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大战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主!”
  木杳若一团火焰燃烧,自大树树杈向清让冲去,纵然已经用平生最快的速度,但还是晚了,还是慢了,那鳞片直直插入了清让的胸口,木杳觉得呼吸一滞,停顿下来。
  高石之上的青魇,见木杳冲了过去,下意识向她走了几步,可他却忘记了自己身处高石之上,幸而老妖一把拽住了他。“你做什么?!”
  青魇看着木杳,头也不回道。“她有危险。”
  老妖道。“那卜已的目标是清让,不是木杳,只要她不去掺合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青魇急道。“你看她冲过去的速度,像是不掺合的样子吗。”
  老妖将青魇拽回高石道。“你就算过去又能怎样,人家都是会飞的,等你跑到尸体都凉了。”
  此时半空中。
  狰砻护在清让身前,卜已隐在魔雾,只隐约可见两只眼若日月染红,发出瘆人的红光,而木杳停顿在云端,视线紧紧锁在了清让的身前。
  山下随着首妖被吞噬,数万妖众纷纷后退出不言山。
  三妖眼见数万妖众退去,不禁没有觉得轻松,反而更加危机感十足。方才他们面对的无非是数量多的妖众,而如今他们要面对的却是魔界的魔头,谁也不知道,这卜已究竟是何法力。
  可自狰砻的话语之中,他们也能猜想到这卜已在魔界定然也有极高的身份。
  “放了他。”狰砻再次开口。魔界之中再没有谁比他更明白,一旦清让死在魔界之魔的手中,魔界将会迎来什么,那是芫意的迁怒,芫意的力量太过恐怖,这样的天狐绝不能与她为敌。
  卜已隐在魔雾之中,突然语气变得有些奇怪。
  “你可知道,若是你执意护他,便是公开和魔界划清了界限,你身为魔君,魔尊对你悉心栽培,你难道也要辜负你师尊?”
  狰砻面带迟疑,可关于芫意之事,他却不好和卜已说明。一则他虽然知道这卜已是魔界之魔,甚至有可能是师尊派来潜伏妖界的探子,二则关于芫意的力量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和他说,难道说一个妖界普通山主有能耐踏平魔界吗?
  别说卜已不信,这话说给谁,谁能相信?
  木杳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清让的身侧,扶着他的身体,一脸的担心,清让面色惨白,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终于,狰砻开口。“师尊那里自然有本君前去解释,你若认本君这个魔君,今日你不能伤他!”
  “若我一定要伤他,你当如何!”
  狰砻将长戟横在手中,指向魔雾之中的卜已。“你若要伤他,除非踏过本君的尸体!”
  魔雾之中有音长叹。
  高石之上的老妖,听到那长叹,骤然变了脸色,一张橘皮脸唰白!
  他直接拉起青魇,脚下升起云,向天边疾飞而去,青魇不知情况,想要挣扎开,可老妖却将唰白的脸对着他。“魔尊来了!”
  青魇惊恐的睁大眼。身在妖界,没有哪个妖能够忽略魔尊冷貉,那是妖魔界堪称无敌的存在。
  听闻这魔尊数万年前乃是道祖养在紫霄宫后花园的一只水貉,不知哪日得了道,下了妖魔界,成就魔身,与当年的魔界魔尊一战,只用一掌将当年的魔界魔尊灭魂,自此稳坐魔界魔尊的一把交椅。
  而后数万年,他将魔界几乎扩到了天界,若非道祖出手,将妖魔界一分为二,那么今日的早就没了妖界,甚至可能连天界.....这样的魔,在妖魔界已然是无敌的存在。
  可这老妖怎么可以笃定,魔尊来了?
  老妖带着青魇在空中飞行,见青魇的表情,解释道。“当年我还年幼,曾在师傅的带领下去过一次魔界,正好碰到了魔界的魔君选举会,曾耳闻过他的声音。”
  青魇点了点头,随后表情一变,指着老妖道。“不对,我曾翻阅过妖魔界的山志,上一次的魔君选举大会在七千年前,如今的魔君狰砻便是当年的魔君选举会第一名,你不是.....。”
  老妖表情严肃,他素日一副装聋作哑或是贱兮兮的表情出现在妖界,混迹于妖众之中,青魇虽与他交往不久,可也是第一次见他表情这么严肃。
  那老妖似乎有感而发,沉沉道。“我青丘山一脉乃是天脉,因此子嗣一脉相承,数万年来繁盛过也曾落寞过,可依旧能在妖界存活,是因为我们天脉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甚至可以修改自己的寿命。”
  另一边,随着长叹响起,魔雾骤然消散,一个暮年的魔,出现在狰砻的面前。
  狰砻见这魔出现,自这暮年的老者眉眼之间,仿佛可以看出卜已的一些轮廓,因此断定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暮年老者,便是真正的卜已,可奇怪,他为何突然幻化成人身。
  不等狰砻联想其他,卜已突然跪拜在空中,想着天际一处恭敬道。“属下恭迎尊上!”
  “跑!”这是狰砻第二次对清让说出这话,第一次时清让没有做出反应,后果便是自己的心脏差点被卜已射出的鳞片刺穿,而这第二次,清让选择了毫无理由的相信狰砻。
  清光和白芒极速向远处飞去。
  天际无端张开一个黑口,一个玄袍王冠的身影自黑口出现,他身影出现的瞬间,所在的天地一阵扭曲,似乎他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妖界的天地无法容纳的地步。
  在卜已跪拜的同时,狰砻也选择了单膝跪地,长发隐藏了他眸底的复杂。
  “起来吧。”一阵黑风托起了卜已,卜已站起走向玄袍王冠的身影旁,站在他的身侧。
  狰砻垂头单膝跪拜,迟迟没有等来师尊要他起来的声音。
  冷貉看向天际,似乎在回想什么,突然开口道。“当年本尊选择魔君之时,曾问过你一句话,若哪日魔界与三界为敌,你可会背叛,当日你的回答是什么?”
  狰砻低头。“孩儿当日回答,绝不背叛!”
  冷貉道。“本尊曾告诉过你,你若背叛魔界,本尊会将你挫骨扬灰。”
  狰砻抬头。“师尊,狰砻没有背叛魔界,魔界是狰砻的家,狰砻纵死也不会背叛魔界!”
  ------题外话------
  感谢起点的可爱送的推荐票,么么哒,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