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我叫绿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那女音,红衣男童面色一白,心道:完蛋了!师尊生气了!
  他向后看了看跟随身后的小妖,小妖吓得双腿发颤,推搡着他。
  “少主,您进去吧,您若是不进去,小的小命难保。”说到最后,小妖已经带着哭腔。
  殿外清让迟迟没进来,帷幔后的芫意,挥去一阵风,将他卷进帷幔。
  清让只觉身体眼前一黑,已经来至妖殿,看到卧榻之上,慵懒的银裘女子,双腿一软,直直跪了下去。
  “师尊.....。”
  芫意冷哼一声。
  “你还知道,为师是你师尊?”
  他低下头,嘴里嘀咕道。“您要罚就罚,何必故意吓我。”
  银灰色的眸染上薄怒,愈发深邃。
  “你既然认为为师要罚你,你可知错。”
  他抬头梗着脖子道。“我没错,我不过吃了那老妖怪几只鸡而已,那鸡是师尊送他的,我吃了几只是给他面子!”
  芫意皱眉,当年为了让彼岸花再次绽放,她抹去了清让的记忆,为的是让他专心化妖身。毕竟他曾经是半妖,若是带着记忆以彼岸花化妖,恐怕会影响化妖的成果。
  可没想到,自从他用以彼岸花化成妖身,仿佛变了一个禀性,再没了当日清让的乖巧聪颖。
  如今的清让张狂傲慢,想来和用彼岸花化妖身,脱不了干系。
  “你既不知错,便跪在山脚下,什么时候知错什么时候起来。”
  清让眼圈一红,从小到大师尊都没凶过他,如今竟然为了几只鸡,就罚他跪在山脚。跪就跪!
  他站起身,气冲冲的踢开帷幔,向外走去。
  芫意摇头,叹了口气。
  指了指隐于暗处的虎裎。
  “跟着他,别让他做什么傻事。”
  虎裎点头,随即隐身跟上。
  清让刚走出殿门,小妖便小跑着跟了上来,看了看他的眼,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沉默的跟在他身后。
  小妖想不明白,少主究竟有什么好委屈的,若是他有这么一位师尊,每天傻笑都来不及,哪会像少主这样,天天唯恐天下不乱。
  到了山脚下,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若非清让有一身好体力,早就如小妖一般,虚脱的瘫软在半路了。
  清晨的不言山,灵气最是充沛,灵气成雾状萦绕半山之间,若一条透明的龙,盘旋其上,别有一种美感。
  清让无暇看着美景,直直跪在山脚山道上,脊背笔挺,一脸傲气。
  自山道蹦蹦跳跳走来一个粉衣女童,那女童尚且未完全成就肉身,挂着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见到清让跪在地上,瞪大了圆滚滚的黑眸子。
  她好奇的走向他,蹲在他面前,粉嫩的脸蛋儿,大眼睛又黑又圆,托腮看着他。
  “喂,你在做什么?”
  清让推开她,将头转过去。
  “走开!”
  女童有些生气。
  “你这妖,本姑娘跟你说话,你听不到是吧,这路是你家开的呀,我凭什么走开!”
  清让冷声道。
  “臭丫头,远离小爷的视线,小爷没心情和你扯皮。”
  那女童叉腰,继而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剑,那剑不长,青色的剑身,似乎是为她量身制作,她将剑指向清让。
  “你这坏脾气的妖,既然不会说话,本姑娘用剑来教你说!”
  清让看了眼那青色的剑,冷笑。
  “就凭你?别让小爷笑掉大牙。”
  女童被他这话,气得喘粗气,头顶两个兔耳朵,随着跳动起来,愈发可爱至极。
  “气煞本姑娘了!”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剑刺向清让,清让见剑刺来,双指夹住剑锋,冷冷道。
  “就你这点本事,小爷看不上,滚!”
  “你敢骂本姑娘!”女童被气到,瞪大了眼,拔出剑,再次向他刺去,这一次不再像刚才那样那么随意,而是用了妖力。
  青色的剑身,因有妖力加持,有凌厉之气,她挥动间,剑身带有破空之声。
  “有完没完了!”清让原本肚子里就有气,如今被这女童胡搅蛮缠了一番,已经气急。
  他一掌拍向地面,身体腾空而起,站起身,红袍无风自动,尚且稚嫩的五官,眉眼有着不容忽视的煞气。
  虎裎目睹一切,看向他眉眼的煞气,表情复杂。
  女童见他这般模样,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反而兴奋起来。
  自从她来到不言山,周围的小妖,因为她的姐姐木杳,一直没谁愿意真的和她比试道行,她空有一身道行,苦无对手,好是郁闷,如今竟然有了一个送上门来的对手,她又怎会害怕,兴奋还来不及。
  女童挥动剑身,竟无杀伐之意,移动间轻盈飘逸,很是赏心悦目。
  虎裎点了头,这孩子倒是个好苗子,也不知是山中谁的弟子。
  清让与她不同,他招式干净利落,招招挥去,皆是致死杀招,若非这女童有些道行,早就败下阵来。纵然如此,那女童走了不到百招,便有不敌之势。
  虎裎很是满意,少主自从化彼岸花妖身,不过一千年的道行,这女童虽说看起来和少主高矮不差,却有了二千年道行。少主的师尊是妖主,自然与这女童有着云泥之别。他观这女童,所学招式道行,有阴柔之美,想必师尊必然是山中的女妖,不知那妖是谁。
  虎裎对这女童起了爱才之心,心道:若是那女妖好说话,自己若是收个女弟子也不错。
  清让挥去一掌,女童见避无可避,竟然不躲,反而是迎了上去,清让皱眉,及时收回掌力,骂道。“你不要命了啊!”
  那女童一扭头,气冲冲道。
  “本姑娘动手,没有认输的一说,今日你赢了本姑娘,本姑娘死在你手里,也是技不如人。”
  清让这才认真的打量着这女童,而后自心底得出一个结论:这小妖头铁,脑子可能有问题。
  女童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大声道。
  “喂,我叫绿萝,你叫什么名字。”
  清让没好气的再次跪在地上。“你废话真多,小爷不想理你!”
  他说完这话,便眼观鼻鼻观心,打算不理这女童。
  可绿萝见他不说话,似乎忘记了自己打不过清让,再次拿起剑对着清让。
  “你这妖可恶的很,你站起来,我们再打过!”
  ------题外话------
  樱雪抢红包好快,你手速太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