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捉妖记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子没有挣扎,男子心底狂喜,一把将女子搂入怀中。
  女子被男子搂在怀中,轻轻将手放在男子的胸口,粉面含羞带怯,柔声道。
  “公子,小女子胸口好闷,你帮我看一看。”
  男子早已心生旖旎,闻言便将目光投向女子半漏的胸口。
  “公子,奴家头晕目眩,你扶奴家躺下么。”那女子声音带有魅惑之意,男子哪会不遵从。他将目光从女子的胸口转移而下,双手就要去搀扶女子躺下。
  却不想,女子突然冷厉一笑,男子身体猛颤,吃惊的看向女子。
  白骨骷髅,手中抓住一颗血淋淋的心脏,男子想要呼救,骷髅白骨一口吞下男子的心脏,手中顺手一抓,一团黑色的雾气,拍向男子的胸口。
  “心脏了,可这血还是美味的,留你一条命,随我回山吧。”
  那骷髅嘴边尚且带着血迹,一把抓起呆滞的男子,飞身向郊外而去。
  清让寻遍了酆都,却没找到阿芫的踪迹,摆放在阿芫屋中的馄炖,已经缩成一团,一道白影自屋中出现,看到摆在桌上的馄炖,愣了一下,继而消失。
  清晨的酆都,没有夜晚的寂静,早起的摊贩,已经将货物摆放出来,清让抓住一个摊贩,手中笔划着。
  “你见过一个这么高的女子吗?她穿一身黑衣。”
  摊贩被吓了一跳,摆动双手,连声道。“我没见过,没见过,你别找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清让接连问了一道街的摊贩,可谁也没见过阿芫。
  昨夜店里的生意不错,过酒的老板娘起了个大早,挎着一个大篮子买菜。
  往日都是她儿子出来,可今日她儿子睡的死,想到儿子以前那么壮实,如今竟然瘦成了竹竿,老板娘心底心疼,也就自己出了门。
  采购好菜品,老板娘低头看着篮中新鲜的蔬菜,脸上还带笑意,不妨转角过来一个身影,直接将她撞翻在地。
  “瞎了眼的畜生,没看到老娘在这里吗,走路不长眼呀!”老板娘被撞的脑子发晕,张口就骂,撞了她的人,倒也没跑,低着头魂不守舍的为她捡菜。
  “诶?你不是之前在雅间的客人吗?”
  老板娘对清让的印象很深,她那雅间今年还是头一次卖出去,自然是记得清让的模样的。
  老板娘见清让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依旧热情道。
  “你一大早的,怎么这副样子,走去我们店里,刚买的菜,给你做顿好吃的。”
  老板娘抓着清让不肯放手,像这样大方的客人,她可不愿意这么放跑,她那雅间一钱银子,能赚七八钱,放着这么大的冤大头,她可不愿被别家酒肆抢去。
  刚回到过酒,老板娘把清让送到雅间,走向后厨一个小隔间旁,将木门拍的砰砰乱响。
  “杀千刀的,还不起床!”
  木门后,男子声音还带着睡意,咕哝一声道。
  “娘,让我再睡会儿。”
  “胡风,你给我起来,店里来客人了,快点捅开灶火,给客人准备雅座的吃食。”老板娘吼完,觉得还不放心,又道。
  “我可把菜都放门口了,你抓紧起床,别让客人等急了。”
  木门后,有穿衣服的窸窣声,老板娘这才放下心来。
  来到雅座,清让皱着眉,老板娘笑道。
  “你看你,这么年轻,有什么事需要那么烦心的。”
  清让道。
  “我的阿芫找不到了。”
  老板娘是个生意人,自然见多识广,听他这么一说,也就猜出了几分。坐下柔声道。
  “客官可是为情所困?”
  清让点了点头。
  老板娘笑开一张脸。
  “这有什么的,姑娘家的若是去投亲靠友,走时匆忙忘了临行留信,也是有的,你姑且耐心等上几日。”老板娘转着眼珠子,精明问道。
  “客官这几日可有住宿地方?若无,我这过酒后面还有一间老房子,虽然旧了一些,可还算干净,我那儿子,我都没舍得让他住,你若不嫌弃,今夜就在这里住下吧,食宿一起,一天五钱银子,这可是良心价。”
  若有酆都本地人,一定会骂这老板娘是个黑心肝儿的,要知道就是酆都上等的酒楼,甲等房子,食宿也不过六钱,而她这破房烂地,敢问清让要五钱,显然是拿他当冤大头了。
  清让摇了摇头。
  “我还要去找阿芫,不需要住宿的地方。”
  老板娘忙道。
  “要不四钱?!”
  清让站起身。
  “老板娘,这不是钱的问题。”
  老板娘一脸肉疼的表情。
  “二钱,不能再少了。”
  清让不再开口,而是看着这中年女子,他离山已经百年,来人间不过三四年,却早已见过人情冷暖,知道这些人类与他们妖不同,他们将钱看作命根子。
  他心中很是同情她,可他却不是冤大头。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钱银子,放在老板娘手中。
  “我身上也没什么什么钱财了,这一钱银子给你,我还要去找阿芫。”
  老板娘看着他离开,呆呆的看着手掌心那一小块银子,这钱赚的不需什么成本,可也让她觉得心酸。
  她看这少年不过和她儿子一般年龄,不知家中父母是否尚在,若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酆都颠沛流离,为寻一个女子,到处奔走,心底又会是什么心情。
  酆都数百里外的山洞。
  白骨骷髅身后牵着一根绳子,绳子后面绑了十多个壮年男子,他们皆是面色晦暗,显然同先前的男子一样,被这骷髅用美人计诱惑,换掉了心脏。
  白骨骷髅深吸一口气,踏入了洞府。
  路过祭台,祭台上的男子,依旧被悬挂着,用锁链锁着,白骨骷髅将手中的绳子,交给一个男子,问道。
  “宫主如何了?”
  男子见她带了十多个男子回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好,对了,你怎么回来了?那县令夫人的妖丹拿到了吗?”
  白骨骷髅苦笑。
  “我刚接近那县令,就被她夫人发现了,若不是宫主唤我回来,可能还要个半月。”
  男子拍了拍白骨骷髅。
  “难为你了,也不知宫主要那县令夫人的妖丹做什么,听说那县令夫人可是有真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