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五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妖的脸被芫意踩得五官扭曲,身子被绳子捆住,依旧嘴硬道。“我说的没错啊,你若不是怕了魔尊,怎么会任由他这么糟蹋不言山,这可是我的青丘山,当日你将我一脚踹飞,将青丘山改成了不言山,如今它被魔族糟蹋成这样,你不去找魔尊冷貉算账,反而找我这个软柿子捏。”
  芫意冷笑。“看来你并没有一个好理由,让本主饶你的性命了。”
  芫意将脚移在了老妖的脖颈,她的脚只要微微用力,就会让老妖尸首分离,老妖知道这女妖实力强悍,又不是个好惹的,可心底的气不出,总觉得死也难瞑目。
  “我知道你的能耐大,又是个不讲理的,你要杀我,我也不反抗,当然我也反抗不了。既然你那么大的能耐,为什么不去找魔界魔尊,来欺负我算什么,一个我死了算什么,反正有整个妖界的妖和我作伴,黄泉路上不孤独。”
  芫意眸色一深,她自地府回来后,直接来了不言山,并不知如今的妖界是个什么模样。
  按说,妖魔界不管是妖还是魔,都是她一手创造而出的,魔界吞噬妖界一统三界,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可若妖魔界生灵涂炭,这违背了她的初衷。
  芫意,放下了脚。木杳奇怪的看向她。
  “你将他看守好,本主去去便回。”
  芫意周身亮起清芒,木杳面露迟疑之色,看向芫意。
  芫意皱眉,道。“有话便说。”
  木杳这才吞吞吐吐道。“山主,适才那老妖说少主死了....。”木杳眸带水光,抿唇低头。
  芫意淡淡道。“他说的没错。”木杳猛然抬眸,泪痕满面,似乎自她口中说出了这个现实,她再也没了逃避的理由,于是用力咬着下唇,好让自己不痛哭出声。
  芫意看到她这副模样,摇了摇头。“他是死了,可本主会让他复活。”
  说完这话,她身影消失,留下木杳和被捆住的老妖在山中。
  木杳擦去脸上泪水,灿烂一笑,山主说的话她信!山主既然能让半妖的少主变成妖,一定会让死去的少主重新复活。
  老妖冷声道。“那女妖骗你哪,她哪有那本事!”
  木杳用长剑指向老妖的咽喉,冷冷道。“你给本姑娘闭嘴!”
  老妖颤抖着道。“你小心点啊,你那山主可没让你杀我。”
  木杳冷哼一声道。“山主是没有让我杀你,可山主没有说不准打你吧。”
  被捆成粽子状的老妖,想要避开木杳,却见木杳阴森森的冷笑,一步步走近。
  妖界一座山头,这山堪比青山大小,山门紧闭,山半空有一个妖面色凝重。
  山周围有近万的魔族,将整座山团团围起,领头的魔,正是卜已。
  他自从显露身份,带领魔军,将几乎所有的大妖屠尽,可纵然如此,他依旧觉得不满意。妖界是魔界的邻居,也是魔界的敌人,更是魔界的养分,锻炼血气需要妖,可是并不需要大妖。
  他要的是妖界自此成为魔界的附属,妖界再无大妖能够逆风翻盘,只有这样,他才是安全的。
  他在魔界是魔界的功臣,可在妖界,是妖界人人喊打的密探,他心知若不除掉所有的大妖,自己的性命就没有了保障,所以纵然尊上没有吩咐,他却选择了自作主张,将所有的大妖屠尽。
  而今妖界,仅剩下这唯一的大妖,只要除掉这最后一个大妖,数千年内再没有一个妖族能够危害到他。
  那大妖不傻,自从魔界入侵了妖界,他便知道,卜已的刀早晚要挥向所有的大妖。早在得知魔界入侵消息时,他便将整座山设下八个大阵,尽管如此,他依旧觉得不够安全,秘密将自己的亲友送至妖界偏僻的地方,自己一妖孤身面对魔军与卜已。
  卜已看向那妖,道。“你是自杀,还是让本魔动手。”
  那妖闻言大笑。“卜已,你如今已经是妖界的公敌,还敢出现在我北山,我若不替妖界除去你,上对不起死去的妖界妖族,下对不起自己。”
  卜已轻蔑看他一眼。“就凭你?北营,你太高看自己了。”
  北营幻化出武器,那是一把流星锤,刺状的武器表面有暗紫色的光泽,显然是淬了毒的。
  卜已看了他的武器一眼,冷冷道。“本魔是该说你天真哪,还是说你傻哪,区区的毒,就想对付本魔?”
  北营将武器对准了卜已。“这毒可不是一般的毒,不信你来试试!”
  卜已脸色一冷,挥手示意魔军前去攻打山门。
  这北山是妖界排得上名的大山,山主北营更是妖界前三的大妖,当年他与青丘山山主齐名,若非那青丘山山主过早离世,他是信心与青丘山主一战的。
  魔军来妖界半月有余,攻打过上千个山门,明白这妖界的山门看似古朴,却机关重重,于是并没有直直用法力试图打碎,反而是用巨石先行探路。
  只见两个魔,搬动一个巨石向山门砸去,顷刻之间,无数的飞刀自山门射出,而后毒箭继而铺天盖地射出,魔军早做好了防备。
  只见近万的魔军,同时发力,山门之前突然出现一把黑色的大伞,那大伞其貌不扬,却将所有的飞刀毒箭挡下。北营心底一惊,没想到这魔军竟然深谙山门机关。
  很快他又放下心来,山门仅仅是山门而已,他山中有八大阵,只要八大阵不破,这魔军就进不来。
  果然不到片刻,那山门轰然倒塌,近万魔界涌入山中。
  为首的魔,举起手,示意魔军不再前行。
  北营心底有些慌乱,莫非魔军看出了什么?
  通往山中的山道,是平坦的石子路,石子是随处可见的石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可那为首的魔,却不这么认为。
  这石子看似铺的杂乱无章,可其中却有阵阵灵气的波动传来,显然这灵气并不在石子之上,而是在山道。
  他一掌挥去,无数石子顿时化作飞尘,没有石子的山道,显露出本来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