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地母之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看到冷貉的本体,芫意的脸黑了。她在失了地阴之体后,重生为天狐,才得出现在三界,而众所周知,水貉乃是犬科一类的祖先。
  冷貉一心想着狰砻的安危,并没有注意到芫意的面色。卜已却突然站起身,离了数里跪在云端,北营见他没有逃跑的意思,突然离那么远跪着,有些摸不着头脑。
  北营突然觉得身体被冻住动弹不得,自他修成大妖后,肉身虽说不至于坚不可摧,却也扛风抗寒,像这般能察觉到寒冷,甚至觉得被冻住还是第一次。
  芫意脚下蔓延冰霜向大地龟裂,若在地面看向半空,空中芫意所在的位置便是一片冰霜覆盖的冰面。
  冷貉察觉到一阵寒冷袭来,那冰霜已经到了他的脚下,他幻化成原体,蹲在云端的脚已经感觉到了僵硬。
  芫意双手抬起,而后缓缓放下,背后有冰霜满天飞舞,银白狐裘鼓动作响,仿若大地只有那银白的身影,与她身后的冰霜漫天。
  冷貉在空中跳起,爪一抓脚面,想要把冰霜抹去,当他爪子刚碰触到冰霜,指尖一痛,及时收回了手。
  他意识到什么看向芫意。“这是地母之泪?”
  芫意冷笑。“有点见识。”
  地母之泪,是大地还未有生灵诞生之时,灵气覆盖大地生成的一层冰晶,这冰晶听闻被道祖收起,不想竟然在地阴的手中,难道地阴与道祖已经见过了面。
  当年他在紫霄宫时,听闻道祖曾在封印地阴后,入定了上万年,三位天尊也曾在谈话之中提及,道祖对当年迫不得已封印之事很是内疚,故此入定上万年,化一魂入大地寻找地阴。
  而今地阴重回三界,第一时间不是应该去找道祖算账吗?可她竟然有道祖的地母之泪,莫非他们已经和好?
  狰砻虽然被芫意踢了一脚,脸朝下的栽倒在地上,身上并没有受重伤。他见空中,师尊变化成原体,芫意身后的冰霜已经覆盖了师尊的脚,心中着急,可口不能言,挥动翅膀立在空中,挡在了冷貉的身前。
  芫意看着他。“你倒是有情有义。”
  狰砻指着自己的嘴,手中笔划着什么,芫意淡淡道。“这事与你无关,若不走本主连你一块打。”
  狰砻瞪大眼,像是要幻化武器去打芫意,冷貉将毛绒绒的爪子,搭在了他的肩膀。
  “徒儿,你远远看着就好,老祖不会要为师的性命。”
  芫意虽然因冷貉变幻了本体而生气,却是没有要他命的意思,若是真要他的命,根本不必动用地母之泪。地母之泪是大补之水,对妖魔更是洗涤魂体的良药,当然若真是好东西,芫意也不会用这东西对付他。
  地母之泪虽说可以洗涤魂体,可洗涤的过程极其痛苦。
  就如同将一个魔,重新大卸八块,从里到外的放在冰水之中洗一遍,虽说结果是好的,可过程所经历的痛苦,无疑于将魔千刀万剐一般。
  冷貉脚下,冰霜已经蔓延到他的脖颈,芫意手指冰霜,轻吐一字‘去’身后飞舞的冰霜,瞬间飞至冷貉周身,只见那庞然大物完全被一层冰霜覆盖。
  被大地之泪覆盖的冷貉,开始撕咬自己的皮肉,痛!太痛了!
  他自认意志力强大,面对这蚀骨的疼痛却难压痛苦的嘶吼。
  狰砻不明所以,见芫意一挥手,冰霜将师尊覆盖,而后冰霜之内传出师尊痛苦的嘶吼,他心中着急,竟然祭出魔丹想要冲开被师尊封印言语的术法。
  冷貉之所以封住狰砻的嘴,是因为他这徒儿是个没心眼的,偏生口无遮拦惯了,若是一时说出什么话得罪了地阴,岂不是白白丢了性命。
  所以用的术法极其繁琐,狰砻若是静下心,自然会发现,这术法是有时间限制的,可他此刻见师尊被芫意用冰霜覆盖,以为是芫意要杀师尊,心中焦急,竟然用了魔丹去撞开术法。
  芫意见狰砻做出这般举动,皱起了眉。
  不管是用天眼看,还是用她自身的肉眼去看,狰砻的脑子都是没毛病的,怎么就莽撞成这样。
  芫意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怎样,清让复活后,一定不能再跟在她身旁做个孩子了,你看狰砻就是个例子,好在清让是个聪颖的孩子,不至于做出这么傻的事。
  冷貉身处地母之泪当中,初始只是蚀骨之痛,而后那冰霜钻入全身毛孔又如针扎一般,若除去冰霜,定然可以看到,冷貉周身皮毛已经被沁出的血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