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一剑屠尽十万魔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鸿剑看到芫意的瞬间,心底只有一个念头,‘逃!’。
  于是剑身倏然化作一道清光流星就要逃离,可芫意的速度远远比他更要快,清鸿剑化作清光流星的瞬间,芫意一手握住了他的剑柄。
  “你要去哪里。”轻冷的语调,阴森森的。
  清鸿剑剑身颤抖。“没,没去哪。”
  “没去哪,是打算去哪。”
  清鸿剑剑身发颤,声音带着哭腔。“你杀了我吧。”
  “杀你?本主为何要杀你。”
  清鸿剑剑尖上下摆动。“你既然不杀我,能不能别吓我,我好歹也是天地化出的一把宝剑。”清鸿剑虽然带着哭腔企图蒙混过关,同时也在注意着白剑和血红剑。
  想当初他没被芫意抢走时,在这藏宝阁是何等的威风,道德天尊对他的喜欢,是多让其他剑羡慕,现在哪,自从被芫意抢走,虽说这女妖精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过他,可是对他三天不理,二天不见的姿态,和道德天尊的态度可谓是云泥之别。
  芫意心底也明白,这清鸿剑的反骨,不是一时一刻便能除去的,于是她将清鸿剑收起,真身这里,十多万魔军已经聚集完毕。
  芫意收回分身,狰砻看着乌泱泱的魔军,对芫意道。“都到了。”
  芫意看向天际聚集的十多万魔军,指尖有清芒萦绕,倏然一把清凌凌的长剑,自她手中幻化而出,她骤然抬起手,有风自天地出现,飓风卷动无数沙尘。
  天地一时黑暗下来,只有那狐裘的身影,在天地成为唯一的光线。
  天地若一副泼墨山水画,留白雕琢方圆,她手中的长剑,是唯一的色彩,而后手腕翻动,向魔军信手挥去。
  经年流转,彼时的北营,已经老迈,脑子时而糊涂,时而清晰。他喜欢在阳光明媚的正午,抱着重孙儿,讲他正当年见过的传奇。
  他嘴里经常念叨着一个名字,彼时那名字已经成为三界的禁忌,他说,这三界只有那么一个女子,当得起天界之主,而彼时,三界之主的名字叫做清让,重孙儿听到这里,总会捂住他的嘴。
  一脸无奈道。“祖爷爷,你糊涂了,三界并没有一个叫芫意的女子。”
  北营却摇着头,满目苍凉的看向曾经的不言山。“孩儿,你错了,三界有一个叫做芫意的女子,那女子有一双三界绝无仅有的银灰色眸,她是如今三界之主的师尊,她本该是三界的至尊,可她却死了。”
  当长剑挥去,天地突然恢复了光明。
  狰砻自黑暗适应了光明,震惊地看向魔军。
  魔军被他看的有些诧异,迟钝的看向自己的身体。
  无数的星点自天地出现,须臾十万魔军炸开,无数灰色的魔尘与星点交融一起。
  她那一剑,斩去了十万魔军。
  她转身,狐裘随风鼓动,轻冷的声音回荡在天地。
  “这十万魔军,是本主徒儿的陪葬。”
  一年后
  木杳站在山门前,接待着来自妖界各处的山主。
  山中库房,已经堆满了各处山主送的礼物,一旁的小妖,擦了一把汗,抱怨道。
  “木姐姐,以前我也没觉得妖界有那么多的山主,怎么突然冒出来那么多的山主。”
  木杳有些气喘,接过一个礼盒放在一边,捶了捶酸痛的腰,深吸一口气道。
  “你啊,还是太年轻,以前妖界没有妖主,这些山主唯恐魔界知道自己的存在,如今妖魔界已经统一,他们自然就冒出来了。”
  小妖面容尚且带着稚嫩,满眼崇拜看着木杳。
  “木姐姐,我听他们说,您是不言山的妖,跟着妖主那么久,您一定见过妖主吧。妖主真的像外界传的那样吗?”
  木杳温柔一笑,点了点小妖的额头。
  “小丫头片子,后天便是妖主大典,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小妖撅起嘴。
  “可是人家现在就想要知道嘛。”
  木杳看向山巅,眼底有着细碎的星光。
  “妖主她呀,是三界最强的妖,也是三界最美的女子。”
  小妖还想要问什么,木杳严肃道。
  “好了,把这些东西搬库房去,还有三位长老那边还在闭关,你去让厨房准备些滋补的东西,等三位长老醒来。”
  夜色已深,木杳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自己的洞府。
  刚踏入洞府,却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负手而立,长发及地。
  木杳惊讶道。“您.....?”
  那白色身影缓缓转身,眉目妖冶,眸色银灰,指了指身旁的石凳,示意木杳坐下。
  木杳忙道。“妖主,我.....。”
  她淡淡开口。
  “听清让说,他曾经给你了一颗仙丹,这仙丹虽然对女子有奇效,以你目前的道行,并不能完全消化药性。”
  木杳微微垂眸,少主给她仙丹之时,告诉过她,这仙丹可以除去她面上的胎记,可她闭关了许久,只法力见长了一些,胎记却并没有消失。
  “坐下吧。”
  是女子终究是有爱美之心的,更何况她爱慕的是少主。她深吸一口气,坐在了石凳之上。
  芫意看着她的头顶,手中出现一个仙丹,这仙丹从哪里来的,当然是从道德天尊处顺来的,至于顺了多少,就不足与外人道也了。
  她将仙丹在指尖碾碎,仙丹碾碎后,变成一股仙气萦绕在芫意的指尖,她用五指将仙气揉捏,直至仙气转换成醇正的妖气,拍入木杳的头顶。
  自混沌空间回来后,芫意就发现木杳眉心有仙丹的气息,可这气息她消化不了,毕竟这仙丹是仙家的东西,木杳一个小妖道行太浅,根本消化不了,自清让口中得知木杳曾拼死保护过自己的徒儿。
  芫意一直挺看好木杳的,这小妖怪虽说丑了点,可难得妖气醇正,是个好苗子。
  想到清让复活后,也需要一个小妖随身伺候,她就想起了木杳,这木杳难得对清让一片痴心,丑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对她而言,就是送木杳一个天仙容貌,也不是什么难事。
  妖族本就是盛产美人儿的地方,她观这木杳,除了脸上有块难看的胎记,五官清秀,若是除去胎记,难保不是个美人儿。
  ------题外话------
  明天不言山篇就结束了,开启天界篇。
  天界篇是本书最精彩的一篇。
  就不剧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