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捉妖记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芫意从未想过,自己亲手养大的徒弟对自己竟然产生了男女之情。
  她将清让当作自己的孩子,既然他身上的诡异一直没解开,可她并不在乎,不管他是鸿钧的棋子,还是天道之中那团黑雾留下的魔念,三界之内,若她不想,没谁可伤她。
  芫意可以不在意清让的来历不明,但是却在意,他对自己有了男女之情。
  芫意从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妖,却也不至于离经叛道。
  芫意袖中冒起一阵佛光。
  “芫意妖主,可需要贫僧为你解惑。”
  男子的声音很是很是温和,这百年来,烬听体内的两个灵魂斗得难舍难分,而佛界寻找烬听的动作一直没有停过。
  西天如来,也曾听过你烬听失踪之日,妖魔界的妖主芫意,去过北冥海,可如来思量了许久,终究还是装作不知。却在三界布下宣告。
  “若有烬听线索,或能找到烬听的,可得佛界一个善缘。”
  彼时,芫意听闻这宣告,上扬了唇角,指了指被困在火中的烬听。
  “你那西天可有什么好东西?”
  烬听受着道源火种燃烧的痛苦,被芫意这么一问,扭曲了一张脸道。
  “我宁死在你手中,也不愿去西天。”
  芫意觉得,这就够了,倘若哪日她的身份曝光,就凭烬听这句话,他如来也不敢因此和道家产生嫌隙。
  芫意甩袖,将袖中的一个虚幻身影的和尚甩了出来。
  那和尚双手合十。
  “芫意妖主,贫僧观你命中有劫。”
  芫意笑了。她身为地阴祖,可以推演世间一切,这和尚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在她面前,卖弄口舌。
  和尚见芫意笑了,也随之一笑。
  “芫意妖主不信贫僧?”
  芫意道。
  “秃驴和尚,给本主一个相信的理由。”
  和尚笑道。
  “佛家有言:众生皆苦,众生皆劫。芫意妖主命中有一大劫,此劫为情,此情劫,不可渡,非向死而生不可过。”
  芫意抬起一脚,直接踹在了和尚的脸上,虚幻的和尚身影,面上骤然多了一个脚印,那和尚也没呼痛,倒是烬听喊了一声。
  “狐狸,你好生说话,为什么打我。”
  芫意也觉得奇怪,这和尚不是和烬听一起的嘛,怎么打了和尚烬听会疼。
  那和尚笑道。
  “贫僧修佛,佛渡苦厄,自然不怕疼痛。”
  芫意觉得有理,于是问道。
  “你既然不怕疼,不如本主将你炼化,本主很是好奇,若是用和尚炼成丹药,该是什么滋味。”
  和尚连连摆手。
  “不可,不可,妖主莫要说笑。”
  倒是烬听兴奋道。
  “芫意,你若将他练成丹药,我烬听愿意做你的坐骑一万年。”
  不得不说,烬听的条件诱惑到了芫意,将鲲鹏当作坐骑,恐怕连鸿钧也未见得做过。
  “成交了!”
  芫意双手叠印,那虚幻和尚的身影,开始扭曲,方才的淡定已经消失,仅剩下惊恐。
  烬听自芫意的袖口处趴着,因呆在道源火种之中,他的身体已经缩小许多,如今竟成了一个少年的模样。
  “狐狸,我说话算话,只要你将他练成丹药,我烬听甘心做你坐骑。”
  烬听极恨身体的另一个灵魂,他本在北冥海无拘无束,却因位身体多了这一个灵魂,和他最厌倦的西天如来扯了关系。
  而那虚幻的和尚身影,却暗诵着佛号。
  西天
  灵山
  佛祖如来自入定之中睁开佛目。
  “文殊、普贤二位尊者,带上佛莲去一趟妖魔界。”
  芫意已经将那和尚变成了一个丸药,手指大小的模样,金光闪烁。那和尚虽然成了这副模样,还算是淡定。
  烬听小声道。
  “你可要小心,他后台是西天的老和尚。”
  芫意道。
  “你不是如来的小舅子吗?莫非你怕他?!”
  烬听一脸严肃。
  “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所以我才让你小心。那老和尚心眼小,你杀了他的信徒,小心他来找你麻烦。”
  芫意张狂一笑。
  “本主还没怕过谁。”
  妖魔界天空,西边有一团金光,向着不言山而来。烬听趴在芫意的袖口,刚好对着那金光。
  “不是如来。”烬听年少时,曾与如来较量过,他自然知道,若如来亲身而来,这一团金光不至于那么小。
  金光来到不言山上空,幻化出两个带佛冠踩祥云的尊者,烬听认识他们,这是如来座下的文殊普贤。
  他小声道。
  “这是文殊普贤,据说很能打。”
  芫意好奇问道。
  “你和他们动过手?”
  烬听摇头。
  “我只和如来斗过一次。”
  “赢了?”
  “输了。”
  芫意笑了。“你倒是诚实。”
  烬听严肃道。“你不要小瞧了如来,佛界从燃灯起,到如来这里走上了顶峰,他能一手将佛界发扬光大,有着不弱道祖的修为。”
  “这位可是妖魔界的妖主芫意。”
  文殊双手合十,一脸和气的问芫意。
  看到动静,不少妖魔伸出头,看向天空。
  有胆大的妖,大声道。
  “你找我们妖主做什么?”
  文殊道。
  “有事相商。”
  芫意眸带笑意,看着普贤,这大和尚一脸横肉,看起来比文殊稳重。
  于是道。
  “本主便是妖主,有什么事,说吧。”
  普贤见芫意是冲着自己说话,走前一步,行了一个佛礼,道。
  “妖主,玄烬佛可在妖魔界?”
  烬听小声道。
  “我可是要当你坐骑的,你不会把我交出去吧!”
  芫意暗声道。“闭嘴!”
  “两个大和尚,本主妖魔界,没见你们的玄烬佛,你们找错地方了。”
  文殊怒道。
  “你休要胡说八道,金蝉子去北冥海时,亲眼目睹你将玄烬佛带走。”
  芫意眸带笑意。
  “本主不认识什么金蝉子,他既然说他看到了,你为何不将他带来和本主对峙。”
  山中一众妖魔,也看出这两个尊者是来找茬的,芫意在妖魔界的威望极高,众妖魔听着文殊对自己妖主说话不恭,暗戳戳的已经将武器幻化出来,就等着妖主发威,一声令下,他们就上天把这文殊打上一顿。
  普贤口诵一声‘阿弥陀佛’,恭谨道。
  “妖主莫要见怪,文殊莽撞之处,还请见谅。金蝉子尚且年轻,一时看差了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