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捉妖记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子道。
  “你管我哪头的,我想是哪头就是哪头,哪头有理我站哪头!”
  蓝若扫过少年,又看了看被少年拎在手里的黑衣女子。对少年道。
  “公子,此乃我家事,还请二位移步。”
  女子不满的撇了撇嘴,少年却将目光转移到,躲在傅恒身后的翡女,他眸光看不出情绪,深邃幽暗,翡女碰触到他的视线,畏惧的低下头。
  少年将女子带离醉香苑,将她放在郊外一片空地。
  “你的名字。”
  女子歪头。
  “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哪。”
  “清让。”
  “我叫阿芫。”
  他道。
  “回家吧,外面妖魔横行,你一个女子,不该出来。”
  阿芫笑道。“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夜色已深,郊外本是一片荒地,因酆都的地理位置特别,这郊外种不活树木,仅有一些杂草和大片的土石地。
  月色朦胧,除了风声,便是狼吼。
  阿芫伸了下懒腰,打了个哈欠,显得有些困倦。
  “我困了,你带我回家。”
  清让脸黑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子,哪有女子会让一个刚认识的男子,送她回家的。
  “怎么了,我自己走回去很累的,况且也是你带我来这里的,你要负责送我回去。”
  清让转头就走,女子跟在他身后。
  “你怕我啊!”
  清让停驻脚步。
  “男女有别,姑娘需自重。”
  阿芫道。
  “你是妖,我是人,再说这月黑风高的,你留我在这里,不怕我遇到妖啊?”
  清让终究还是磨不过啊芫,带了她回去。
  阿芫的家在城郊,干净的农舍围着一圈篱笆,屋中几乎没有什么摆设,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几乎看不到人生活的痕迹。
  阿芫刚到家中,就向床走去,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屋顶道。
  “我饿了,你给我做饭吃。”
  清让扫过屋内的摆设,突然笑了。
  “你想吃什么。”
  “你会做什么,反正我饿了,我想吃肉。”
  阿芫家中虽然没有什么东西,可厨房倒是蔬菜肉干一应俱全,清让离山百年,倒也自学了厨艺。
  不过一会儿功夫,他端来了二盘素菜一盘荤菜,两只碗。
  阿芫坐到桌前,看着桌上的两只碗,问道。
  “为什么你摆了两只碗?”
  清让道。
  “饭是我煮的,菜是我烧的,我饿了,摆两只碗不行吗。”
  阿芫嘀咕一句‘蹭吃还理所当然的’。
  清让当作没听到。
  阿芫吃好,站起身,躺在床上。
  “去洗碗。”
  清让‘哦’了一声,站起身,将碗筷端到了厨房。
  清让收拾妥帖,啊芫已经睡熟,他坐在床边看着阿芫的睡脸,眸底带笑。
  阿芫起床时,已经日上三竿,桌上的饭菜带着热气,清让坐在桌边道。
  “洗漱下,吃饭吧。”
  阿芫指着清让。
  “你没走?”
  清让道。
  “我初来酆都,没地方落脚,你不收留我吗?”
  阿芫觉得奇怪,走上前,观察着清让。
  “你昨天不是很讨厌我吗。”
  清让温柔一笑,为她拢了拢乱发。
  “去洗漱,饭菜要凉了。”
  吃完饭,清让端来两杯茶,阿芫吸溜着茶水,被清让看的有些发毛。
  她有些生气,站起身。“你看着我做什么!”
  清让眸光带着宠溺。
  “阿芫可曾婚配?”
  阿芫面色冷了下来。
  “我习惯了自己一个人。”
  清让道。
  “我家住在妖界不言山,家中有师尊,未曾婚配。”
  阿芫戒备的看着他。
  “你想干嘛?!”
  清让站起身,走到阿芫的面前,他眸底有汹涌的情绪,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完全展现给她,可又生怕吓到她,那样隐忍而炙热的看着她,深情执着。
  “阿芫,我们就一直这样好不好。”
  阿芫避开他的眸。叹息道。“果然是个妖,为了蹭吃一点底线都没有。”
  酆都夜晚和白天是两个世界。
  白天的酆都,算不上特别热闹,可也喧哗中带着生活气息。
  阿芫一路走来,每到一个摊位,看到喜欢的,直接就拿走,清让付过钱,跟在她身后,若是她将手中的东西玩腻了,顺手丢给清让,清让会将东西接过,用绳子将它穿好,挂在肩上。
  逛了两道街,清让的肩膀上,已经挂满了小玩意儿。
  路过的孩子,以为他是卖货的,吵闹着要他肩膀上的风车。
  阿芫半蹲着,看着那哭闹的孩子,指了指清让。
  “你喜欢他身上的风车?”
  哭闹孩子的母亲,觉得不好意思,尴尬道。“姑娘,你这风车我们买了。”
  阿芫自清让肩膀上,拿下那风车,交给了孩子。孩子母亲,自怀中掏出了一枚铜板,阿芫却没接。
  “无妨的,一个风车而已,送他了。”
  她说完,拉着清让,就走。
  清让问她。
  “你喜欢孩子吗?”
  阿芫回头,身后的母亲领着孩子,孩子拿着风车,破涕为笑。
  “不喜欢。”
  阿芫是个奇怪的女子,她几乎从不在白天出门,到了夜晚便精力充沛。
  她喜欢看人,常常偷偷的在夜晚,进醉香苑,蹲在屋檐上,看着进出的轿子。
  清让陪她看了十几天,终于受不了了问她。
  “这里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阿芫抬眸,看向清让。
  “我想看人心。”
  清让叹息。
  “人心岂是这样观察就能观察到的,好人坏人不是恒古不变的,恶贯满盈的杀人凶手,或许会给路边行乞的讨饭人一锭银子,而人人皆知的好人,未必愿意修桥铺路。”
  阿芫那晚以后,便不愿出门了。
  清让见阿芫已经睡了,隐身离开房间,去了醉香苑。
  翡女似乎刚洗漱完,身上还带着水汽,头发湿漉漉的,垂在地上。
  清让出现时,翡女还在梳妆镜前坐着。
  翡女似乎知道了他一定会出现,当他出现时,表情不见起伏。
  “你来了。”
  “酆都的人是你杀的?”
  “是我。”
  “你不应该杀人。”
  翡女站起身。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清让看着背对自己的翡女,眼神带着无奈。
  “你走吧,离开酆都,离开人界。”
  翡女骤然转身,眉眼带戾气。
  “我若不走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