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淬天壶被抢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篷皓远远看见一个女子带着一个孩子,隐隐绰绰间并没有看到那女子的容貌,倒是那孩子一身红衣,格外显目。
  “你们是何方的妖,见本将竟然不跪拜迎接。”
  芫意听闻他自称本将,微眯银眸。
  清让侧过脸,冲着他讽刺道。
  “就凭你?”
  篷皓降落云头,看向清让。
  “你们是哪里的来的妖,天界岂是你们可以随意来往的地方。”
  他虽是对着清让说话,可却是在质问芫意,他见这女子坐在云霾之上,背对着他,心底觉得奇怪,心道:这女子莫不是天界通缉的妖,怎么不敢正面视人。
  “喂,你看我师尊做什么。”清让拦在芫意面前,瞪着篷皓,但他人小个子矮,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篷皓想要拨弄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清让,可清让那会让他得逞,他手堪堪碰触自己的身体,清让便一把叼住他的手腕。篷皓吃了一惊,这孩子怎么力气这么大。
  篷皓因另外一只手捧着淬天壶,只要以腿踢开清让的手,他见清让不过是个孩子,并没有动用术法,而仅仅是用肉身之力。
  篷皓腿抬起的同时,清让比他速度更快,用腿将他腿别住。
  篷皓腿被别住的同时,身子一个踉跄,手中的淬天壶险些脱离掌心,他惊出一身冷汗,忙以仙力灌入被清让别住的腿上。清让见他动了术法,自己也将妖力灌注在腿。
  篷皓只觉别住自己的腿,如山之重,他这才不敢小看了清让。
  “你是妖魔界的妖。”他语气带着笃定。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清让语气带着调侃,可身体并没有一丝松懈。
  “你们妖主芫意,本将也曾见过,在通天镜上,也目睹过她道行之深,若是你是妖魔界的妖,本将还能留你一条命,若不是.......。”
  他周身一震,仙力散于周天,手腕灵活一翻,自清让的手中脱离,一掌运仙力于掌心,向清让拍去,清让见那掌印,半空一个后翻,灵巧的避让开来,而后稳稳站在云上。
  “若不是,今日你们可要小命不保!”他说完这话,一脚向清让踢去,清让双掌一压他腿,凌空飞起,周身妖力灌注于身,一身红光耀眼。
  “好徒儿,既然他意欲取我们师徒的性命,你便和他斗上一斗,看看他是否有这能耐。”
  芫意虽说爱护清让,可雄鹰终究要翱翔天际,不能一直生存在她羽翼下。更何况自从他融合无上丹后,芫意还没见过他与别人斗过法,这天将既然是天界的将军,想必这道行也不会太低,正好给清让一个展示的机会。
  “谨遵师命!”
  清让自然也清楚,这是师尊给自己的一个展现机会。
  他不再躲避,在空中瞬间解开了彼岸花妖体。
  篷皓只见这孩子,周身亮起暗红妖气,面上一侧显现出一个金色的彼岸花。彼岸花甫一出现,九重天半天被幽冥之气染成红色,他心中一惊,这妖看起来不过是个孩子模样,怎么会有这么大煞气。
  他不敢轻敌,一时拿不准这两妖的来历,周身戒备同时,将武器幻化出来。
  原本的魔界魔宫,自从妖魔界有了妖主,魔宫变成了摆设。千年来魔界已经被妖界同化,虽说也有魔跟随着冷貉,可不管是魔是妖,爱好和平的总比喜欢战斗的多。
  曾经雄霸一时的魔宫,如今虽然巍峨,却没了以前的霸气。
  狰砻坐在血池之中,紧闭双目,头顶犄角已经重新长出,他黑翼合在身后,裸露着上半身,血池的血气,萦绕在周身,有汗水划过他紧实的小腹蜜色的腹肌,随着他呼吸的起伏,汗水滚动至血池,瞬间化成水雾。
  “如今虽然没了魔界,可你还是下一任的魔尊,为尊着一定要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其次才是强悍的修为。”随着声音的传来,一个玄袍王冠的中年男子,走到血池前。
  他看着血池之中的狰砻,继续道。
  “这血池的血气,乃是为师积攒数万年的精华,这血气入身虽然痛,可提升修为,洗涤肉身,却是最快的。你如今已经在血池之中待了四百九十九年,还有一年,再忍一年。”
  九重天
  随着篷皓幻化出武器,清让也随之将一个血色剑幻化出来。
  一边是暗红的光,一边是清冽的仙气,两个身影同时出手。
  清让招式招招杀伐利落,而篷皓招式极慢,却优雅蕴含道义在身。清让出招极快,一剑挑出万丈红光,篷皓却捏诀,剑影成剑障挡在身前。
  清让见他面前以剑影遮挡自己的杀招,脸旁一侧,金色的彼岸花自他脸上长出实体。
  妖娆的彼岸花,血红的花瓣,血红的光,瞬间蔓延开来。
  篷皓身为天界的第一将,第一高手,自然不能被这彼岸花唬住。
  只见他飞身刺向彼岸花的花梗,清冽的仙气,凝化成一把刀,只见砍向了彼岸花。一边是篷皓持武器来刺他的花梗,一边是他要用仙力砍他的花。
  清让虽然融了无上丹,并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一时之间面对这两面夹击,不知如何应对。
  “仙力乃是天地的清气,当日道祖自清气启灵智,化身道祖,代表了这天地至清,清则无秽,你是妖,妖力虽然不是秽,可你乃是彼岸花的妖身,彼岸花成长自冥界,吸取的是三界的怨气,你试着融入彼岸花,将怨气自彼岸花抽离出来。”
  篷皓心底一惊,这女子是谁,竟然知道三界的道祖的真身之秘!
  清让被芫意这么一点解,茅塞顿开,他不在想着如何应对夹击,而是周身亮起红光,融入了彼岸花。
  红色的海洋,无数的脉络,清让在红色海洋之中寻找师尊口中的怨气,他并没有见过怨气,可既然师尊说有,那一定是有的。
  随着他在血色之中游走,越走越深,脉络越是密集,他看着一处如树根一般密集的根须,突然停住了身影。
  那密集的根须,虽然也是红色的,可这红色却不是纯粹的红。
  而是夹杂着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