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三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放大的面容,距离他极近,他不由屏息,脑海一片空白,只见她冶艳的红唇开启,轻冷的声音萦绕耳边,他却不能分辨话中的意思,只是呆滞的点头。
  芫意将彼岸花收起,看向这孩子的眉心。透明的灵海处,一股灰色的死气在游离,这并非她第一次见到这死气,当日她自不周山来妖界,那未曾改名不言山的青丘山,便是因有这死气,才变成了荒山。
  她曾在这死气中嗅到了天外天的气息,如今这死气竟然也出现在了地府。
  难怪地藏王会认为他中了毒,这死气若非她是地阴,拥有天眼,恐怕三界之中也只有鸿钧能看出里面的端倪了。
  她伸手探入他的灵海,双指萦绕道源气息,将死气吸引而来,而后捏住死气的七寸,将其抽离。
  那孩子突然后退几步,而后面色潮红,发出痛苦的呻吟。
  鬼丞相脸上一白。完了,三皇子若在自己的面前被地阴祖杀了,地藏王会不会把他丢入十八层地狱试刑罚。
  他身子颤抖,直直躺在地面,而后周身有灰色的气体升入空中。
  芫意得了清让的残念,无意多留地府,可三妖的魂魄尚且为找到,她看向鬼丞相道。
  “告诉地藏,本祖给他三天时间,将三妖的魂魄送往妖界不言山,若是延误了时期,他这地藏王不做也罢。”话毕,走出宝殿,素袍身影遮挡了光线,鬼丞相跪在地面,面如死灰,眼看她就要离开,却突然她转过身。
  “你若哪日在地府呆不下去,就来妖界不言山寻本祖,本祖看好你。”
  上一刻还面如死灰的鬼丞相,下一刻听到这话,几乎自地面蹦起。心道:若是地藏王因三皇子被杀而迁怒自己,自己便去妖界,想必跟着地阴祖必定比跟地藏王更加有前途。可又想到,若非是地藏王,自己也没有现在的造化,这份心也就弱了几分。他站起身,看向躺在地上的三皇子。
  这孩子也是倒霉催的,中毒后长不大不说,刚到一万岁的节骨眼上,就被地阴祖杀了,英年早逝啊!
  鬼丞相一脸哀痛,指了指几个鬼差,示意他们将三皇子的尸体抬到其母寝宫,这才正了正衣领。
  妖界
  烽烟四起,目所及处,届时尸骸于废墟。
  魔尊驾下十二魔头,统领数十万魔军,意欲一举扫平妖界,好一统妖魔界。
  老妖面朝黄土,身上有不知哪个妖的尸骸压在他的身上,不言山一片焦土,灵溪干涸枯竭,曾经的妖殿也成了一片废墟,他推开身上的尸骸站起身,青魇不知去了哪里,这山中仅有他自己。
  他行过不言山的寸寸土地,身影佝偻,他蹲下身,捧一把黄土,任由黄土自指缝流下,而后蹲下身,肩膀耸动。
  一处灌木丛中,一队魔兵仔细搜查着灌木的缝隙,有魔道。
  “这猫妖极其狡猾,各位一定要谨慎,一定不能让她再次逃出。”
  灌木丛下一个洞穴,满是血污的狸猫,戒备的竖耳倾听着头顶的动静。她被清让一掌送走不言山后,不想卜已并不打算放过她,遣了数队魔兵前来追剿。
  她已经逃了近半月的时日,若非当日少主送了她一粒仙丹,恐怕此时早已支撑不住。
  半月的逃命,她亲眼目睹妖界成了一片废墟。
  魔军来的太快,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当日青山对不言山宣战,并无大妖阻止,他们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战斗,这种战斗每日都会在妖界发生,没有谁意识到青山山主卜已竟然是魔界派来的密探。
  甚至连卜已自己都没想到,魔尊竟然趁机要攻下妖界。
  某处山丘
  几个妖族走投无路,数十个魔兵将他们团团包围。
  其中一妖,惨然一笑。“兄弟们,今日我先行一步,你们都说我胆子小,今天我胆子大一回。”他幻化武器,一指其中一个魔兵。“来,爷爷今天纵然一死,也要为带走一魔,咱们一换一,不亏!”
  被点到的魔兵,阴森一笑,走上前来。
  “小小的妖,你也敢和魔一战,像你这种魔,我杀了许多,你是第一个敢反抗的,来我来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那魔衣衫鼓动,幻化兵器,向那妖而去。
  那妖见势迎上,一时兵器乒乓作响,妖风魔雾大起。
  剩下的几个妖,对视一眼,知自己今日已是十死无生,纷纷挥动武器,向那魔攻去。
  “马兄我们来了!”
  那妖迎面对抗魔,得一个空隙,向他们道。“弟兄们,咱们身为妖界的妖,纵然死也要站着死,不可学有些妖族坐以待毙。”
  领头的魔,一见那魔在几个妖包围之下,已经有不敌迹象,一指其他魔兵。“杀了他们!”
  一时之间魔雾四起,那山丘被魔雾包围,只听得有利器刺穿皮肉,或是兵器碰撞的金戈声,魔雾逐渐褪却,那几个妖竟然没有倒下,领头的魔,瞳孔紧缩,魔比妖的战斗力强,这几乎是妖魔界公认的事实。
  若非如此,魔尊也不会如此突然领兵踏平妖界,妖界之妖修炼之路相比魔太过和平。要知道魔界之魔,能够成年的存活的魔,一定是在厮杀和搏斗之中成长起来的。
  魔界的资源太少,远不如妖界地大物博,甚至于为了一口血气,为了一个猎物,两魔便可以死相拼,这样成长起来的魔,或许成活数不多,可能够站起来的,必定是佼佼者。
  这妖界有数千万的妖族,而魔界的魔连一百万都没有,数量差距上百倍,可魔界却有必胜的把握,正是因此。
  山丘几个妖族互相搀扶立着,他们身形狼狈,甚至身上有着深可入骨的重伤,却依旧彼此支撑着。
  相反趴在地上的魔,他们各自为营,纵然是受伤躺着,依旧对身边的魔保持着距离。曾经他认为这是一种骄傲,可现在他却不那么想了。
  他甩袖,一掌推去,一个巨大的漩涡,倏地将搀扶的妖族吞噬。
  他面色并无喜色,反而越加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