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四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待那几个妖族完全被吞噬,陆续几个魔自地面起来。
  领头的魔,冷眼看着他们,森冷一笑。“没用的东西,回去自己领罚!”
  那几个魔,面上并无表情流露,沉默低下头。
  妖魔界以强者为尊,特别是魔界,凡是要越过阶级,必然有强大的实力作后盾。现在的领头魔,若是实力倒退,必然会有更强的取而代之,若是打不过他,纵然他要他们去死,他们也只能遵从,这便是魔界。
  一处山间小道,几个侥幸逃离追杀的妖类,虚脱的坐在地上,有妖擅长伪装,顺势为他们遮挡踪迹,虽说他们坐在地上,可在外界看来,此处只是一块空旷的地面。
  “几天了?”
  “谁还记得天数,临近青山的几个山头,没有投靠魔界的,几乎全没了。”
  “我若是能活下来,一定要杀了卜已!”
  “省省吧,如今妖界想杀他的没有八千也有一万了,你若能打得过卜已,至于被追杀的这么狼狈吗?”
  “难道,咱们就这么逃下去?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难道咱们妖界注定要成为魔界的附属?”
  “不然又能怎么样,妖界的大妖们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他们都怕,魔尊冷貉的名号在三界都是个威慑,这个当口,谁出来说话,谁先死,谁不怕死啊。”
  那妖说了一串绕口令般的绕嘴话,几个妖类同时陷入沉默。
  是啊,如今的妖界已经注定要没了。
  “听说有妖投靠了魔界,据说魔尊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反而将那投靠的妖好生安顿了起来。”
  说出这话的是个年轻的妖类。
  其他几个妖,同时看向他,目光满是冰冷。
  那妖见同类这般眼神,马上一笑。“我开玩笑的,身为妖族,投靠魔界这不是给祖宗抹黑么。”
  有年长的妖,冷冷道。“最好如此,妖界从不容忍叛徒,你若想做叛徒,最好掂量下自己的斤两。”
  年轻的妖类,讨好道。“哪能啊,这点良知我还是有的。”
  妖界不言山
  一处不显然的地洞,一个毛茸茸的头,自洞口钻出,粉色鼻子嗅了嗅周围,耳朵煽动倾听着周围的声响,察觉没了危险,这才将身子自洞口钻了出来。
  那是一只全身雪白的狸猫,她自地面悄无声息的走动,当目光碰触到尸骸,有泪水自眼眶流出。
  它游走在山间,查看过尸骸的面容,直至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容,这才松了一口气。
  少主一定福大命大,一定能逃过此劫。
  她蹲在地面,看着山巅的洞府,如同以往妖界未出变故的时候,等候着那素袍的少年,自洞府走出,而后立在山巅,一身阴郁清冷。
  “丑八怪!”一个年轻的声音自狸猫身后响起,狸猫瞬间炸了毛,就要跳起。
  那声音忙道。“是我!”
  狸猫转身,见一个俊俏的男子,一身灰色长袍像是没洗,上面还挂着蜘蛛网。
  “你是谁?”
  它满眼戒备,拱起身。
  “我是菁云。”
  “菁云?”木杳眸中带着疑惑,她从不认识一个叫做菁云的。突然她想到一个脏了吧唧猥琐至极的老头。
  “你是老妖?!”
  “你还记得我?”他一脸惊喜,似乎因为遇到同伴,发自肺腑的开心。
  木杳却后退了几步,对于这个老妖,她一直抱着戒备的态度。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模样,和他刚来山中的模样完全不同,她修为太浅,尚且分辨不清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身。
  “你一直在不言山?”木杳戒备的发问。
  “你怎么回来的,听说卜已要抓你。”老妖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反问。
  “你先说你是不是一直在不言山。”
  “我一直都在。”
  “那你可知少主的踪迹?”木杳心忧清让的安危,迫切想要知道清让的消息。
  “清让....清让他....死了。”
  老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木杳的面色,可惜她并未幻化妖身,只是以本体的形状和他对话,自那猫脸上,他察觉不到情绪的流露,倒是觉得这木杳的本体当真可爱,这毛茸茸的脑袋,若非是场合不对,真想上前撸一把。
  “你胡说!”木杳后退着,猫眼含泪,声音哽咽。少主怎么可能会死,他是山主的徒弟,不言山的少主,山主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让少主死!一定是这老妖骗自己!
  “我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着魔尊一掌挥去,清让魂飞魄散,连尸体都没留下。”
  “不可能!山主道行高深,怎么可能不给少主留在防身的武器!”
  老妖一脸无辜。“是留了,留了一把清色的剑,可那剑丢了。”老妖看了看木杳,继续道。“你也别太把山主看回事,妖界都成这样,不言山都成荒山了,你口中的山主连个屁都不敢放,谁知道是不是躲了起来。”
  白芒忽闪,木杳显露妖身,手持长剑,指向老妖。“不许你侮辱山主!”
  “我侮辱她?!那女妖怪若是有良心,身在三界之中能不知道妖界出了什么事?她现在还不出现,就是怕了,她打不过魔尊,只好躲起来,连徒弟都不敢救。”
  一个身影自半空缓缓显露,银白狐裘,眸色银灰,看向老妖,扯开嘴唇,冷声道。
  “哦?本主怎么不知道,本主怕了魔尊。”
  木杳听到那轻冷的声音,一脸惊喜的看向空中。
  “山主!”她雀跃的跳起。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手持长剑一指老妖菁云,对芫意道。
  “山主,他污蔑您!”
  芫意冷冷一笑。“无妨,他会知错的。”
  芫意抬手,一道清芒向老妖所在之处而去,老妖瞳孔一缩,飞身就要跑,可那清芒那会让他离开,紧跟在他屁股。那清芒追逐老妖,时而变化成一把刀,时而变换成火焰,追的老妖在山中到处乱窜。
  芫意眯眼,那清芒变换成一根绳子,将老妖捆起,丢在了芫意的面前。
  芫意抬脚,踩在老妖的脸上,低下头冷声道。
  “当日本主没有杀你,今日给本主一个不杀你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