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行了,你是魔君,下一任的魔尊,他不过是你的下属,你若是这般眼界,日后为师怎可放心将魔尊之位传给你。”
  狰砻一脸委屈,那卜已因对魔界有功,师尊并不信自己的话,若是那卜已心生歹意对师尊不利.....。
  冷貉见徒儿低头不语,一脸慈爱道。“为师不是不信任你,你既然觉得这卜已的话有假,为师提神注意一些便是。”话毕,他带狰砻隐去身形。
  北营听完卜已的话,凑到芫意身旁,还未说话,便跪在了芫意的面前。
  “在下北山山主,多谢山主的救命之恩。”
  芫意淡淡道。“起来吧,你即是北山山主,为何你这北山只有你一身在此。”
  北营一脸苦笑。“不瞒山主,自从魔界入侵妖界,在下便将山中妖族转移了。”
  芫意挑眉,’哦‘了一声,问道。“你为什么不走。”
  北营道。“在下是北山山主,北山在在下便在,若北山没了,在下也会随山而去,至于山中妖族,他们本就是为了活命,才来到北山,在下不忍他们白白送命。”
  芫意看向天际一片虚无,道。“今日之日,你可以将你山中妖族召回。”
  北营略显吃惊,刚想问什么,却见那女山主盯着的一处天际虚无处,突然出现一个漩涡,那漩涡走出两个魔,一魔中年模样着玄袍带王冠,而他身后的魔是青年模样。
  他联想卜已的话,猜到这必然就是魔界魔尊了,至于魔尊身后的这位,魔界未曾入侵妖界前,他也曾耳闻魔君狰砻是魔界的新秀天骄,想必这青年便是狰砻了。
  冷貉甫一出现,便觉察出一份熟悉的气息,他未曾来魔界时,本是紫霄宫的一个水貂,极其熟悉道祖的气息,而面前这位美貌的女子,与道祖的气息极其相似。
  他身居紫霄宫时,也曾听过道祖三位徒儿讲过道祖一体同源的妹子地阴,听闻那位地阴自从创造妖魔界后,便失了智,后来被道祖封印在大地,已经有近十万年,没有踪迹。
  想必她便是地阴了。
  只见冷貉上前一步,直接跪在云端。
  “冷貉见过老祖。”
  芫意颇感惊讶,挑眉问道。“你认识本主?”
  冷貉恭谨道。“小辈愚钝,也曾听过老祖的威名。”
  狰砻震惊的指向芫意。“你回来了?!”
  芫意眯眼,当日她离山时,曾嘱托狰砻,让狰砻贴身保护清让,看来这魔是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了。
  她虚空一指狰砻,狰砻直觉周身陷入一片沼泽,动弹不得,不等回身,面前已有一张放大的脸。狰砻心道:真是羡慕清让这小子,有个这般貌美的师尊,若非芫意这女妖实力过于强悍,他还真是有点想做清让师公的意思。
  狰砻想入非非,突然头顶一阵剧痛,他倒吸一口气。
  只见芫意将他魔体逼出,只见将他另一个犄角折下,而后一脚将他踹开。
  卜已这是第一次见芫意出手,当尊上出现跪在芫意面前时,他就觉察出气氛不对,尊上叫这不言山山主老祖,深知双膝跪在云端,以小辈之礼恭谨答话。
  他不敢深想,只想快速逃离,可北营却突然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咬牙切齿暗暗道:若有机会,定要杀这北营。
  卜已绝不是个愚钝的魔,见逃离无望,尊上长跪云端,他也就势跪在了冷貉的身侧。
  冷貉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卜已觉得知道的自己的谎言已经被尊上识破,一脸羞愧难当的道。
  “尊上,卜已回魔界后,自请去魔窟。”
  魔界魔窟是妖魔界赫赫有名的地方,那魔窟据传是祖龙葬身之地,有上古猛兽保护祖龙尸骸,若有外人闯入,便会将其折磨致死。卜已说出这话,无疑是想显示出自己的愧疚之心。
  狰砻摸着失去了犄角的头顶,仿佛刚发现师尊跪在了云端,呲牙咧嘴道。“师尊,她是不言山的山主,就是清让的师尊,您不需要跪她。”
  冷貉心底暗暗摇头,自从将狰砻收入门下后,为了给自己培养下一代的接班人,他对狰砻煞费苦心,甚至于连他可能会遇到的阻碍,都暗中为他一一清除。
  可今日他觉得,雏鸟不经风雨,终究成不了天空的霸者,于是面色一沉,伸指一弹。狰砻直觉膝盖一酸,而后便跪在了云端,不等他开口,冷貉及时封住了他的嘴。
  “老祖,小徒天真,未经世事,小辈回去后定会严加管教。”
  芫意道。“你要一统妖魔界?”
