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一剑屠尽十万魔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芫意的化身,隐身蹲在一处琉璃瓦上,挪开一块琉璃瓦,看着丹殿内。按说芫意可以正大光明的自兜率宫正门而入,可她素来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妖,想到还要等仙卫通禀,没什么耐心等待。
  大殿内,半月唉声叹气,炉火过于旺盛,点燃了他一缕发丝,一股烧焦的气味无声无息的在丹殿蔓延开来,白术眯缝着眼,点了点半月,半月后知后觉的将点燃的发丝从炉火拿出,而后一脸沮丧的看着白术。
  “过来。”
  “天尊,今天就不吃了吧。”他哭丧着脸。
  “嗯?”白术显得有些不耐烦。
  半月这才垂着头,走到近前。
  白术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枚乌黑的丹药,将丹药虚浮空中,半风看了一眼那丹药,心底暗叹:这丹药恐怕就是前几日炸炉的那炉丹药硕果仅存的一枚了,半月真是可怜。
  半月眼底含泪,看了看丹药,又看了看白术。若换成以前,他还能讨价还价,自从天尊去了趟下界,脾气暴躁后,似乎很是讨厌谁忤逆他的意思,隐隐有暴虐无道的前奏。
  可这话,半月打死也不敢说出口。他将丹药自虚空拿下,闭着眼塞到自己口中,而后便立着身子,一副等死的模样,等着丹药的药性上来。
  芫意屈指一弹,半风半月只觉周围一黑,待能目视周围,竟然已经到了丹殿外。
  芫意化身缓缓显露,信步走向白术,而后一脚将白术自八卦镜前踢走,后者一脸委屈和诧异。她斜躺在八卦镜前,一手支撑头颅,一手摊开。
  “无上丹。”
  白术的眸光,几不可见的暗淡一些,他淡淡一笑。
  “见过师姑。”
  芫意皱眉,她虽说已经见了鸿钧,可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况且对他们师兄三个,她从来没有直言自己的身份。
  “日后若有外人,不必如此称呼。”
  白术淡淡点头。
  “无上丹练好了?”
  白术回道。“已经练成。”他面色有些迟疑,想到半月曾说魔界入侵了妖界,不知如何开口。
  芫意冷声道。“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问的就问。”
  白术这才道。“听半月说,妖魔界有变?”
  芫意睥了他一眼,妖魔界的内乱,若是别人问,她也无所谓,反正别人也不知道她是地阴,可白术知晓她的身份,还问她内乱之事,芫意不开心了。
  芫意不开心从来压下,于是她眉眼带有魅惑之意,向白术勾了勾手指。白术见她突然变了这幅模样,似乎是吓到了,下意识的就要后退,可芫意哪会让他逃走。
  她顺手甩去一个光链,将白术捆住,而后将光链一拉,把白术拽到面前。
  白术离她极其近,甚至可以嗅到她身上属于女子的馨香,白术这颗老少年心,不免春情荡漾,眼神迷离。
  芫意勾唇一笑,抬手就是一圈,直接将白术打个乌眼青。
  等白术委屈的捂着眼,看向芫意,却见芫意面上哪有方才的魅惑,她冷声道。
  “无上丹拿过来。”
  白术知道无上丹对她极其重要,所以无上丹一直随心携带,挨了无端的一拳,更加听话了,直接将无上丹递了过去,生怕自己慢了,另外一只眼也难保。
  得了无上丹,芫意的心情并没有轻松,正欲离开,突然道。“那把清鸿剑,你可见了?”
  白术一脸茫然。“清鸿剑?”
  芫意见他表情不似作假,隐身离开丹殿。
  白术看她若一阵风来,若一阵风离去,心底有些酸楚,他对她的意义,可能仅仅只是一个练就无上丹的工具,无上丹已经成了,她可能再也没有来寻他的念头了。
  也好,她这般身份,纵然他是道德天尊,也是高攀不起的,如此便好。
  藏宝阁
  清鸿剑还在喋喋不休的吹嘘自己。
  白剑与血红的剑和他做辨争。
  “你们这群孤陋寡闻的井底之蛙,本剑可是亲眼得见,你们不信就罢了,还说我说谎,真真是气煞我也。”
  “清鸿你的话十句能信一句就不错了。”
  “我们虽说没有离开过三界,可你这谎话也太拙劣了,应龙的屁股能是你戳的动的?还有那鲲鹏若是真和那丑陋的女妖打的不相上下,你还能在那丑陋的女妖身上戳几个血窟窿?”
  清鸿剑气的直冒光。他虽说确实吹嘘自己,在芫意身上戳了几个血窟窿,可应龙和鲲鹏之事却是真的呀。
  “你们怎么就不信我哪!”
  “因为你不可信!”
  清鸿剑郁闷了。
  芫意离开丹殿,并没有离开兜率宫,隐身在宫中寻找清鸿剑的踪迹,突然路过一个阁楼,听到里面有动静,于是停下进了阁楼。
  “虽然那女妖精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坏心肝,烂肠子,可她确实真的厉害。”
  芫意刚进阁楼,就听到了清鸿剑的声音,她将清鸿剑收伏后,曾用自身血和清鸿剑做了契约,所以可以听到清鸿剑的声音。当听到清鸿剑对自己的评价后,芫意笑了。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她虽然长得丑,又不是个好东西,可是能耐大着哪。”
  芫意显露身影,清鸿剑背对着她,并没有察觉。
  倒是血红剑和白剑,看到有陌生人出现,显得有些害怕。
  “喂,你们听到了吗?我说的真的是真的呀,你们不能这样不信我啊!”
  清鸿剑喊得声嘶力竭,他可算是知道了说大话的代价了,若非他自己吹嘘自己的实力,也不至于说真话都没剑信他。
  “我告诉你们,我是逃出来的,我亲眼看到那丑陋的女妖精的徒儿被魔尊杀了,想着此时若是不逃,以后更加难逃了,那丑陋的女妖精要我保护她的徒弟,开玩笑那一个半妖,还能配我堂堂的清鸿剑的保护?”
  芫意冷笑。很好,它倒是自己都出来了,这也省得她逼问了。
  白剑终究是个好剑,她小声告诉清鸿剑。
  “清鸿,你背后有个人!”
  清鸿剑觉得自己剑身有些冷,可是他明明是一把剑呀!
  他调转剑身看向身后。
  芫意一身银白狐裘,银眸妖冶眸底带煞。
  清鸿剑若非只是一把剑,真想当场装晕。
  这女魔头,她找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