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一剑屠尽十万魔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狰砻看不到冰霜后的冷貉,心中更加焦急,魔丹再次冲撞封口的术法,芫意看他这副模样着实可怜,于是开口道。
  “你师尊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狰砻听闻这话眼睛都红了。
  北营在一边更加迷惑了。
  冷貉这边,冰霜已经涌入他的血脉之中,血脉之中的血红之气,随着冰霜的融入,逐渐自他头顶冒了出来。血气化成一个血色的球状,悬在冷貉头顶,卜已见他血球,眸底掠过贪婪。
  这血气是魔的大补之物,若是能将这血球吞下,他有望道行更近一步,可众目睽睽之下,他不便出手。
  狰砻见师尊头顶的血球,觉得有些奇怪,他虽然身处魔界,但冷貉一直将他视作魔界的下一任的魔尊,例如这种以血气提升道行的歪路,从不让他修炼。
  他虽然没修炼过,却也知道,这血球对魔而言是大补之物,更何况师尊头顶的血球血气浓郁,与平日那些魔修炼所用的血气完全不同。
  狰砻看向芫意,不再用魔丹冲撞封口术。
  “你其实并不想杀师尊对不对?”
  狰砻虽然迟钝,但是绝不糊涂,他看得出若是芫意真想杀师尊,完全不需要那么麻烦。
  芫意回视狰砻,眉挑起,银眸含笑,笑容却未曾到达眼底。“你错了,本主要杀他!”
  芫意确实要杀冷貉,不过杀的是修炼血气的那个冷貉。
  冰霜覆盖下的冷貉,痛苦已经到达极致,他可以感觉到,地母之泪自血液之中流过,身体僵直,动弹不得,他尝试想要将痛苦表达出来,可奈何肉体已经不受他的控制。
  冰霜之下,冷貉的原体已经成了一个雕像,若非那瞳孔带着痛楚,很难分辨出他是否还有生命的迹象。
  芫意天眼看向冷貉,明白地母泪已经起了作用,于是淡淡道。
  “狰砻,你身为魔君,可能掌握兵权?”
  狰砻被她这么一问,显得有些呆滞,按说师尊之下便是他,兵权自然他是可以掌控的,可是芫意突然问及这个,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才是正确的。
  芫意见他呆滞,伸出手指了指冰霜下的冷貉。狰砻忙点头。
  “能!”
  “将魔军全部叫来北山。”
  狰砻看了看冷貉,冷貉被地母泪洗涤,已经是痛不欲生,哪里听得到他们的对话。他见师尊在冰霜之下,并没有感知外界的反应,于是点了点头。
  见狰砻点了头,芫意半阖眸,指尖亮起清芒。她离开山后,将清鸿剑交给了虎裎。她本意是让清鸿剑保护清让,现在看来,既然清让已经身死,那清鸿剑一定是没有完成她交代的任务。
  天外天兜率宫
  一把清凌凌的长剑,在一群剑中耀武扬威的说着什么。
  俗话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那有灵智的剑,自然也有自己的语言了。
  一把血红的剑,听完清鸿剑的话,问道。
  “外面真的那么恐怖吗?你说的那个丑陋的女妖怪,是不是专门针对剑啊。”
  清鸿剑用过来人的语气道。
  “你们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天尊的兜率宫是三界最安全的地方了,你们千万别出去。”
  血红的剑又道。
  “你这么说该不会在骗我们吧,我们一直住在这藏宝阁内,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你要是真的骗我们,我们也分辨不出啊。”
  一把白剑道。
  “你说那丑陋的女妖把你从天尊手中夺走了,你又是怎么回来的?那女妖当真那么厉害吗?”
  想到芫意,清鸿剑打了个激灵,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可兜率宫的藏宝阁是三界最安全的地方了,想必就是那女妖也不见得找的到他,于是他认为自己这是多想了,继续道。
  “别提了,你们也知道我清鸿剑是三界的第一剑,那丑陋的女妖精虽然聪明,可她哪里比得过我的智慧,我这次能从她那里逃离,也是因为天助我。你们知道吗?魔界对妖界开战了,我是趁乱逃了出来。”
  白剑道。
  “可是你刚才分明是说,你是打败了那女妖才逃了出来。”
  清鸿剑剑身一僵,他刚才有说这话吗?自从从妖界逃了出来,他便回到了天外天,为了保险起见,他甚至没有去找道德天尊,就是怕被那女妖找到。
  若是当真说了这话,兴许是自己太恨那女妖了,若非是她,自己何至于连天尊都不敢见。
  清鸿剑摇摆着剑身,道。
  “可能是口误。”
  白剑道。
  “可是你还说,你不仅打败了那女妖还在她身上戳了好几个血窟窿。”
  集合魔军并不是瞬间完成的事,芫意等待之中,暗中召唤清鸿剑,可并不见清鸿剑有所回应,于是化出一分身,去寻清鸿剑,寻找清鸿剑并不算难事,那剑一向自认清贵,除了回白术之处,它也没地方可去。
  芫意分身转过兜率宫,可并没有看到清鸿剑的踪迹,于是顺势去看了看白术,想知道无上丹是否已经完成。
  白术消息不算灵通,他每日除了炼丹炼器,也并不去外界,得知魔界入侵妖界还是自半月的嘴里。
  当得知芫意不在妖界,他大抵猜到,她一定是去见师尊了。本想马上去紫霄宫,可答应云霄的丹药近日就要出炉,他原意想让宫中的童子代为开炉,云霄也不知自哪里得了信儿,亲自来了兜率宫。
  先是软磨硬泡,后来是大逆不道的威胁他,若是这次丹药再不给他,他就要捣毁他的丹殿。
  白术这才被逼无奈,留在了丹殿。
  丹殿之中,白术坐在八卦镜前,眯缝着眼。
  半月看着炉火,见天尊并不打算入定,原本打算和半月攀谈的心思也就淡了。自从天尊去了一趟下界,脾气更加暴躁了,动不动就因为一点小事发火。
  半风其实还好,唯独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让天尊看不顺眼了,好几次他就是低个头,甚至没有嘴碎,就被天尊无端臭骂。
  半月是个乐观的性子,因这天尊无端的暴躁,也多了几分多愁善感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