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淬天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魇昏迷了一百年,被那女妖关进地牢九百年,对外界的变化一概不知。可既然木杳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当着妖主与少主的面询问。
  他弓腰下去,为清让把脉。
  清让脉象平稳有力,并没有生病的征兆。
  芫意撩开帷幔,问青魇。
  “如何?”
  清让突然悄无声息的掐了下青魇的手背,青魇变了脸色,表情凝重。
  “山主,木杳你们先出去。”
  木杳轻咳一声。
  “青魇,如今山主已经是妖魔界的妖主。”
  芫意关心清让的身体,听闻青魇这么说,以为清让身体有恙,于是指了指木杳。
  “你先出去。”
  青魇却道。
  “妖主,您也请先到殿外等候。”
  芫意面上有些难看,可这青魇是妖魔界除了清让外的唯一半妖,芫意看了眼躺在卧榻上的清让,也随之走出殿。
  清让见芫意出去,当即布了一层小结界。
  “我没病!”
  “我知道。”
  “你就是木杳的那个青梅竹马。”清让打量着青魇,妖魔界一直流传着木杳是妖主为他挑选的夫人,清让自然也让小妖们查过木杳的身世。听闻木杳有个半妖的青梅竹马,医术高超,还在千年前给他瞧过病。所以他用的是肯定语气,而非疑问。
  “我确实和木杳相识于年幼。”
  “你要帮我个忙。”
  青魇马上道。“欺骗妖主,我可不敢。”
  清让道。“没让你骗师尊。”
  芫意在殿外等着,迟迟没有听到里面传出动静,站在殿门,向里面瞧着,却见青魇走了出来。
  “如何?”
  青魇表情严肃,走到芫意面前,先是叹了口气。
  “少主身体无碍,可是....。”
  赶在芫意眸色变冷的前面,青魇继续道。“少主似乎是心理有些问题。”
  “心理?”清让心理有问题,她怎么没看出来。
  青魇道。“我一时也说不好,兴许一直跟在妖主身边,会好点。”
  芫意松了一口气,既然清让跟在自己身边会好点,那她时时带着他,也并无妨。
  天外天
  兜率宫
  篷皓孤身站在宫门,已经有了一段时间。
  直到看守宫门的仙卫,实在是受不了了,开口道。
  “你到底进不进。”
  篷皓道。“着什么急,容本将再想想。”
  仙卫不耐烦道。“你想了大半天,再不进我们可不让你进了。”
  篷皓这才一步一停的走上宫门的台阶。
  半月正在和道童交代着什么,却见守门的仙卫,走了过来。
  看到了半月,仙卫脸色一变,转头就要往回走。
  “喂!”半月快走几步,挡住了仙卫。“你跑什么。”
  仙卫睁眼说瞎话。“小的没看到您。”
  “没看到我?可我看到你了,你分明是看到了我,才跑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黑心事,走跟我去见天尊。”半月不由分说,就要揪着仙卫去丹殿。
  仙卫忙道。“小祖宗,您就饶了我吧,我是过来通禀的,天界的神将篷皓求见。”
  “篷皓?他不是那个天界第一的神将吗?他来我们兜率宫做什么?”
  仙卫哭丧着脸。“那小的哪知道啊,他也不可能对小的说啊。”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就来通禀啊,你分明是吃了他的好处,天界那群神仙没一个好东西,天天和玉帝那个老不死的,算计我们天尊,快说他到底干什么来了。”
  仙卫快哭了,他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遇到了半月,这小童仗着受宠,没少给他们这些底下的小仙罪受,今天他这是撞枪口上了。
  “小的真的不知道啊!”
  “你还说不知道!”半月扬手就要打,半风端着木盘,自走廊走出。
  “半月,你干什么?”
  半月放下手。小声在仙卫耳边道。“今天饶你了。下次别让我再碰到你。”
  仙卫对半风送去了感激的目光,接到仙卫的目光,半风大概也清楚了,半月这是又欺负这些小仙了。于是对仙卫道。
  “你不守宫门,来这里做什么?”
  “小的是来通禀的,天界的蓬蒿将军求见。”仙卫远离半月,向半风这里小跑过来。
  “天尊在丹殿,你随我来吧。”
  篷皓踏入丹殿,左右张望着,这就是道德天尊的炼丹房啊?真是气派,不愧是道祖的大弟子,炼丹房都显得与众不同。
  半月见篷皓左右张望,脸色冷了下去,可他们虽然是道德天尊的童子,篷皓却是天界的将军,半月虽然胆大,可也不至于敢公然训斥天界的将军。
  白术盘坐在八卦镜前。
  “你来所为何事。”
  篷皓未曾开口,面上已有三分笑意。“听说天尊有个淬天葫芦?”
  白术被他这么一问,想了一会儿,才道。“确实有。”
  篷皓面带喜色。“天尊,小将得了玉帝的圣旨,愿用三十四天的天契换您手中的淬天壶。”
  当年道祖创造仙神后,将仙神赐居天界。这天本是三十三天,后来虽有了天外三天,天契却在玉帝的手中,第一天自从被道德天尊建了兜率宫,三界公认这天外天的第一天就是道德天尊的了,实质来说,这第一天道德天尊只能算是借住。
  这天契有或者没有,对白术而言并没有多大影响,他料想玉帝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将他自第一天赶走,可这玉帝是自哪里得知自己练出了淬天壶?
  白术看了眼半月,半月缩了缩脖子。心道:我也就是顺嘴说了几句,哪知道就传到了天界玉帝的耳朵里。
  白术玩弄着拂尘,低眸道。“这淬天壶,可是三界罕有,绝世无敌的至宝,一个第一天的天契就想换本尊的至宝,玉帝算盘大的不错。”
  篷皓满脸堆笑。“哪能哪,玉帝知道您手中的宝贝,数着淬天壶威力最大,哪能就用第一天的天契来换哪。”
  半月心道:这玉帝莫不是个傻子,淬天壶是天尊用来炸鲲鹏的,怎么就算的上至宝了。
  “玉帝嘱咐过小将,只要能换来淬天壶,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半月捂着头,这天界的神仙莫不是脑子都不好使?哪有这么谈交易的,人家卖主都没开口,自己就把底交了,这是生怕别人不宰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