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一哭就更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天界的神仙脑子是不是都不好使?”半月如是问道。
  神官面色有些难堪。
  “那仙童认为,这三界谁是仅次道祖之下的强者。”
  神官语气不善,故此发问。
  “谁是最强的……,那可不好说。”半月本想脱口而出芫意的名字,可一想她可是妖魔界的妖主,若说她是三界最强的,那他们天界岂不是很没面子,更何况,他们天界还有通天道人哪。
  “仙童,既然你也说不出谁是最强的,那小仙觉得篷皓将军是最强的有什么不对?”
  氛围有些冷,忙碌着搬东西的仙官,不敢抬头,生怕波及到自身。
  天宫后花园
  玉帝洒下一把鱼食,引得莲花池锦鲤簇拥而来。
  篷皓看着那鱼群有些出神。
  玉帝突然道。
  “你的脸……,可能用术法遮盖下。”
  篷皓面色有些冷。
  “试过了,并没有用。不知那淬天壶中的到底是什么,竟然这么厉害。”
  玉帝奇怪道。
  “你说,这淬天壶被那妖主的徒儿拔开瓶塞就爆炸了?”
  篷皓道。
  “说也奇怪,那淬天壶我回天界时,也曾研究过,并没有感觉到它有至宝的力量。”
  “算了,既然已经落在了那妖主芫意的手中,这淬天壶不管是不是至宝,都与天界无关了。”
  玉帝说完这话,信步走入天宫,仅留一个背影给篷皓。
  篷皓看着他的背影,沉默良久。
  妖界不言山
  清让屁颠颠的跟在芫意身后,芫意行在前方,面色有些冷。
  木杳见妖主和少主回来了,忙走上前问道。
  “少主,妖主不是带您去游览三界风景吗?”
  清让答道。
  “是啊。”
  木杳面色很复杂,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少主怎么变黑了?”
  清让抬手,看着自己的手,见手背一片漆黑,忙小跑着进了内殿,喊道。
  “师尊,那术法又不管用了!”
  芫意显得有些疲惫,坐在卧榻前,病恹恹的。
  自从她丢失了一魂一魄,身体每日都在流失力量,虽然道源依旧在,可这天狐的肉身,却有了早衰的迹象。
  见清让闯了进来,她提了精神。
  “让为师看看。”
  清让把自己的脸,凑到了芫意的面前,芫意忙推开他的头。
  “离远点,为师看不得丑东西。”
  清让显得有些委屈,他怎么就成了丑东西了。
  这淬天壶的阴阳二气,当真是邪门。去往北冥海的路上,芫意试过了几种术法为清让驱除黑气,可那黑气无论如何都消失不了,她只好用法术,勉强为清让做了个障眼法。
  谁知道,这障眼法,竟然会失效。
  白术那条老泥鳅也不愧是三界第一的天才,这黑气竟连她都无法驱逐。
  清让扯着芫意的袖子,撒娇道。
  “师尊,您给徒儿想想办法吧。”
  芫意看了看清让的脸,猛地闭上了眼,清让快哭了,顾不得继续撒娇,向大殿外喊道。
  “木杳,给我拿块镜子来。”
  女子爱美,身边几乎都会有个铜镜,木杳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如今她面上已经没了胎记,自然会时不时的顾镜自怜。
  清让接过木杳的铜镜,一张黑碳脸,倒影在镜中,眼睛还算黑白分明,可眉头却秃了,鼻子还算高挺,可嘴巴却肿成香肠。
  清让被自己的样子吓到,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看向卧榻上的芫意,抽了抽鼻子,眼看要哭。
  芫意忙道。
  “别哭,一哭就更丑了。”
  清让听到芫意这么说,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他今年才一千岁,若是以后顶着这张丑脸,莫说师尊嫌弃自己,恐怕自己也要嫌弃自己了。
  文矩听说少主回山了,一路飞奔到了大殿前,还没进去,就听到了少主的哭声,他停住了脚步。
  少主在哭?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文矩比清让要大个几百岁,他刚来山中那会儿,正赶上少主化妖身。
  彼岸花成就妖身,莫说妖魔界没有,整个三界也是独一份。
  那彼岸花生活在冥界,吸收怨气成长,用此花修炼成妖身,若无强大的毅力,强大的内心,绝对坚持不下来。
  他初跟少主时,夜晚守夜,总是会听到压抑的呻吟声。
  那成就妖身的痛苦,他从未在妖主面前显露过,甚至从未对妖主提及过。
  所以,虽然少主是个孩童的模样,他却从未当少主是个孩子。
  而当文矩听到少主的哭声,他第一反应是,少主莫非是在假哭?
  内殿
  芫意被清让哭的脑仁疼,想到当年,她刚把这徒儿捡来时,他也是这般。
  虽然觉得烦躁,可莫名又觉得熟悉。
  她站起身,将那红袍的孩子抱在怀中。
  清让在她怀中抽噎着,抬着眸,眸中还有未干的泪光。
  芫意轻柔的拭去他的泪水。
  “有为师在,一定会让你变回原本的样子。”
  清让将头埋在芫意的胸口。
  心中曾经埋下了一个种子,而今枝枝蔓蔓从心底蔓延,他在等,等这枝蔓成苍天大树,等这枝蔓郁郁葱葱,等她发觉,也在等自己强大。
  木杳觉得如今的少主有些不对劲。
  她不知道如何形容如今的少主。
  若说以前的少主,是一个温雅如玉的画中人。
  那么现在的少主,便是一个走入尘世的妖孽。
  她突然想起,初遇的少主。
  一千年,对妖而言并不算长。
  可她竟然已经忘记了那时少主的模样。
  只记得,他眉眼如画,身后是花海,他在花海转眸,那一眸便叫她牵挂了一千年。
  怀中的清让,响起了鼾声。
  芫意将他放在卧榻之上,为他盖好了被子。
  温柔的为他擦去,眼角的泪痕。
  向木杳道。
  “本主去趟天外天,清让醒后,你去喊山迦过来,修炼不可中断。”
  芫意走出内殿,见清让亲随小妖,站在殿门前,不知在张望什么。
  文矩看到芫意,直接跪倒。
  “见过妖主。”
  芫意用风托起他。
  “清让过分活泼了,你跟在他身旁伺候,没少替他担惊受怕,本主这里有一枚仙丹,你如今年岁还小,还不能消化里面的力量,若有二千年的修行,再吞下,最好。”
  芫意自袖中掏出一枚仙丹,将仙丹放在文矩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