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捉妖记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苕离开时,阿芫立在山洞的木雕前,她对红苕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红苕有些失神,而后离开了人界。
  不管她是不是妖主,红苕都不是她的对手,红苕是个聪明妖,绝不会招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所以她纵然心有不甘,还是选择离去。
  清让是未来的妖主,她有信心,终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
  阿芫失踪了三天。清让几乎把酆都翻了个底朝天。
  她出现时,清让在阿芫的屋中,看着那碗已经不成样子的馄炖。
  “我饿了。”
  她像从没离开过,坐在凳子上,把头靠在桌子。
  清让宠溺一笑。
  “想吃什么?”
  阿芫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想不起来,可就是想吃点东西。”
  清让站起身,把手伸出。“去街市买菜。”
  阿芫乖巧的站起,将手放在他的手心。
  “我不吃辣。”
  “不做辣。”
  “你不问我去了哪里吗?”
  “你想说吗?”
  “不想。”
  “那我就不问,回来就好。”
  街市摊贩还有没走的,几个聚在一起,讨论着这几日城中的事。
  “造孽啊,听说这几日城中又丢了十多个男子。”
  “今早扫地的大爷说,县衙的兵丁,在城外发现了二具枯尸,盖了块白布抬到县衙后堂,让人去辨哪。”
  “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妖精滥杀无辜,怎么就没人管管哪。”
  “管?怎么管,那妖精来无影去无踪的,专挑壮年的男人,要不小老儿没地方去,鬼才愿意呆在这里。”
  阿芫挣脱开清让的手,跳到谈话的摊贩面前。
  “还卖菜么!”
  摊贩们,忙道。
  “卖的,卖的。”
  阿芫指着菜筐里装的白菜,呲牙笑道。
  “你这白菜多少钱?”
  摊贩道。
  “都快收摊了,您看着给,您家要是人口多,这一筐给十大枚。”
  “我都要了,还有你旁边的胖子,隔壁的老头,你们的菜,我都买了。”
  摊贩很是朴实,见阿芫把这些菜包了,价钱给的也公道,选了一个壮年的汉子,将这所有菜送到了阿芫住的农舍。
  回到农舍,阿芫呆在厨房不肯离开。
  清让无奈道。
  “这厨房油烟大,你一个女子不怕被熏丑了?”
  阿芫指着自己的脸,对着清让道。
  “我长得又不像天仙,害怕这东西把我熏丑?别开玩笑了。”
  清让眸底满是温柔。
  “阿芫在我眼中,是三界最美的女子。”
  见阿芫不愿走,清让搬了一个凳子在厨房的出风口,让她坐在这里不准乱跑。
  阿芫手托腮,看着清让在灶台前忙活。
  清让在阿芫面前,几乎从不用妖力,如凡人一般生火,淘米,洗菜,切好。阿芫不是一个能闲下的人,看着清让忙碌,总想证明自己不是个废物。
  不是指导他菜切的不好,就是说他煮米的水放多了。
  清让道。
  “你会煮饭?”
  阿芫理所当然道。“不会啊,我记得,我好像会做长寿面。”
  清让听到她说长寿面,眸色微沉。
  “你要吃吗?”
  清让摇头。
  “我不吃面。”
  阿芫觉得奇怪。
  “长寿面不是面。”
  “那也不喜欢。”
  “你可真固执。”
  清让对她宠溺一笑。
  “好了,饭好了,我就炒菜,你安静会儿。”
  清让想要时光永远留在这这一刻,她在闹,他在笑,这样的美好,如同梦境,是他奢求不到的美好。
  他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这样陪着她,她若愿自己是人,他便也成人,陪她鬓白陪她到老。她若愿自己是妖,他也愿陪她,千万年不老。
  只要她愿意,他可以什么都假装不知道。
  阿芫说,酆都有条河,这河通往地府的冥界,若从此处跳下,便能去往冥界。
  清让问。“阿芫想去冥界吗?”
  阿芫怒道。“我又不想死,为什么要去冥界。”
  她脾气当真是炮仗脾气,说爆就爆。
  清让带着阿芫去了趟过酒,老板娘似乎没想到他还会来过酒,面上有些尴尬。
  “老板娘,我的阿芫找到了。”
  老板娘的儿子也在,眼神有些奇怪,紧盯着阿芫不放。
  阿芫察觉到他的视线,恶狠狠问道。
  “你看我做什么!”
  那老板娘的儿子,羞涩一笑。
  “姑娘长得很是面善。”
  清让有些不开心了,拽起了阿芫的手。
  “这是我的阿芫。”
  胡风羞涩道。
  “自然,我和姑娘并不相识,公子别误会。”
  清让拉着阿芫离开过酒时,那过酒老板娘喊道。
  “公子,今晚有酆都有节,听闻五月四是道祖诞生日,妖魔不敢现身,今夜会很热闹的,公子可以带阿芫姑娘出来逛逛。”
  清让看了看身边的阿芫。“要来吗?”
  阿芫却问他。“你想看吗?”
  清让点了点头。“我想带阿芫一起。”
  阿芫咧嘴一笑。“那就看嘛。”
  回去的路上,清让牵着阿芫的手,阿芫抬头看着天,不知在想什么,清让见她几乎没动,便耐心停下等着她。
  “清让想过娶亲吗?”
  阿芫突然开口。
  清让温柔的将她的头,放在与自己视线相等的位置。
  “你要嫁给我吗?”
  阿芫的眸底有些张狂之色。“你敢娶吗?”
  “阿芫若愿意嫁,清让便愿意娶。”
  妖魔界
  芫意原本斜躺在卧榻之上,双眸倏地睁开,一手伸出,指带残影,一滴血自她指尖弹出,幻化出一面血色的镜子。镜子之中的二人,一男一女,男子少年光景,眸底是化不开的温柔宠溺,女子不见五官,可周身有着张狂之意。
  “那今夜,阿芫嫁给清让可好。”
  芫意骤然立起身,分身竟然对清让有了情。
  她眸露银芒,一掌推开一个漩涡。
  突然,漩涡出现一阵扭曲,一个声音响起。
  “给我一个回忆。师尊。”
  那是清让的声音。
  那声音带着哀求,那是属于半妖清让的声音,他的记忆恢复了。
  “她不是为师,只是为师的一缕念。”
  “这就够了,师尊,清让要的不多,一缕念就足矣了。”
  阿芫见清让身体僵硬,推了推他,却被他抓紧了手。
  “阿芫,今夜便成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