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就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商不奸,无奸不商。

  出门在外,多留个心眼总是没错。

  王陆把足够分量赵国布币揣进袖中口袋,衣襟顿时往一侧偏移。

  有点重,不过没关系,这是幸福的重量,再多来点也不会嫌弃。

  “客官,住店?”一个眼尖的店佣上前招揽。

  赵国的经济要比秦国好,这街道上的门店要比同是国度的咸阳热闹许多。

  王陆犹豫了下,自己身上背着行囊,这走来走去的不方便,况且一路纵马狂奔,身上多少有些男人味。

  这样邋遢的就去见人,多少有些无礼。

  “给我来一间房。”

  “好嘞,里边请!”

  王陆入住客栈,让店佣准备水桶和水,洗浴一番后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裳。

  做完这些,王陆前往秦国质子居所的路上又买了些礼品。

  既然是拜访,哪有空手登门的道理?

  ……

  片刻之后,王陆左右手各拎着一堆礼品,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居所。

  小小的一间茅草屋,屋顶能不能挡雨,王陆对此表示怀疑。墙面上也打满了颜色深浅不一“补丁”,一看就是墙面破了窟窿后,人为修补的。

  “……”

  堂堂秦国公子竟然住这样的地方,真是遭罪了。

  王陆腾出一只手,叩响木门——他都不敢太用力,生怕把门给敲倒了。

  嘎吱~

  一名美妇将门开出一道宽缝,警惕地看着王陆,问道:“你谁?何事?”

  王陆瞬间猜出这美妇就是嬴政的母亲,不然也不可能住在这儿。

  “阿姐,嬴政公子可在?”

  “阿姐?”赵姬一乐,自己这年纪,人家叫“阿娘”都可以了,面前的小伙子却如此诚实。

  赵姬把门彻底打开,笑道:“我政儿都和你差不多年纪了,你叫我‘阿姐’不合适。”

  王陆摆出惊讶的神色:“我以为是嬴政公子的姐姐呢。”

  “咯咯咯~”赵姬掩嘴笑着,哪个女人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年轻?

  而王陆……哄女人有一手,随他爹。

  “阿姐,”屋子不大,赵姬开门的时候王陆已经看到屋内没有嬴政,就问道,“政公子现在人在何处?”

  “这个时辰政儿在学堂念书。”

  王陆即刻问道:“学堂又在何处?”

  赵姬没有直答,反而道:“政儿也快下学了,你现在去学堂恐怕恰好会错过,就留在屋里等,不多久政儿就会回来的。”

  王陆一琢磨自己对邯郸也不熟悉,留在这等反倒是最稳的办法。

  “阿姐,那就叨扰了。”

  “这些是我路上随便买的一点东西,阿姐请收着。”

  赵姬对懂事的王陆更加满意:“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快进来坐。”

  王陆进入屋内,都不需要转头,狭小的屋饰一扫眼底。

  除了桌床之外,就一台织布机。说他家徒四壁一点也不为过。

  赵姬给王陆倒了杯茶:“还不知道你姓名。”

  王陆谢过茶后回道:“王陆。”

  “秦国人?”

  “算是吧。”王陆有点奇怪,“阿姐怎么会觉得我是秦国人?”

  如果是口音,王陆虽然会秦国的乡音,但现在用的是父母亲口中的“普通话”腔调,和各国的乡音都不同。

  赵姬一笑,回道:“你的口音确实不像秦国。但认识政儿的只有秦赵两国的人,赵国人一向对政儿直呼其名,也只有秦国人才会称呼政儿为‘公子’。”

  王陆点点头,露出了然的表情。他看了看四周,试图从居所中了解出嬴政是个怎么样的人。

  但屋内的东西实在太干净,他根本没有线索可以推理。

  于是很直接地向赵姬问:“阿姐,政公子是个怎么样的人?”

  “政儿啊,他是个很善良的人。”赵姬开始滔滔不绝,“从小被人欺负了,都不还手,害怕伤了别人。”

  王陆:“……”

  ——阿姐,你对“善良”有很大的误解啊。政公子小时候挨欺负了不还手,那叫懦弱啊。

  “政儿的学习虽然不好,但很努力……”

  王陆:“……”

  ——阿姐,如果不努力,学习不好,这是可耻的;如果是努力了,学习还不好……这就有点可悲了。这说明咱政公子的天资不怎么行啊。

  “还有……”

  随着赵姬的详细解释,王陆开始怀疑起娘亲说的【祖龙】、【始皇帝】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这现在的政公子,也太……太不堪了吧?

  “阿姐,就说到这吧。”

  王陆心里充满了同情,可转念一想,自己是应该高兴的。

  传说中的嬴政竟然如此一般,那即便让他回了秦国也无强大秦国的可能。

  自己灭秦大计的路上少了一座巨山,这不是普天同庆的大好事吗?

  王陆笑了起来,这趟来赵国邯郸不算白来。

  “阿姐,政公子快回来了吗?”

  赵姬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回道:“马上了。”

  ……

  嬴政拎着竹简,面无表情地在路上走着。临近家时,他看到敞开着的家门口,眉头快速一皱。

  “门外没有停着马车,不是吕叔。”

  “有外人?”

  嬴政心中好奇又有些担忧,却不敢加快脚步,就怕跟踪在他后面的赵国探子有所觉察。

  “娘,我回来了。”

  嬴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走进屋内,在看到王陆时表现地惊讶:“娘,家里来客人了?”

  赵姬道:“政儿,他是秦国人,王陆。”

  王陆起身作揖问候:“政公子。”

  嬴政只是回了礼,什么都没有说。

  他在观察王陆,王陆同时也在观察他。

  ——这位政公子看起来真是平平无奇,除了阿姐说的问题之外,这交际能力似乎也很一般,显得木讷。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和自己开口说过一句话。

  “好,很好!”

  王陆忍不住笑着说了出来,自从娘亲回到她自己的世界后,这是收到的第一个好消息。

  万事开头难,灭秦大计却得了个开门红。

  等会回到客栈后,得多点几个菜好好庆祝一下这次不战而胜。

  王陆越想越乐,脸上的笑容压根遮掩不住。

  嬴政微微皱起眉,问道:“好,很好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