑!”清让呆滞的抬头,只看到狰砻凝重的脸,随后胸口传来一身剧痛。
  狰砻第一次幻化出自己的本体,那是一只巨大的鸟,周身覆盖五彩羽毛,尾巴鸟翎下垂,头顶却有龙角。
  “别杀他!”他挡在清让的身前,对那魔雾之中的卜已道。
  “狰砻你别忘你了的身份,你是魔界的魔君!”
  幻化本体的狰砻,高昂着头。“你既然知道本君是魔君,就该知道除了师尊之外,魔界本君最大,本君命你不准伤害他!”
  “你拦不了我!”魔雾之中的卜已眼神冰冷,看向狰砻。这便是他们魔界的魔君,尊上的徒儿,他竟然不顾自己魔君的身份,去保护一个妖界的半妖!
  清让看向自己传出剧痛的胸口,那里一块鳞片,黑泽莹润,几乎插入了他的心脏。
  木杳看向半空之中的清让,在黑色的鳞片向他飞去的瞬间,木杳自树杈腾空而起,向清然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