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捉妖记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众妖魔发现了,这文殊不过是话语强势了一些,可这普贤看似忠厚,暗地里却是一肚子坏水。他刚才那番话的意思,不就是说:金蝉子年轻眼神好,一定不会看错。是自家妖主不肯承认罢了。
  芫意依旧面带笑意,看向那普贤尊者。
  “胖和尚,你是在说本主敢做不敢承认?”
  普贤忙道。
  “小僧绝无此意,妖主乃是妖魔界之主,若说没去过北冥界,那一定是没去过,自然不会欺瞒。”
  芫意低头浅笑。
  手掌伸出,一团青苍色火焰骤然自掌心浮现。
  她抬眸,眼神森冷。
  “你们既然知道,这妖魔界是本主的地方,来本主的地盘讨要鲲鹏,可是对本主不满!”
  文殊抓到她的语病,大声道。
  “你既然没去过北冥海,为何知道玄烬佛是鲲鹏!”
  普贤拉住文殊,在芫意看不到的地方,对他摇头。佛祖不是派文殊前来,而是让他和文殊一起,就说明,佛界不想和妖魔界起争端。
  普贤从怀中掏出一座金光四射的佛莲,那佛莲浮在虚空之中,绽放万丈光芒。
  “妖主,此佛莲乃是我佛如来座下的玄佛莲,此物本是玄烬佛的法宝金莲。我佛如来想用这金莲,换妖主一样东西。”
  烬听自然见过那佛莲,忙道。
  “这可是好东西,这买卖不亏。”
  东西虽然是个好东西,但这佛莲,还入不了芫意的眼。
  她道。
  “如来这是想要和本主交易?”
  普贤双手合十道。
  “只是交换而已。”
  她一甩广袖。冷声道。
  “即然是交换,你们两个秃驴就该将你们的如来佛叫来,本主是妖魔界的妖主,你们是什么东西!”
  文殊脾气暴躁,听得芫意侮辱佛祖,哪能忍下,他低喝一声,打出一记佛印。
  芫意见那佛印,眉梢一挑,随手甩去一个珠子。
  只见那珠子碰撞到佛印,撞开一道裂痕,普贤发觉不对,忙让文殊住手,可为时以晚。
  那珠子撞开佛印的同时,已经佛印已经化成一团金光包围住珠子,顷刻炸裂。
  芫意摊手,一脸无辜。
  “这东西本主可是免费送你们了,你们既然不要,何必毁掉,这里面可是装着你们佛界的玄烬佛。”
  山中妖魔喊道。
  “你们这群和尚,欺辱我们妖主不成,竟然想要杀了玄烬佛,嫁祸给我们妖主,简直是丧尽天良!”
  陆续有妖冲着天空喊话。
  “你们佛界的和尚简直不配住在天界。”
  “对,这天界本该是我们妖魔界的地盘,你们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们妖魔界要攻上天界,杀了你们的佛祖,灭了你们的佛根!”
  这话有点狠,但芫意并没有阻止,而是带着欣赏的目光,投向说话的那妖。
  不错,是个年轻孩子,很有气性,也很有理想。
  她面带满意之色,语气柔和道。
  “你叫什么名字。”
  那妖不过千年道行,幻化出的妖身,是个少年模样,被芫意这么一问,激动道。
  “我叫黑熊。”
  “不错,明日到妖殿伺候吧。”
  芫意这一句话,让少年激动万分,当即叩拜在地,若能到妖殿伺候,相当于在妖魔界一步登天了。
  多少妖魔羡慕他黑熊能通过不言山的审核,入了不言山,可谁能想到,他的前途之路才刚刚开始。他如今才一千岁,就能到妖殿伺候妖主,试问妖魔界,还有谁能比他黑熊更有仕途!
  “芫意你莫要欺佛太甚!”文殊怒声道。
  芫意却一副无辜的模样,摊手道。
  “本主何时欺负你们了,你们佛界来我妖魔界,讨要东西不成,失手打死了你们的玄烬佛,如今是打算诬赖到本主头上吗。”
  她虽是那副无辜的模样,可眉眼却带着冷厉之色,周身更有煞气。
  普贤微微冷笑。
  “妖主既然是这个态度,小僧自会禀告佛祖,再会!”
  他拉上不甘愿的文殊,将已经碎粉的珠子,用佛光包裹起来,正要离开。
  芫意一点普贤面前的佛莲,将那佛莲收到袖中。
  普贤脸上的横肉抖了抖,竟选择了不要佛莲,而是带着文殊离开。
  见文殊普贤离开,山中妖魔,也陆续回到自己洞府。
  四下无人,烬听这才自芫意袖中化出身形。
  “我说话算话,你既然将那魂灭了,我烬听甘愿当你一万年的坐骑。”
  芫意一手摩挲着下巴,打量着烬听,眸底带着探究,烬听被她看的发毛,退了一步,戒备道。
  “你要做什么!”
  芫意皱眉,他这副被调戏的表情,莫非是针对自己?
  人界
  篱笆围起的农舍,张灯结彩,柴门巨大的喜字在月色下,泛着银芒。
  清让换了一身红衣,轻敲木门。
  “阿芫。”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身新娘婚袍的阿芫,那样俏生生的立在他面前。
  她五官算不得漂亮,纵然施了粉黛,也仅仅算是清秀。
  红唇白面,未带凤冠,只一身婚袍,眉目淡然,立在他身前。
  清让跨入门,一把将她拥在怀中。
  “阿芫,我从未像今日那么欢喜过。”
  阿芫却推开他,眉目带着冷意,看向他。
  “你想娶阿芫吗?”
  清让不知道阿芫为什么突然说出这话,他怎会不想娶她,他做梦都没想过,他能娶到她。
  “清让欢喜阿芫,自然愿意娶阿芫的。”
  阿芫道。
  “你是想娶阿芫,还是想娶芫意。”
  清让面上的喜色,顷刻褪去。
  他向她走近,望着她。
  莞尔一笑。
  “阿芫介意吗?”
  阿芫对视着他。
  “介意。若你今日想娶的是阿芫,阿芫会很开心,可若你想娶的是芫意,阿芫不会开心。”
  清让柔声道。
  “阿芫,别胡闹了,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
  “阿芫没有胡闹。”她退后一步,执着的想要自清让这里找到一个答案。
  她想要知道,这番柔情,这番蜜意,是因为她只是她,而非芫意,她是阿芫,不是芫意。
  芫意是妖主,是清让的师尊。
  而阿芫是阿芫,只是阿芫。
  简陋的农舍,布置的婚堂,龙凤烛已经点燃,大大的喜字红的耀眼,张扬着喜庆的色彩。
  “我以为你会不介意。”
  清让声音清冷,眸底升起了妖娆的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