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捉妖记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若不走,他会杀了你。”阿芫穿了一身夜行衣,从窗口狼狈的钻进来,站到了翡女的面前。
  “让你走是放你一条生路,你不要就是自寻死路。”
  翡女转过身,指着阿芫问清让。
  “她是谁?”
  清让走过去,把阿芫护在自己身边。
  “她是我的阿芫。”
  阿芫‘呸’了一声。“我是他的债主,他现在吃我的住我的,你若是他旧情人,可要不计前嫌,将这钱还给我,我赚点钱容易么。”
  清让宠溺一笑。“不要胡言乱语,她是我以前妖界的朋友,帮过我。”
  翡女骤然闭上眼。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清让,这会让她觉得,自始至终自己都是一个过路人,从未参与过他的人生。她所付出的,所经历的,通通与他无关。
  “我受伤了,需要人血来养伤。”
  清让冷冷道。“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你应该知道,妖魔界已经不是以前的妖魔界。”
  翡女低下头,她受伤后,藏在一处地牢之中,并不知妖魔界有了什么变故,若非她用来吸血疗伤的半妖跑了,她也不至于来人间。
  清让见她低下头,声线温柔了一些。“人界是女神女娲创造的,她如今虽然已经化作真灵,若知道你身为妖魔界的妖,竟然来人界杀生,岂不让妖魔界跟着你一起蒙羞。”
  他试图用劝诫的方式,将翡女劝离人界。
  “让我考虑下吧。”
  清让带着阿芫离开醉香苑后,阿芫一直没有再开口。清让觉得有些不安,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夜晚的酆都空无一人,阿芫走在前面,清让跟在她身后,几次想要开口,都咽了回去。
  夜晚的月光,将阿芫的身影拉的欣长,夜行衣也仿佛在月光下,蒙上了一层月色的轻纱。
  阿芫停驻了脚步,清让也停了下来。
  她转过头,显得有些疲倦。
  “我饿了。”
  清让松了一口气。
  “你想吃什么?”
  阿芫指了指醉香苑的位置。
  “我要吃老四的馄炖。”
  刚才他们从醉香苑出来时,她并没有说,却等离远了才开口,清让默认她生气了。
  见清让向醉香苑那条路走去,阿芫道。
  “我先回去了。”
  清让道。
  “你不等我一起吗?”
  阿芫道。
  “不等。”
  清让把馄炖带回农舍,敲了敲阿芫的房门,可里面并没应答。
  他直接推开门,见房间并无阿芫,心底一沉。
  远离酆都数百里的一座山中。
  怪石旁,有个山洞,山洞旁立着一个木雕,木雕雕刻的是一个女子,那女子容貌平平无奇,穿着一身白色的素袍,手握长剑。
  从山洞进去,是一片小水洼,水洼处有落脚的石块。
  沿着石块走进,这山洞里面七拐八绕,更像是一个阵法。
  山洞中央摆放着一个祭台,祭台之上用铁锁锁着一个男子。
  男子低着头,跪在祭台中央。
  听到脚步声,男子突然抬起头,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已经无法辨别男子的五官。
  “杀了我!”
  他在哀求,可立在他面前的人,并不在乎这哀求。
  那人熟练的拿出匕首,割破了他的手腕,血喷溅而出,流入那人手中端的碗,直到血将碗占满,那人从袖中翻出一瓶药,倒在了男人的手腕处。
  端着血的人,走到一处石块堆砌而成的房间,石屋里面家具全部以石制作,石凳上,坐着一个女子。
  女子一身白袍,面无血色,那人无声的将血端给女子,女子接过,将血一饮而尽。
  女子舔了舔被血染红的嘴唇,平平无奇的五官,也因她这动作,多了几分妖异。
  “你去将翡女换回来。”
  那人沉默的点头,女子又道。“这血的味道越来越差了,你临走前去再抓几个回来。”
  醉香苑
  翡女并不意外会见到无面。
  “你可以回去了。”
  翡女觉得有些意外。
  “宫主是不是生气了?”
  “这和我无关。”
  翡女心怀忐忑,宫主将自己传唤回去,莫非是因为自己办事不力?若是真的因此,她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处罚。宫主从来不是一个手软的人,当年因办事不力,她险些被宫主杀了,若是今日重蹈覆辙,宫主又会怎样让自己生不如死。
  翡女除掉身上的衣服,赤身站在无面面前,双手拨开身后的长发,双手微微用力,将皮直接从身上扒下。
  那是一个白骨骷髅,骷髅头亮着红芒,这才是她的本体。
  无面将地上的皮捡起,穿到了自己身上。
  翡女看了眼无面,无面对她道。
  “宫主要几个活物养血,我抓了五个放在了隔壁房间,你若是怕宫主责罚,不妨也带几个回去。”
  翡女感激一笑。
  一间茅草房
  室内一片黑暗,躺在床上的男子,已经陷入熟睡,翡女低身,对男子吹了一口黑气,那男子突然惊醒。
  “公子,我是外来逃难的,可以容小女子住下吗?”
  男子眼中,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酥胸半露,梨花带雨的看着自己。他打了个激灵,从床上坐起。
  “姑娘,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女子泪眼婆娑,低声啜泣。
  “我初来酆都,身上的钱财也被强盗抢了去,住不了店,只好在街上游荡,实在是饥寒交迫,这才闯入了公子的家中。”
  男子警惕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女子抬眸,眸底尚且带着泪珠,柔弱无辜道。
  “公子,你这房门并没有上锁,小女子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男子被她这副模样蛊惑了,迟疑道。“我记得睡觉前,明明把门上锁了。”
  女子拭泪站起身。
  “公子,你若不愿意容留我,小女子也不是强求之人,小女子这就走。”
  那男子见她要走,忙站起身,可这茅屋不高,这男子站在床上,这突然的站起,让他头碰到了茅屋的屋顶的房梁,他倒吸一口气,捂住头。
  那女子忙走前,拿开男子的手。
  “公子,痛不痛啊,小女子帮你吹下。”
  女子肤白无暇,面上还有未干的泪痕,面露关心之色,更显几分倾城。
  男子不过是个穷酸小子,哪曾见过这般美人儿。
  他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
  暧昧一笑。
  “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