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搜魂与搜忆有很大的不同。
  搜魂是被搜魂者痛苦,而搜记忆是追溯搜忆者的轮回,被搜忆者并不痛苦,反而是搜忆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老妖自被冷貉自虚空抓回,一直躺在云端装死,此刻却偷偷掀开眼帘。
  魔尊冷貉在三界之红极富盛名,若非当年道祖创神没有魔神之位,否则恐怕这天界也要被他夺去。老妖觉得有些奇怪,清让是半妖在山中是尽人皆知的,后来虽然得了妖身,据说也是那女妖为他找来了道德天尊,才做出这逆天换身之法,这半妖除了是女妖的徒儿,莫非还有什么其他的身份?
  冷貉翻看着清让的记忆,奇怪的是,他记忆并无什么特别,似乎除了那位不言山的山主,再没任何特别。
  卜已见冷貉神色不对,他未曾来妖界前,是魔尊的随侍,算得上是妖界最了解魔尊的魔。于是道。
  “尊上,这半妖妖身来的极其诡异,他师尊是这不言山的山主,属下虽然没和她打过交道,据传她与天外天道德天尊有旧,这半妖的妖身,便是道德天尊为其重造的。那山主不是个简单的妖魔,恐怕和天外天的几位天尊也有交情,这半妖不可留。”
  狰砻忙道。“师尊,清让杀不得,他师尊芫意道行通天,若是杀了她的徒儿,恐怕会为魔界带来灭顶之灾!”
  冷貉自清让的记忆之中,看过那芫意,可那芫意的身影并不完全,似乎是不可探查的点,他一旦想要看清那芫意的面容,便被天地之力阻拦。一个是自己亲随要杀,一个是自己的徒儿不让杀,冷貉不知道到底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
  可他自己来看,这清让身体里有一股他熟悉的力量存在,这力量刻意抹去了自己的痕迹,让他探查不到真实的信息。若按照卜已所言,似乎当真要除掉这妖不可。
  冷貉从来不是一个愿意给你留退路的魔,当年他自道祖处启灵智化魔,若是愿意为自己留退路,本可留道祖处做个吉祥物,可他并没有那么选择,反而冒着触怒道祖的危险,到了下界做魔,就是因为他敢孤注一掷。
  清让刚得妖身不过一年而已,被接连搜魂搜忆,此刻已经昏死过去,倒不是因为他受不了这痛苦,而是他选择让自己昏迷过去。
  木杳见清让昏迷,眼睛赤红一片,连带着三妖发疯一般向冷貉攻来,可他们哪是冷貉的对手。
  木杳化成本体,向冷貉撞来,三妖手持武器刺向冷貉,冷貉只冷哼一声,一面空气墙自他前面升起,木杳直直撞在了空气墙上,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三妖对比木杳显得更加惨。
  木杳只是用本体撞过去,而三妖却是拿着兵器,那空气墙本无实质的物体,仅仅是用魔气所化,若是撞在它身上最多被自己的力量反噬,可若是用武器,那空气墙便要自爆,
  只见那空气墙骤然炸开,三妖被那空气墙的炸裂崩开数里,虎裎在三妖之中道行最高,在那空气墙炸开的同时,及时护住了自己的头,可山迦狼寂他却来不及帮助。
  只能任由空气墙炸裂,将他们弹开,而后眼见山迦狼寂重伤趴在地面,他一身煞气看向魔尊。
  身为妖,对魔的恨,可以说是自出生便带来的宿孽。魔将妖看作修炼血气的牲畜,妖界之妖能喘气的,没有一个不恨。
  “螳臂当车,死不足惜!”冷貉挥动一掌,一个巨大的掌印自天而降。
  地面上重伤的山迦狼寂,眼看那掌印要将自己魂飞魄散,可因重伤无法做出反应,只能悲哀的任由掌印拍下,而后一阵血雾自地面溅开。
  “大哥!三弟!”虎裎撕心裂肺的向那掌印的位置飞去。
  冷貉随即又拍去一掌,虎裎眼见掌印压来,周身散发白芒。
  云端之上,一只纯黑无杂色的老虎,匍伏地面,脊背拱起。
  它向那掌印扑去,虎尾高高竖起,向掌印扫去。只见掌印被它虎尾横扫未见丝毫减弱,反而顺势向它虎身拍去,那掌印直直拍下,未曾落在虎身,便有劲风鼓起,虎裎知这一掌已经无法避开。
  它匍伏前身,脚生祥云,用头向那掌印撞去。
  那黑色的掌印,瞬间压下,大地骤然出现一个五指深印。
  冷貉轻‘咦’出声,在他看来这小妖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虎妖,自己的落魔掌,足矣灭他,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反抗。
  只见那大地的五指掌印坑内,一个纯黑色的虎傲然立起,它虎目带着悲凉,毛发随风飘动,有着拼死一搏,视死如归的孤注一掷。
  木杳见冷貉被虎裎吸引了视线,向清让跑去,已经昏迷的清让躺在云端,在她看来少主不知生死,又经历的搜魂搜忆,一定是虚弱至极。
  冷貉余光扫到一个粉色身影背起清让,眸色一沉,长袖挥动,接连拍出三掌落魔掌,那落魔掌三道自天而落,没有任何停顿的拍下五指掌印坑内的虎裎。
  虎裎昂头,看着那掌印落下,方才为了抵抗那一掌,它已经耗费周身所有妖力,这三掌它知自己躲不过了。
  当年为了活命寻找安身立命之地,他们三兄弟来到不言山。妖界之妖数百万,能像他们一般道行提升如此之快的恐怕万中无一,曾经他也有豪情壮志,想要去天界,跟随山主一起大展宏图,可如今他却不能够了。
  大哥三弟死了,他们结拜之时,曾言同生共死,如今他要去陪他们了。
  
有恨吗?他焉能没有。
  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恨微不足道。
  三掌落下,血雾分溅。青魇闭上了眼,他不是没有见过生死,可如像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他心底升起一阵复杂,随后恨恨的瞪向依旧装死的老妖。
  当时他们已经离开了不言山范围,却被魔尊从虚空抓回,当时那老妖还是活蹦乱跳的,可刚被魔尊甩到地面,那老妖就开始装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