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二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芫意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眼,她山中虽说有三妖,可只虎裎够聪明,甚得她心思,而山迦与狼寂过于朴实,许多时候需她提点,才能清楚她的心思。
  “你是地藏的丞相?“
  鬼丞相登时下跪。“回地阴祖,小的是地藏王的鬼丞相,近百年才跟了地藏王,原是妖界的一株桃树成精,后来死于魔界之魔手中入了地府,只因我死前有怨不肯过奈何桥,得地藏王隆恩修练鬼体,这才成了得以跟随地藏王左右。”
  “你即使妖界之妖,为何魂魄会入地府?”芫意皱眉,若她所记不错,妖魔界的妖魔只有一世轮回,若身死必定魂消。三妖与清让之所以能有二次轮回,是因她在离山前预料会有此灾,所以提前留下了他们一魂。
  鬼丞相抬头,似乎觉得她不应不知道这事,于是解释道。“地阴祖莫非不知,自道祖将天命还于天道,自此妖魔界的妖魔可以重新轮回。”
  芫意眸色一沉,她确实不知道,若知道何必留他们一魂,纵然他们身死,也可轮回,她何必亲自来地府找地藏王。
  她沉睡了太久,来妖界后,一直又为寻找清让可以转变妖身的方法奔波,三界之事她太多不知情。
  她指尖亮起化一阵清风托起鬼丞相。“起来吧,给本祖讲一讲这三界的新鲜事。”
  冥河处
  地藏王面色铁青,十殿阎罗屏息看着地藏,连大气也不管喘。听说是地阴祖回归,要问地藏王要四个妖界的魂魄,可这冥河有上亿的魂,若想在这冥河之中寻找四个魂,无意是大海捞针。
  阎罗王走前一步道。“王,属下殿内有一通灵神兽其名谛听,可知周天之事,您看要不要唤它.....。”
  “既如此,还不快让它来!”地藏王打断阎罗的话,面带急色。阎罗忙低头哈腰,招手示意判官过来,待判官上前,低声道。“去把谛听叫来。”
  判官面露难色。“您不是不知道,那孽畜自来傲骨难折,虽勉强愿意留在殿内,可未见得能叫过来。”
  “混账东西,你就不能想办法吗,快去!”
  判官这才一走两回头,不情不愿的去请谛听。
  判官离了冥河范围,一路急奔,不妨拐角一个身影,直直的撞了上去,被撞的身影,坐在地上,一脸怒容。“判官你这是赶着投胎去?”
  判官看清地上的身影,忙上前扶起他。“小的该死,竟然不知是三皇子。”
  “别废话,你着急忙慌的去哪里?还有我父王不是在冥河吗?你不在前伺候,跑去哪里!”
  判官哭丧着脸。“三皇子您就别添乱了,地藏王在冥河,您若去寻现在就去,小的公务在身,就不伺候您了。”说完也不待那三皇子有所反应,作了一躬,开始狂奔。
  拿着一株彼岸花的半大孩子,奇怪的看着判官跑走,这才向冥河而去。
  适才他去见母后,可鬼差将他拦在门外,说是有位沙弥正在为母后讲经,自从三界之外多了一个佛界,那讲佛传道的沙弥几乎遍布了三界任何一界,如今竟然来到了他们地府,可见这佛界着实猖狂了。
  孩子将彼岸花举起,听鬼差说地府的彼岸花皆是血红色,可面前他摘的这一株,竟然血红之中带着清色气体,必然是一株与众不同的花,若用这花去见父王,不知父王会不会开心。
  那孩子刚踏入冥河范围,冥河内的怒吼便叫停了他的脚步。
  “今日若寻不到那四个魂魄,你们也不必听差了,一起去冥河历练!”
  “王,消消气,九殿阎罗虽然无用,也不至于受这么大的惩罚啊。”
  是阎罗王的声音,听说阎罗王和其他九殿阎罗不合,想必是他在拱火。孩子看了看手中的彼岸花,决定先不去冥河,而是去父王的宫殿。
  他虽说是个孩子身影长不大,可终究是个成年的王子,知道父王在生气还去拿花去看父王,那是智障行为。
  他一路走着,叹气摇头,他走了这兜兜转转一大圈,没想到还是要回王宫,早知到不去好不好。
  宝殿之外,孩子低头行走,有隐约的轻快女子语气,自宫殿内传来,那声音轻冷,若九天玄音飘渺。莫非是父王刚醒又为他寻了一个后妈?
  他踏步向前走,面色沉色。
  千叶青莲之上,一个素袍的女子斜躺,长发铺散一地,她听到脚步声,缓缓转头,那是一双银灰的眸,眸光流转间妖冶蛊惑,唇色血红冶艳,一冷一艳在她面上完美交融,令人窒息的美。
  他不由屏息,地府之中不是没有美貌的女子,虽说他因身子长不大,一直推脱不肯成亲,可毕竟是个成年的男子。况且这般貌美的女子,恐怕三界也难寻,若是她能不介意自己身子长不大,愿意做他的伴侣,即便日后一直是这般样子,他也认了。
  可这般胆大的想法,只能隐藏心底,随后心底升起一阵自卑,这样的女子,必然眼高于顶,又怎会看上他哪。
  “三皇子?”鬼丞相皱眉,地阴祖在此,他竟然敢直视地阴祖,若是引得地阴祖不满,他们谁能担当起。
  芫意看向站在门前的孩子,他手中捧着一株血红色的花,那花瓣之中有清色之气在流转,她眸光微沉,刺向那清色之气。
  一个透明的魂体,沉睡在气体之中,透明的魂看不清面容,可芫意却突然立起身,这是清让的残念!
  当日离山前,白术为清让重造妖体,她知日后不言山会有祸事,所以在他重造妖身前,抽取了他一魄一念。她是大地之母,又曾一手创造妖魔,只要能留他们残留三界有一魄,她便能复生他们。
  更何况如今她已和天道达成协议,她如今虽还不是完全的地***源也仅有一半,但仅凭这一缕残念,也可复生清让了。
  鬼丞相见芫意突然站起身,马上就跪在了地上。
  “三皇子因中了毒,一直长不大身体,平日浑噩居多,今日必然又犯病了,您......。”
  芫意抬手,示意鬼丞相闭嘴,她虚空一托,将那半大的孩子,托起放在自己面前,而后捻起他手中的彼岸花。
  “这花,我很喜欢,送我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