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三界之中找不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让闭了眼,打算眼不见心不烦。可绿萝哪肯放过他,将剑尖几乎戳到了清让的鼻孔。“怎么?你怕了!”
  清让干脆封闭了五识,他可不想和这小妖多做纠缠。
  绿萝见他闭眼,显然是封闭了五识的模样,哪肯轻易罢休。她自从千年前被木杳接到了不言山,妖众因她姐姐木杳,对她多加忍让,山中甚至有谣言传出:木杳是妖主内定的少主夫人。
  妖主对少主的疼爱,妖魔界有目共睹,若木杳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当上少主夫人,便足矣在妖魔界横着走了。
  山中,一座临近妖殿的洞府。
  木杳自洞府走出,看了看天色,眉头轻皱。
  绿萝那丫头怎么还没回来?莫不是在路上出了岔子?木杳并不担心绿萝的安危,如今的妖魔界与以往不同,就连天界,似乎对妖魔界也是多加爱护。千年前天界还曾围剿妖族,自从妖主一统妖魔界后,妖魔界再无围剿妖族之事发生。
  她深知自己的妹妹,仗着自己在山中受妖主赏识,没少在妖界兴风作浪,好在她禀性不坏,最多也就是追着妖与她比试道行而已。
  她低头,拢起耳边碎发,向相邻的一处洞府走去。
  一张大石床,躺着一个昏迷的男子,那男子眉宇俊逸,似乎已经昏迷许久,面色萎黄,气息短促。
  伺候男子的两名小妖,见到木杳进来,躬身施礼。
  “木长老。”
  木杳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不必多礼,她走向石床,坐在石床一侧,为石床旁的男子,掖了掖被角。问道。
  “今日如何?”
  “回木长老,今日青魇公子能喝药了。”
  木杳抓住了青魇的手,满眼欣慰。百年前,消失了许久的青魇,突然出现在山中,只说了一句‘少主’便陷入了长达百年的昏迷。
  当年木杳为了救清让,将青魇拉到了不言山,想不到竟然害他变成了这般模样。木杳对青魇心底有愧,百年来每日都要来这里,看一看他。
  她紧握住青魇的手,挥退小妖。
  “青魇,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经常嘲讽我长得丑陋,那时我便想,母亲那般的美人儿,怎会生出我这样的女儿。”她低眉一笑,温柔尽绽。“我甚至想,我是不是母亲抱来的孩子。你啊,我那时候将你当作我的好朋友,求你去问问,有没有哪家丢了姑娘,不想你呀,竟然转头就告诉了母亲。”
  她想到了孩提时代,眼底带着回忆。
  “母亲将我好一顿打,现在想起,还是觉得你真是坏。世人常说,好人不长命,你那么坏,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我如今做了山中的长老,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妖了,你若能醒来,该有多好。”
  说到这里,木杳眼底有了泪光,她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或许是太孤独了,她总爱回忆往事。妖众以为她如今成了不言山山唯一的女长老,定然是威风十足,了却忧事,可木杳并没有这种感觉。
  成为长老后,她需要过问的事情太多,妖魔界如今已有数亿口,大事小事不断,越是忙碌,越是寂寞。她并非是一个希望有大作为的妖,以前希望陪在少主身边,可自从少主以彼岸花成妖,变了个性,她那份爱慕淡了许久。
  木杳走出青魇的洞府,已经是接近日暮,问了问小妖,并没有见绿萝回山,于是打算亲自前去寻找。
  山脚下。
  清让依旧跪着,身旁的绿箩,像是累了,挥着长剑在地面画着什么,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跟随清让的小妖,终于来到了山脚,气喘如牛,扶膝蹲着。他抬头,看到离得不愿的清让,忙站起身,小跑了过去。
  “小的来迟了!”
  小妖见清让闭着眼,没有说话,觉得奇怪。这才发现,坐在少主旁边的女童。
  “绿萝?”
  “文矩?”
  文矩自然认识绿萝,木长老的妹子,一个疯丫头。
  绿箩自然也认识文矩,听说他是少主的贴身亲随。她虽说仗着木杳的威名,在山中少有妖辈敢惹,可因不言山等级分明,她一个纵然是长老的亲妹子,也不能住在上山,只能住在半山腰。
  而清让从不去下山行走,纵然有什么需要,也是派文矩过去。
  二妖同时开口。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等他打架。”绿萝指着清让道。
  “我找我们少主!”文矩指着清让道。
  “他是少主?!”
  按说,绿腰不可能不认识清让,作为妖主的唯一弟子,清让的一点小事,在妖魔界便能传出天大的谣言。更何况,如今的清让与以前那个不喜外界走动的清让不同。
  可绿萝是个醉心提升道行的武痴,自来除了找妖打架,从来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找架打。
  “你要找少主打架?”文矩面色不善的看着绿萝。他自从伺候了少主,少主虽说对他动则打骂,又要背锅受罚,可能能贴身伺候妖主的徒儿,这是何等的荣耀。
  更何况,少主对他其实也不错,有好吃的总会想着给他留点渣。文矩求的不多,能有一口残渣,就够了。
  绿萝显得有些尴尬,她虽然是个武痴,可也知道少主是妖主的心肝儿。
  木杳一路走来,自下山小妖处得知,绿萝和少主在一起,唯恐绿萝犯痴,伤了少主,驾云赶路。
  到了山脚,果然见绿萝在少主的身旁,她脸色一沉喝到。
  “绿萝!”
  绿萝抬头,看向半空。
  “姐姐?!”
  木杳落了云,对跪在地面的清让遥遥一拜。
  “木杳,见过少主。”
  清让虽说封闭了五识,却也并非完全不知外界之事,他睁开眼,五识重新开启。
  “嗯,起来吧。”
  清让也曾听过,这木杳对曾经的自己爱慕很久,可奈何没了从前的记忆,对木杳的心情复杂的很。
  初次自外界得知,这木杳是师尊内定给自己的夫人,他还曾去问过师尊,不想师尊竟然认真道’她若给自己的弟子选夫人,那女子定然要是三界难寻的绝色。‘。
  彼时清让看着芫意,道。“那这女子,一定要比师尊更强更绝色。”
  芫意竟然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告诉他。“那你不必找了,三界之中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