  冷貉将头深埋在云端。“小辈不敢。”
  “一统妖魔界有什么敢不敢,你有这种想法,本主很欣慰。清让是你杀的吧。”
  冷貉心底一凛,当日他执意要杀清让,狰砻曾多加阻拦,他当日欲杀清让,是因为清让身后有诡异之处,甚至有他畏惧的气息,现在想来那清让既然是地阴的徒儿,那诡异和熟悉的气息,一定来源于地阴了。
  他心底满是懊恼,若是当日他没有听信卜已的话,留下清让,今日何至于如此!
  芫意淡淡扫了冷貉深埋云端的头,而后道。“将你的魔军唤来本主看看。”
  冷貉恭谨称‘是’,心底有预感,地阴祖如今已经得知是自己杀了她的徒儿,莫非是要将魔军连同自己一起杀了。倘若地阴真的如此,他要不要反抗,他知地阴是杀神的祖宗,当年曾屠尽几乎三界的生灵,灭掉他一个魔界,对她而言轻而易举。
  可这魔界是他心血而成,若是当真被地阴灭了,他数万年的心血,就将付之东流。
  他将头颅深埋在云端,面沉似水,眼底已是一片赤红。
  他毫无预兆的站起身,问芫意。
  “敢问老祖,可是要灭小辈的魔界。”
  他屏息等待芫意的回答。
  “你修行不易,本主不想杀你,可本主的徒儿不能白死。”
  芫意创造了妖魔,无心参与他们的厮杀,可清让身死,若非她提前推衍,为他保了一命,她徒儿岂不是当真要魂飞魄散。她本意是想将魔军全部杀尽,可去混沌空间,见过天道后,又自推衍之中得知,为了她近半的地**源,三界已经死了近百万的生灵。
  虽说那不是她本意,毕竟是因她而死,她不想多做杀戮。
  只杀魔界十多万的魔,已经是很够意思了。
  况且死在她手中,这些魔还有轮回之路,若是死在别人的手中,可就真的是魂飞魄散了。
  虽说是如今鸿钧还天命于天道,上二界的妖魔仙神寿命有了终点,可妖是飞禽走兽所修,而魔却是由妖转变成了魔。如今的魔族修炼大部分都是走的歪门邪道,他们将妖炼化成血气,这有违她创造妖魔界的初衷。
  当年她创造妖魔,只为了与天界一般,让他们走正道,就如同妖界一般,顺应天命,可魔界却是逆天之修,这种方式太过残忍,她绝不能任由魔界这样发展下去。
  “老祖,小辈愿发誓,自此魔界再不踏入妖界半步,还请老祖开恩。”
  芫意从来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更何况这厮认为自己已经给了冷貉很大情面,可这情面他竟然不接,还和自己讨价还价。
  芫意的面色沉了下去。
  她挥去一掌,瞬间清芒四射,冲向冷貉,冷貉伸展手臂,刹那间,身后暗紫的魔气,在他身后形成一个魔气的光翼,他周身魔气几乎已成实质。
  只见冷貉身后光翼涌入他掌心,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他面前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