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王陆,天才也(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臣也派了府上的军中精锐,他们已经追上去,且带有臣的手令,可以在赵国内有驻军的兵营处征用军马。”

  赵王:“……”

  虽然……但是……

  “李将军,下次说话,记得一次性全说完。”

  赵王坐到王椅上,心中的石头没有完全放下,但是也不像之前那样卡着嗓子眼,无法呼吸。

  那么接下来就该清算一下内部的问题。

  “李将军,军中出现如此重大失误,是怎么判罚的?”赵王问道。

  “斩!”李牧干净利落道。

  郭开一哆嗦,他还没活够,立刻道:“大王,饶命!臣知道错了,再者臣也不是军中士卒,不能也不宜用军法处置!”

  赵王问道:“那依我赵国律法,渎职之罪该如何判?”

  郭开一愣,按照赵国律法,渎职者被开除官籍,没收一切财产,终身不再录用。

  ——这没了官职以后,总不能真个面朝黄土,背朝天去种田吧?

  郭开心中否决,如此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为今之计,还是想办法开脱罪责。

  “大王,先听我解释。”

  “罪臣派了六名精锐中的精锐探子,去监视嬴政。在罪臣任职以来,这跟踪嬴政的探子是最多的。可见罪臣用心良苦。”

  “呵。”赵王不以为然,“寡人不看过程,只看结果。如今嬴政就是跑了!今日起,你的职务暂由赵括接替。”

  “大王,大王……”郭开几乎是惨叫,“大王,不是罪臣渎职,实在是背后给嬴政谋划布局的高人实在太高,罪臣才上当中计。”

  “大王若要罚,把李牧也带上!”

  李牧一惊,就这都能扯上自己?

  真是狗急了,乱咬人。

  赵王显然不会轻易被蛊惑,他道:“郭开,你想找人一块抗罪也挑个合适的。李将军之前可是派兵围了嬴政的住处。你现在反倒责怨起李将军来?荒唐!”

  “大王,非也,非也。”郭开缓缓道,“在嬴政逃离邯郸的事件里,罪臣若是渎职,李牧就是帮凶!”

  “越来越荒唐了!”赵王露出不满神色,“你若说不清楚,再加构陷之罪,把你的舌头给割了!”

  郭开开始解释:“大王,罪臣首先承认自己让嬴政的逃走的过错,但这不是渎职,是罪臣技不如人,是罪臣比不过嬴政背后的神鬼谋士。相信在我赵国,亦无出其右者,所以——”

  “直接说正题!”赵王打断郭开,这说了一堆,也没有说到点上,这深更半夜的很闲?

  “是,大王!”

  “大王,事情要从嬴政的那名书童来邯郸说起。”

  “罪臣起初不确定他是否是嬴政后面的高人,但现在复盘整个事件后愈发确定,那个‘王陆’便是背后的神鬼谋士。因为邯郸距离咸阳太远,消息传递不及时,可嬴政当时的反应却格外迅速,那么谋士必然在嬴政身边。”

  “罪臣派出的探子日日记载着嬴政与哪些人接触。除了追求他娘的行商吕不韦外,就只有那么书童。故,定然是他。”

  赵王和李牧听着,就目前为止,郭开说得中规中矩,但好像和其他人没什么关系,尤其和李牧更是一点牵扯都没有。

  “郭开,你是不是在拖延时间?”赵王再度质问。

  郭开拱拱手,道:“大王,马上就要揭露王陆布下的局了。”

  “王陆从咸阳来,意图让嬴政逃离邯郸归秦。而我们赵国也明里暗里不想让嬴政归秦。”

  “这一点,秦赵两国的明眼人都能知晓。”

  “而王陆来邯郸,自然第一时间能觉察到这点。所以他知道,他带嬴政逃离邯郸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次若是失败,我赵国必定会对嬴政严加看守,再无逃亡的可能。”

  “因此王陆对于这次计划必然要保证万无一失。”

  “那他遇见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赵国究竟有多重视嬴政,暗中有多少势力在盯着嬴政。”

  “如果不摸清楚这点,王陆定是不会轻举妄动。”

  郭开突然看向李牧,问道:“李将军,看管嬴政一向是我的职务,你当时为何突然派兵包围嬴政的住处?”

  李牧回道:“琳琅居有位学子的父亲是我的好友,他转述说是嬴政要逃回秦国,还要杀了琳琅居的学子。我想近几日确实比较敏感,便派了兵。”

  “帮凶!”郭开立刻道,“李将军就是帮嬴政逃回秦国的帮凶!“

  “嬴政要归秦,这想法本应该越少人知道越好,为何他偏偏堂而皇之地说出来?”

  赵王、李牧等都是一愣。

  确实,如果嬴政要逃,这种机密应该深埋肚子里,怎么可能当面告诉别人?

  他们看向郭开,等他继续说下去。

  “这显然就是王陆布下的一枚棋子、一个圈套。他故意放出假消息,他知道这些假消息一定会传到盯着嬴政背后的势力耳中。”

  “这些势力不敢轻慢,必定会有动作。”

  “而一旦有了动作,原本藏在暗处,王陆看不到的监视或阻止嬴政归秦的势力便浮出水面,一目了然。”

  郭开看向李牧,说道:“所以李将军派兵包围嬴政住处,看似是帮赵国的忙,其实是上了王陆的当,帮他摸清楚了除赵国探子之外还有哪些人盯着嬴政。他便可针对性地一一消灭。”

  “李将军,你可知罪?!”

  “我……”李牧看了看郭开,又看向赵王,“臣……”

  事情很荒唐,但郭开解释得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如果王陆背后精心编制了帮助嬴政逃离邯郸的计划,那么郭开此刻说的,就是八九不离十。

  自己堂堂赵国一员大将,被一个比通儿大几岁的年轻人给耍得团团转?

  如果不是郭开后续分析解密,自己至今还蒙在鼓里?

  上当而不自知,自己和以前鄙夷的那些蠢人有什么区别?

  李牧跪了下去,向赵王道:“大王,臣没料想到这一切都是王陆设下的圈套,臣有罪,请大王责罚!”

  赵王面容凝重,听完郭开的分析后,他也觉得李牧在嬴政逃亡的事件中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只是换他在李牧当时的处境,听到嬴政要跑的消息,出于谨慎,也会做出同样派兵的决定。

  赵王揪了根胡子下来,不好责怪李牧粗心大意,只能怪王陆这厮心思太重,谁能料想到这么简单一件事竟然是他设下的饵。

  李牧上钩……不奇怪。