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谁干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妖魔界统一的一千年。
  妖界
  妖族一处小寨中。
  篱笆围起的鸡圈,几只公鸡耀武扬威的巡视领地。
  母鸡坐在稻草上,懒懒的眯着眼。
  一道白芒闪过,七八岁的红袍男童,悄无声息出现在鸡圈前。
  他先是左右环视一圈,熟练的自袖口掏出一个软竹编成的筐,顺手一甩,将一只公鸡罩上。
  说也奇怪,公鸡被那软竹编成的筐罩上,竟然没有做出反抗,任由那男童将筐用线拉近,随后将筐连通公鸡一起抱走。
  丛林中,男童熟练的起火,将公鸡收拾干净,滴上几滴蜂蜜抹匀,然后从袖中掏出一副银叉,将鸡穿在了叉子上。
  倒去血水,男童用衣袍下摆擦了擦手,戒备的观察一眼四周,肚子发出几声声响,他吞咽着口水嘴里道。
  “小公鸡啊,你不能怪我,我饿啊,师尊又不给我吃的,你放心去吧,我一定好好珍惜的你的肉。”
  篝火上的鸡,滋滋冒油,男童自怀中掏出一个芭蕉叶,将上面调配好的佐料,均匀抹在鸡的身上。
  等待鸡的颜色变成焦黄,男童将鸡拿起,快速不失优雅的将鸡吃个干净。随后挖了一个小坑,将灰烬与鸡骨头一同埋进入,他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肚子,打个饱嗝儿。
  一座高山,巍峨耸立,几乎横穿整个妖界。
  山峦叠嶂,起伏间最高一座几乎可比天齐高。
  男童自其中一个峰峦中进入。
  一个与他同等年岁的小妖,见他身影出现,哭丧着脸道。
  “我的爷,您可算回来了。”
  那男童横眼骂道。
  “嚎什么嚎,爷还没死哪。”
  小妖走前,拉住男童的袖子。“爷呀,您是不能死,可小的可真要急死了,您这是又去哪里了?刚才大长老才来过,要不是小的急中生智,恐怕就漏出破绽了。”
  “他来做什么?”男童甩开小妖,信步就向前走。
  “爷呀,今天是山中的大喜日子,您忘了?”
  男童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妖魔界的一统的第一千年,确实是大日子。于是骂道。
  “混账东西,不早说!师尊可在山中?”
  小妖道。“妖主已经在殿中了,就等您了。”
  山门外一个老者,向守门的妖抱拳道。
  “敢问,妖主可在山中。”
  妖见那老者,忙走前搀扶起他。“是您呀,妖主在山里呐,您等着,我这就去通禀。”
  妖殿
  帷幔之后,有身影慵懒躺在卧榻之上。
  有妖跪拜在地,轻声道。“主子,富海来了。”
  帷幔后,身影慵懒随意,手中把玩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淡淡哦了一声,道。
  “让他进来。”
  帷幔后,女子的声音慵懒,轻而冷,语气却有着高居上位的威严。
  老者一身布衣,一路目不斜视,踏入妖殿,对那帷幔之后,深深弓腰拜下。
  “富海,见过妖主。”
  帷幔后,女子声音传来。
  “你这把年纪,不在寨中颐养天年,跑妖殿所谓何事。”
  老者听闻这话,觉得有些委屈,着瓮声瓮气道。“妖主,您可还记得,您赐给小老儿的灵宝鸡?”
  帷幔后,女子漫不经心道。
  “记得。”
  老者哽咽道。“那灵宝鸡,近百年,一天比一天少,您原本送了小老儿一千鸡,如今寨中剩下的连二十只都没了。”
  帷幔后响起窸窸窣窣,女子半坐卧榻。
  “谁干的!”
  当年她去天界找来百花仙子,却并没有解决清让幻化妖体的事,为了给他造肉身,她广昭妖魔界,凡能为彼岸花化妖者,不仅有高官厚禄,仙丹灵宝,还可得她点化。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位老者富海,便是当年彼岸花化妖找出办法的能人。为此,她甚至到天界,把玉帝后花园的灵宝集抓了干净,送给了已到暮年的富海。
  道祖还命于天后,各种延年益寿的仙丹,灵宝开始在三界变得奇货可居,这玉帝的灵宝鸡便是其中一个。
  灵宝鸡食仙气而生,食之一只可增寿百年,于其他的仙丹灵宝不同,这灵宝鸡不分仙神妖魔,凡食者,皆会延寿百年。
  若非如此,千年前已经到暮年的富海,又怎能再活一千年。
  老者变得有些吞吞吐吐。
  “但讲无妨。”帷幔后的女音,带着薄怒。
  老者横下心,深吸一口气道。
  “是妖主的徒儿,少主清让!”
  妖殿旁,一个红色的身影,小心的趴在窗前,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声音,当听到自己的名字,红衣男童,呲牙咧嘴骂道。“好你个富海,小爷不过吃了你几只鸡,你就到师尊这里告状了!”
  跟随他的小妖,赶忙捂住了他的嘴。
  “我的爷,您小点声音吧,这要是让妖主知道,还不剥了小的皮。”
  男童一脚踹到小妖屁股上,把小妖踹了一个趔趄。
  “把你的脏手拿开,小爷自己做的事,师尊剥也是剥小爷的皮,关你什么事。”
  小妖带着哭腔道。
  “您这话可不凭良心啊,谁不知道您是妖主的心肝儿肉,哪次您做了狗屁倒灶的事,不是小的挨打,妖主自然不舍得惩罚您,可对小的,妖主可是下了死手的。”
  男童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一把搂住了小妖的肩膀。
  “这些年倒是委屈你了。”
  妖殿内
  芫意看向窗边的两个孩子,微微冷笑。
  可富海既然把状告到了自己这里,她也不好明着偏袒自己的徒弟。
  “你先回去,灵宝鸡的事,本主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富海毕竟对清让有恩,这小子自从重生后,没少让她操心,如今竟然去偷灵宝鸡了,也是要好好的教训他了,若是这样下去,日后还了得。
  恩将仇报这种事,他如今都能做出,日后若是长大还不指定捅出什么篓子哪。
  富海出了妖殿,一个矮小的红袍身影,突然跳到了富海的面前。
  那红衣男童,俊美无双,此刻阴沉着俊脸,阴郁清冷,小小身体倒是有一股煞气冲天的错觉。
  “富海,你别以为给了小爷一个肉身,小爷就要感恩。你给小爷等着!”
  有女子声音带着薄怒。
  “给为师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