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捉妖记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芫走近他,指尖描绘着他的眉眼。
  “阿芫介意,阿芫不是芫意,阿芫是女子,也会嫉妒,也会羡慕。”
  清让握住她的手。
  “我知道你不是她,可你终究是她的一部分。”
  她仰头大笑,一把抽开了自己的手。
  “今夜会很热闹,陪我逛逛可好。”
  他们选择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阿芫将清让推出去,换了一身白衣,打开门时,清让的喜袍也已经换下。
  阿芫在前,清让在后,他们默契的忽略了这农舍的贴满的喜字。
  五月四是道祖的诞辰,人界自来便有庆祝道祖诞辰的习俗。
  听闻道祖诞辰,妖魔是不敢现身的,所以每年的五月四的热闹比起春节也不遑多让。
  清让来到街市之时,街市已经人潮拥挤,人们欢呼雀跃着,这酆都来之不易平静夜晚。
  在今夜他们可以不用担心有妖魔出现,更害怕会被妖魔突然抓走。
  一条满是花灯的长街,两侧摆满了灯笼,阿芫站在一个画灯笼的摊前,看着一个挂在中央的红灯笼。
  那红灯笼被店主用粗绳悬挂着,上面用笔墨勾划了一个女子,那女子抱着兔子,一身宫裙奔月而去。店主放下了手中的笔,问道。
  “姑娘可喜欢,若喜欢可以拿下来看。”
  阿芫道。
  “这灯笼上的嫦娥为何要奔月。”
  店主笑道。
  “姑娘这么不知嫦娥奔月的故事。这嫦娥啊,原本是后裔的娘子,那后裔因射日有功,被神仙赐了一枚仙丹,只要吃了那枚仙丹,便能成仙。可那后裔不舍嫦娥,将仙丹交给了嫦娥。嫦娥趁着后裔外出,偷吃了仙丹。我画的啊,就是嫦娥偷吃仙丹后,嫦娥奔月的模样。”
  清让见阿芫停在一处卖灯笼的小摊前,走上前来问。
  “阿芫可是喜欢这灯笼?”
  阿芫浅笑。
  “我不喜欢灯笼,可喜欢灯笼老板讲的故事。”
  那灯笼老板听到阿芫的话,显得有些生气,他们这种干小买卖的,若在其他地方干,还算可以,可他命不好,老爹是酆都人,一辈子就会画个灯笼。
  若是前些年吧,这画灯笼还算饿不死,赶上集会卖上两三天的灯笼,能活几个月,可如今酆都闹妖精,天一擦黑街上连个狗都没了,更何况是人。
  没有人,就没有生意。
  他苦熬苦盼的,终于等来了五月四,就指着今天一夜,找补一年的饭辙哪,这女子不卖灯笼,还站在让他白饶了个故事,耽搁这一会儿,他至少少赚了十大枚。
  清让见店主面带不喜,从腰间掏出一钱银子。
  “老板,这灯笼我买了。”
  那店主看了看清让手中的一钱银子,又看了看阿芫。
  “这姑娘还听了我一段嫦娥奔月的故事哪。”
  清让无奈道。
  “这一钱不用找了,就要那画着嫦娥奔月的灯笼。”
  店主这才露出几分笑模样。
  阿芫提着灯笼,好奇的问清让。
  “你银子很多吗?”
  “我并没有什么银子,这些银子还是之前捉妖剩下的钱。”
  “你会捉妖?”
  “自然会,来酆都便是为了捉妖才来的。”
  “你也是妖,为什么要捉妖。”
  清让看了眼阿芫,笑道。
  “阿芫之前不是说,妖也有好坏之分吗?我是好妖,自然要捉坏妖了。”
  阿芫停驻了脚步,面带认真的看向清让。
  “你认为酆都的妖是坏妖吗?”
  清让回道。
  “自然是坏妖,他杀人喝血,害人性命,是极恶之妖。”
  清让觉得她有些奇怪,怎么突然问及这个。
  阿芫将目光移在了手中的灯笼之上。
  “清让,你听过嫦娥奔月的故事吗?”
  清让点头。他在不言山时,曾经听虎裎讲过这故事。但他也知道,这故事既然是故事,自然是虚构甚多。天界确实有嫦娥,可那嫦娥却是月宫宫主月阴天官,不是人间传说的后裔的妻子。
  “我也曾听闻过嫦娥奔月,可听到的版本,却和人界的不同。”
  “有什么不同?”
  阿芫看向街市的远处,那喧哗和热闹,像是和他们隔了一道世界,她从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白天,她讨厌一切暴露在光明下赤裸的模样。
  她喜欢黑夜,因为黑夜下的人,更加比白天的更加真实。
  “很久之前,我认识了一个孩子,那孩子叫做嫦娥,嫦娥十六岁时,嫁给了一个后裔的猎户。那猎户比嫦娥大了几岁,原本是有亲的,可原本定亲的姑娘嫌弃后裔没出息,迟迟不愿下嫁,这一拖,拖了三年,那姑娘后来嫁给了城中的大户,这亲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清让跟在阿芫的身后,听她讲着故事,来到一个茶摊,叫了两碗茶水。
  “嫦娥嫁给后裔的第二年,生了一个儿子。后裔喜出望外,特意赶在大雪封山之前,进山去狩猎,可这一走就是二年。嫦娥等了后裔两年,可迟迟没有等来后裔,后来上山的猎户曾说,在一处悬崖上看到了后裔的弓箭。”
  清让安静的看着阿芫。阿芫低头,看着桌上的茶,茶水上漂浮着茶梗,在水面打旋,她将手指伸进茶碗,手指在水面折射出一个弯曲的手指。
  阿芫继续道。
  “嫦娥的儿子五岁时,后裔回来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带了一队官兵。原来后裔上山后,遇到了一位在山中迷路的男子,那男子因饥饿昏迷,被后裔救了回来。后裔原本要带这男子回家,可男子却不肯,而是要后裔带他出山。后裔带男子出山后,在男子的指引下去到了县衙,原来这迷路的男子,竟然是当朝宰相的独子,奉命前来查案,不想迷失在山中。”
  听到阿芫讲到这里,清让大概已经猜到了,后面的故事。
  多半是后裔被贵人欣赏,一步登天,抛妻弃子。
  他在等阿芫将故事讲完,好验证自己的猜想。
  “后裔带来的官兵,带走了孩子,却留下了嫦娥,他还不算无情,给了嫦娥百两金,足够嫦娥安度余生。后来嫦娥才知道,后裔娶了宰相独子的女儿,他此次回来,只为了接回孩子,而只是一个农女的嫦娥,理所当然的被他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