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捉妖记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嫦娥亲眼看着兵丁将自己的孩子带走,她含辛茹苦的养育了五年的孩子,就这样被他的亲生父亲带走,以后不必跟随他的母亲,在这穷苦的山中受苦,嫦娥不恨后裔,她甚至感激后裔。因为她太善良了,善良到可以理解后裔的难处,她宁可牺牲自己让丈夫和儿子同享富贵。”
  阿芫将手指自茶碗之中拿出,在桌面写了一个‘情’。
  “后裔带着儿子离开后,嫦娥用后裔留给她的一百两银子,在山中开了个粥棚,救济穷人,收养孤儿。嫦娥四十岁那年,山神将嫦娥的事迹上报给了玉帝,玉帝喜欢这个女子的善良,赐了一粒仙丹让山神交给嫦娥。”
  清让的面色微变,不管是哪个版本的嫦娥奔月,其故事出入细节或许不同,但像这样完全不同的版本,还是第一次。
  “后裔在丞相去世后,丞相独子继承了其位,后裔更是一步登天,因弓箭神准,被陛下看重封了将军。那年天生十日,后裔得轩辕弓射下九个太阳,成了国中最被倚重的大官。世人怕死,贪图长生,后裔自然也怕。他自民间知晓,嫦娥竟然得了一粒玉帝赐予的仙丹,听闻吃下那仙丹便可长生不老,立地成仙。后裔心动了。”
  街道中,一个蓝衣少女,似是累了,坐在茶摊前道。
  “老板来碗茶。”
  打断了阿芫的谈话,清让看向那蓝衣女子,那蓝衣女子也看到了清让。
  “是你?”
  阿芫看到了蓝若,淡淡一笑,似乎并不惊讶她的到来。
  她继续道。
  “彼时,嫦娥已经年迈,收养的孤儿也已经长大成人,临近几个村庄一起凑钱,为嫦娥建了一个庙,给活人建庙还是那是圣人才有的殊荣,为嫦娥建庙几乎没有人反对,拥有仙丹的嫦娥已经算是仙了,谁会反对为仙人建庙。”
  蓝若听到嫦娥的名字,表情有些深意,而阿芫看向蓝若,对她展颜一笑,让清让十分诧异。他觉察出一些不对劲。
  阿芫道。
  “后裔想要问嫦娥讨要仙药,可他自知若是自己去要,这仙药嫦娥恐怕不会给他,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后裔一生有三儿四女,大儿子便是他与嫦娥的后代,可因妻子不喜欢大子,将大儿子十六岁便赶去了疆场,大儿子早已死在了疆场。后裔知道大儿子死了,可嫦娥并不知情,他下令找来许多和大儿子模样相近的男子,在其中选了一个最像的,派那人去接近嫦娥。”
  听到这里,蓝若的眼底已经有了泪光。
  她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嫦娥是个朴实的人,她有怎能想到自己的亲生的儿子,已经死了。当那刻意接近认亲的男子出现时,她真的以为自己的儿子回来找自己了。她很开心,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她紧紧抱住了那孩子,那是她十月怀胎的亲骨肉啊。嫦娥怎么会想到,她真正的孩子已经死在了疆场。”
  清让有种直觉,直觉告诉他,蓝若和阿芫一定认识,可若她们早就相识,为何那日他们去醉香苑,她们又装作彼此不熟哪?
  “那男子是为了嫦娥的仙药而来,可他虽然为了钱财听从了后裔的吩咐,却被嫦娥感动了,他不愿继续欺骗嫦娥,选择将实情告诉了嫦娥。嫦娥没有想到,自己亲生的骨肉已经被人害死了,而后裔竟然坐视不管,任由自己的儿子死在了疆场。她失望了。她醒悟了,她将仙药吞下,选择了替自己的孩子报仇。”
  蓝若低头冷笑,那嗜血的模样,再无初见时仙子的轻灵。
  “嫦娥杀了后裔,杀了他的妻子,杀了他的孩子,她报了仇,并没有去天界,而是选择做了妖。嫦娥做了一辈子的好事,做了一辈子的善事,到了暮年选择成了恶人,她并不是一个坏人,却被逼成了恶人。”
  人群之中爆发一阵欢呼。
  清让顺着声音去看,天空亮起了一阵烟火,随着烟火升入空中,炸开一朵花,一朵接过一朵,照亮了半边天际。
  突然那亮若白昼的天上,出现了一道祥云。
  随着祥云的出现。
  人群骤然寂静。
  人们纷纷下跪,双手合十。
  随着祥云的出现,一个身影投射在天空。
  那是一个青衫道袍的男子,手拿拂尘,含笑而立,谪仙风骨,俊美无双。
  清让认识他,他是道德天尊白术。
  可他知道,真正的道德天尊不会出现在人界,所以这身影十有八九是一道法术。
  随着白术的出现,蓝若和阿芫同时冷了脸。
  她们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有神仙出现。
  立在祥云上的白术,突然看向人潮之中一处茶摊,那巨大的油伞下,摆了三张桌子。
  其中两张桌子坐了都坐了人。
  一桌是个蓝衣的少女。
  一桌是一男一女。
  他手持拂尘,冷声道。
  “妖孽,还不显现原型!”他言出法随,一道仙芒炸开茶摊的油伞,三道身影同时凌空而立。
  蓝衣少女手持武器,看向白术。
  清让凌空,负手而立,他虽是妖,可并不怕他。
  白术掐诀,又一道仙芒射出,直奔三妖其中一妖而去,清让看向那仙芒射向处,脸色骤变。
  随着仙芒射向阿芫,一道冲天的黑气,霎时间弥漫了半边天。
  她一身白衣,手持长剑,眉眼带着冷厉,一身妖气冲天。
  人群喧嚷开来,有人指着那白衣的阿芫,惊恐道。
  “是她!就是她,她就是杀人的妖,我见过她,她在城郊处,将一个男子活活的吸干了血,她是妖精!”
  清让看向阿芫,眸底带着萦绕的雾气。
  “你是妖?”
  阿芫点头。
  她是妖!让酆都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就是她,她杀过人,杀的还不少。
  “我是坏妖,而你是好妖。”
  蓝若上前,拉住阿芫。
  “阿芫,我们走,这仙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阿芫摇头。
  “蓝若,你先走。”
  蓝若戒备的看着清让,而后将武器却对准了白术。
  “你要杀我们?”
  白术手持拂尘,一身正气。
  “你们身上有血腥气,杀了人便不再是正统的妖,而是魔,本尊杀魔,从不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