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冷貉阴森一笑,甩出一股魔气托起狰砻。“乖徒儿,为师自然相信你的衷心,但为师更加相信你会为为师证明的你衷心,对魔界的忠诚。”
  他挥袖一股煞气冻结一隅天地,肉眼可见冰爽覆盖了天地,将一隅天地隔离开来。他脚踩虚空,轻轻一跺,一股涟漪向四面散开,随之四道身影似乎被天地不容,逼出了身形,正是已经逃走的老妖青魇,清让与木杳。
  冷貉广袖一挥,指向四张惊恐的脸。“杀了他们,证明你对魔界的忠诚。”
  清让一身素袍,胸前血污一片,木杳扶着他,一脸惊魂未定的恐惧。清让推开木杳的手,挺直脊背,高昂头颅,看向那冷貉。
  “放了他们,我的命给你。”
  “你?.....”冷貉打量着面前的少年,突然他皱起眉,手成爪状,将清让抓在手中,握住了他的脖颈。
  “放开我们少主!”四个声音同时传来,三妖手持武器向空中冲来,木杳见清让被冷貉握住了脖颈,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也径直向他冲来。
  青魇见此,喊道。“木杳别.....。”
  可是已经晚了,身为魔尊,他的尊严不容挑衅。一道煞气随意挥去,在空中化四条蛟龙分别向三妖咬去,另外一条已然缠住了木杳,那蛟龙由煞气化成,木杳刚被它碰触到身体,就觉自身血脉凝固,肉体仿佛被灼伤,立刻发出一声嘶吼的痛呼。
  青魇红了眼,推了推旁边装死躺在云端动也不动的老妖。“你可能救下木杳?”
  老妖仿佛真的死了一般,身体僵硬。
  与此同时,那三条蛟龙也缠上了三妖,可那三妖有芫意赠予他们的仙丹,已经可堪称大妖,其中最强的虎裎,距离大妖仅有一步之遥,三妖与蛟龙混战一起,虎裎显得游刃有余。
  可他见清让依旧被那魔尊冷貉扼住了脖颈,心底着急,可奈何虽能战蛟龙游刃有余,可并不能脱离,只得一边和蛟龙作战,一边看着清让。
  两外二妖显得有些吃力。可他们清楚,少主一旦死在魔尊的手中,山主回山之时,便是他们殒命之日,护主不力,仅这一条,就能让芫意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
  所以纵然对战蛟龙吃力,他们依旧分神看着清让,生怕那魔尊的手,轻轻一用力,掐断了他们少主的白嫩脖颈。
  青魇见老妖身体‘僵硬’,竟然自行冲了过去,他因是半妖,并无妖力,所以踩着半空,颤颤巍巍的向木杳走去。木杳被那煞气凝成的蛟龙缠着,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肉体更似陷入火海,灼痛遍布全身。
  “木杳别怕,我来救你了。”青魇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可没等接近,却被木杳喊停。
  “别过来,这煞气是妖死前的怨气所化,你若接近会丧命的。”
  青魇着急的抓耳挠腮。“你告诉我,我怎么救你。”
  “我没事的,你快去救少主,那魔尊要杀他!”
  青魇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你的少主,你自己的命都快没了。”
  冷貉手掌扼住清让的脖颈,另一只手幻化虚影,探入了他的魂魄,似乎在翻看着什么。
  清让只觉自己脑海,被一只手搅动,霎时间冷汗直流,却强忍着没有喊出声,他颤抖着身体,素袍只在瞬间便被冷汗打湿,整个身体蜷缩在冷貉的手掌之下。
  木杳与三妖一直在注意着清让,见此木杳泪流满面,她看向魔尊,纵然身体被蛟龙缠绕,如堕火海灼痛难当,依旧不在乎自己肉体的痛楚,向那冷貉恳求道。
  “求你了,不要伤害少主,我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少主的命。”
  三妖之中虎裎,双掌做刀,劈向了煞气化成的蛟龙,那蛟龙被那双掌劈开,骤然消失。
  他手持武器,飞身劈向冷貉。“放开少主!”
  与此同时,二妖也以自身道行为代价,宁可损失数百年的修行,也要强行破开那蛟龙。
  “不....不要求.....不要求他....。”清让几乎用全部的气力说出这话,他可以忍,他是师尊的徒儿,纵然死,也要死的壮烈,死的坦荡。
  可是他真的不想死,他想师尊,他想再听师尊喊他一声‘乖徒儿’,他想看三界,想陪师尊,师尊太孤独了,没有他在师尊身边,师尊会寂寞的。
  天外紫霄宫混沌空间
  芫意眉心只觉一阵刺痛,继而眉心凝出一滴血,自眉心缓缓流入下颌,坠落在混沌之中。
  她缓缓抬起眸,眸底冰寒彻骨。
  清让有危险!
  “鸿钧放我出去!”
  她挥掌打在混沌之中,混沌阵阵颤动,这是孕育她和鸿钧的地方,她本不想伤这混沌,可她感觉到了清让有危险,她唯一的徒儿有危险了!
  星海处,鸿钧与那黑团雾气对峙,突然侧耳,继而身影在星海消失。
  他立在她对面,金眸不染纤尘,道芒流转。
  她眸底冰寒彻骨,对视着他的眸。
  曾经他们心灵相通,即便不用语言也可互通心意。
  而如今,他们虽然依旧是一体同源的兄妹,可却再没了曾经的心意相通。
  “放我出去,道源我可以送你。”
  他蹙眉,奇怪的看着她,而后缓缓走进她,一时之间他们的身体几乎碰撞在一起,他的脸几乎抵住了她的脸,他奇怪的伸出手,用指尖碰触她的眸,她却侧脸避开。
  “你眼底有了东西。”
  他见她侧过脸,用指尖碰触到她的脸,芫意后退一步,戒备地看着他。
  “你不信任我?”
  她侧过的脸,眸光流露一丝复杂,可这复杂极快消失。
  “打开混沌,让我出去,当年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他看着她。“这不是你,你不该是这样,你是地阴,大地之母,不应该有情,你的情你的爱应该是博爱怜悯之情,不该是小爱私情。”
  “你错了,爱没有大小之分。放我出去,不然我便打碎这混沌!”
  鸿钧摇头。“你变了。”
  妖界
  冷貉在魂魄之中并未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将手上移,去翻看清让的记忆,他想要知道,这莫名的熟悉自哪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