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捉妖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师爷对于翡女和县令那点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事并不感兴趣。傅恒是个好县令,政绩虽说算不上好,对这一方百姓还算尽职尽责。
  叶师爷倒也听说过,傅恒能当上酆都的县令,是靠着县令夫人,那县令夫人是妖,酆都百姓倒也都知道,却没人说过她的坏话。
  蓝若在酆都做了不少好事,酆都闹妖,贩夫走卒没了生意来源,蓝若派粮派衣物,若是病的,她免费诊治,倒是比县令更加尽责。
  “怎么?叶师爷还没想好吗?”
  无面见他沉默,将身体重心倾在栏杆上,那波涛涌动的两个软球,挤压在栏杆,不少自下而上观看的男人,再一次捂住了鼻子。
  太刺激了!男人们哪里肯放过这般春光,恨不得翡女能一直不走,就保持这个姿势。
  叶师爷也抬起头,他站的角度很好,比其他人看的更加清楚。
  叶师爷是个男人,还是一个喜欢美女的男人,看到翡女这般姿势,不禁觉得鼻头有些痒,伸出手挠了一下,一股鼻血顺着手指留到了地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是男人占据了大多数,也有凑热闹赶来的妇女,见翡女光天化日下穿着裸露的衣物,倾斜着身子,露出胸前的大好风光,男人们自然巴不得让自己大饱眼福,而女人则怒火中烧。
  “不知羞耻,败坏风化!”
  翡女托腮一笑。
  “你们莫要吃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本姑娘有的是资本,看不惯就去县令那里告我啊!”
  当真有急脾气的,扭头就走,顺带带走了自家看热闹的男人。
  傅恒在后衙看了半日的书,往日这个时间他一般都在处理公务,酆都闹了几年妖精,每到正当午就有保长回报花名册,可今日也不知怎么了,几个保长竟然一个没来。
  胖女人拉着自家男人,手指着县衙大门的摆放的大鼓,道。
  “你敲!”
  那精瘦的男人不甘不愿的敲了一下,胖女子大声道。
  “没吃饭啊,多敲几下!”
  胖女人身后还有不少女子,这些女子和胖女人差不多年岁,要么是硬拉着自家男人跟着,要么是拽着儿子一起,这十来个人,将县衙大门围住,守门的兵丁不敢多嘴。
  开玩笑,这些三姑六婆可是酆都有名的母老虎,酆都指尖大小的地盘,他们若敢拦住,保不准明天就上自己家里闹去。
  他们是当差的,能混一天是一天,谁愿意多找麻烦。
  傅恒捧着书正要翻页,几声急促的鼓声,让他吓了一条,手一抖就掉在了地上。
  正要弯腰下去捡,一双绣花鞋出现在眼前。
  那绣花鞋的主人,将书捡起,递给了傅恒。
  “去吧,县衙有人鸣鼓。”
  正是蓝若。
  傅恒对蓝若的心情很是复杂,他承认若没有蓝若,他傅恒还是那穷书生,还是过着饥肠辘辘的生活,呆在家徒四壁的茅草屋,等着五年一次的科举。
  可自从当上了县令,傅恒对蓝若的心情产生了转变,从前他是个穷书生,需要仰仗蓝若为他忙前忙后,可如今他已经是一方父母官,大小也算是个官了。
  走出前后,听的都是阿谀奉承,见证了他穷困潦倒前半生的蓝若,成了他的心头病。
  他不愿回想当年那个自己,而见证当年自己的蓝若,也理所当然被他厌倦了。
  蓝若是美丽的,可这美丽终究会看厌,他需要的不是一个提醒他该如何做县令的贤内助,而是需要一个仰望自己的小女人。
  这个女人不需要多美丽,只需要爱他,崇拜他就够了。
  自从在醉香苑被蓝若看到了他和翡女,他更加不愿意见到蓝若。
  他是一个好男人,娶了蓝若后,并没有其他妻妾,每日虽说还是和蓝若躺在同一张床,可早已同床异梦。
  鼓声阵阵,急匆匆的跑来的捕头,直接冲入了后衙。
  “大人,您快去吧,那些人要冲进来,弟兄们挡不住。”
  傅恒这才接过书,将书放在桌上,对蓝若道。
  “我去去就来。”
  目送着傅恒的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蓝若沉默了。
  她想起阿芫的话:这么做真的值得吗?他当真是后裔转世吗?时过境迁纵然他就是后裔的转世,恢复了记忆,又能怎么样?她已经不是嫦娥,在这世上再无一物能让她牵挂。
  但为何,她却迟迟成不了仙。
  就像当年的山神曾言,做神仙不是那么容易的,凡人成仙更是难,当年她犯了杀戒,杀了后裔和那恶毒的女人,这两条人命让她成不了仙,只能做妖。
  她去不了妖魔界,因为妖魔界容不下仙人,而天界也容不下她这种妖,偌大的三界,竟然没有一处是她的归宿。
  她在人界游离了上千年,一直在思考,究竟是什么让她无法融入仙界。
  她也清楚,天界并非是不要她,而是她升不了仙。
  她当年吞下仙丹后,杀了后裔和他的妻子,本想去天界,却发现自己进不了天界的门,看门的天将道:她身后有人界未了的宿命,只有了结后才能进门。
  她想了许久,这宿命是后裔,她和后裔不做一个了断,是万万离不开人界的。
  所以她用了几百年寻找后裔的转世,遇到阿芫后,才找了后裔的转世,这才有了这一场戏剧。
  她帮后裔转世的傅恒当县令,而后让傅恒背叛她,杀了她,若他有良知,她会告诉他前因后果,翡女会用妖法让他想起前世,唤醒轮回之印,解了他们二世的冤孽,这样蓝若相当于偿还了后裔。
  只有这样,她才能进仙门。
  计划很顺利,可她却迷茫了,当仙人是她要的吗?她吃了仙丹本该是仙,却因为杀了人便成了妖,而妖魔界容不了她,天界她进不了门,只能留在三界的最下界人界。
  这人界的几百年,她也见了物是人非,尔虞我诈,世态炎凉,她从心底厌倦人界的所有。
  可成仙,到了天界,这些东西就能避免吗?
  蓝若不知道。
  所以她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