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捉妖记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年问道。
  “你为何骂她。”
  女子转过头,气冲冲道。
  “关你屁事!”
  二人自屋檐跳下,直接进了醉香苑里面。
  这醉香苑几乎占了半条街,里面假山流水,楼台亭阁,最为奇特的是,这醉香苑里面,竟然有条小河。
  小河中央有座阁楼。
  阁楼四面环水,有帷幔遮掩四面,小河之上,一叶扁舟伴夜色翩翩而来。
  有少女一身蓝衣,涉水而来,薄纱遮面。
  阁楼灯火通明,波光粼粼的水面,少女若仙子下凡,出尘脱俗。
  女子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瓜子,将瓜子皮吐到水面,少年皱眉。
  “吃吗?”女子将掌心的瓜子放到少年的面前,少年推开。
  “不吃,你从哪里偷来的东西。”
  女子气道。
  “你管我!”
  少年指着那蓝衣少女道。
  “她是妖。”
  女子斜眼,睥了他一眼。
  “还用你说!”
  小舟停靠在阁楼,阁楼里,有人走出,搀扶起舟上的一男一女,蓝衣少女立在楼阁顶上,笑道。
  “好一对狗男女。”
  女子拍了下大腿,兴奋道。
  “有好戏看了。”
  少年看了眼那蓝衣少女,又看了看身边的女子。
  “你认识他们?”
  “自然认识,傅大人,我们酆都的父母官,谁不认识。”女子指着阁楼上的一男一女,为少年介绍道。“看到那男子没,他是酆都的县令,身旁的女子是醉香苑的头牌花魁翡女。”
  女子看向阁楼上的蓝衣少女,神秘兮兮的趴在少年耳根小声道。“这蓝衣的小姑娘,别看年轻,可是我们县令夫人。”
  少年眸色一沉,这县令的夫人竟然是妖!
  女子又道。“我告诉你啊,这县令夫人可不是坏人,她为我们酆都做了许多的好事。”
  少年觉得奇怪,问道。
  “她是妖,你不怕她吗?”
  女子理所当然道。
  “妖也有好坏之分,就像是人也有好坏,她是好妖,我为什么要怕她。”
  少年不知是讽刺,还是夸赞她道。“你倒是通情达理。”
  女子意味深长道。
  “我不仅是通情达理。”
  少年没有听清女子的话,而是全身贯注的看着阁楼的一男二女。
  蓝衣少女落入水面,足尖一点水面,若倾听者点水,荡开层层涟漪。
  她踏着水面而来,走到男子面前。
  “你告诉我,你今日有公务处理,所以让我早点歇息,原来是找她来处理公务。”
  傅恒皱眉。“蓝儿,别闹。”
  女子大笑,面上满是讥讽。
  “傅恒,你不过是个落第的书生,若非是我,你能做的了这酆都的地方官?你如今还算不上功成名就,就打算让我这黄脸婆下堂了?”
  翡女盈盈一拜,柔声道。
  “夫人,您误会大人了。”
  蓝若一指翡女,怒声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那翡女虽有一副好身材,却长了一张清纯乖巧的模样,被蓝若一呵斥,眸底含泪。
  女子拍手。“好演技啊,人家都说婊子无情,你看这情不是来了吗!”
  少年按下女子的手。“你难道不怕他们看到吗?这么大的声音。”
  女子甩开少年的手。“你想吃我豆腐啊!”
  少年冷哼一声。“你的容貌太丑,白送我豆腐,我也不吃!”
  楼阁处,那县令傅恒,面色阴沉,将翡女护在身后,对蓝若冷声道。
  “蓝若,翡女是我心爱的女子,我爱她,也想娶她,你是妖无法生育,我将翡女迎娶进门,也是为了我傅家的后代香火着想。”
  女子再次拍手。“县令不愧是县令,在外面偷吃,还能用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要么他能当官哪,一般人真做不了。”
  少年被气笑了。“你少说几句吧,小心被他们听到。”
  女子道。“怕什么,不是有你吗?若是被他们发现,我将你推出去就够了。”
  少年被她这话,气的不知该如何反应。
  而阁楼。
  蓝若走进傅恒,面上冷漠,眼底含怒。“你当初也曾说过爱我。若不介意我是妖,说你傅家不需要香火,说你不过是个穷书生,能与我一起,还管什么后世子孙。”
  傅恒怕她伤害翡女,将翡女护在身后,戒备的看着她。
  “蓝若,人是会变得,我是男人,如今做了官,却没子嗣,是会被同僚笑话的。”
  “那当初那?当初的你不是那么说的!”
  “所以我说,人是会变得,我是人,不是妖,我不能为了你,抛弃所有,我需要一个女人为我绵延后代。”
  女子将瓜子吃完了,咂摸着嘴,将手放在少年的衣角,少年猛地将衣角拽回来。
  “你要干嘛!”
  女子理所当然道。
  “擦手啊!”
  少年怒道。
  “你自己没有手帕吗?”
  女子气道。
  “我穿着夜行衣,能带手帕吗!”
  少年怒声道。
  “那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衣服擦!”
  女子瞪着眼道。
  “用我的衣服,我回家不用洗吗!”
  少年被气到翻白眼。
  “难道用我的衣服擦手,我就不用洗么!”
  女子道。
  “你是妖,你还用自己洗衣服啊!”
  少年一惊,眸色阴沉。
  “你怎么知道我是妖!”
  女子乐了。
  “你自己说的啊。”
  少年没有反应过来。可楼阁上的蓝衣,却听到了争吵,一掌带动河水,向岸边的二人砸来。
  少年拉住了女子的衣服,飞身而起,蓝若一掌再次拍来。
  少年手掌一个翻转,一瓣花瓣,殷红若血,向蓝若砸去。
  女子被少年提着,不老实的上下打量着,见他手掌一个翻转就出现一个花瓣,奇怪道。
  “你是什么妖怪啊,怎么会用花做武器,你是花妖吗?”
  蓝若听到女子的声音,表情微变,他竟然也是妖!
  那花瓣并没有伤她的意思,只是将她暂时拦了一下。
  蓝若察觉到少年没有伤她的意思,抱拳稽首问道。
  “敢问阁下是?”
  少年看了她一眼,按住还在喋喋不休的女子的比划的手。
  “无名妖族,路过而已。”
  女子却道。
  “你装什么神秘人物啊,不就是个名字么,我们夫人问你,你还装起神秘了。”
  少年颇感无奈。
  “你到底是哪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